800小說網 > 獨家占有 > 30章

30章

800小說網 www.dhhmvq.live,最快更新獨家占有最新章節!

    飛機平穩航行,沒有一絲顛簸。我靠著艙壁發呆。

    前方駕駛位上,阿道普與另一名少尉背影筆直。

    穆弦駕駛飛機就正前方。暗灰色戰機沉穩而安靜,保持固定距離,為我們導航。

    剛剛阿道普成功應付了搜尋雇傭兵,我們從空間站脫身,已經安全航行了有1個小時左右。不過據說還可能遇到零散敵機。

    頭盔中不斷傳來他們和穆弦對話聲音。

    “指揮官,跳躍坐標已經設置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指揮官,右側航道調校15度。”

    “執行調校。”

    “前方發現敵機信號,重復,前方發現敵機信號,全體隱蔽、隱蔽!”阿道普冷靜聲音突兀響起,我心里咯噔一下——又遇到敵機了,剛想抬頭望艙外張望,忽機身驟然翻轉,我只感到天旋地轉,后背被狠狠拋向艙壁。我悶哼一聲,飛機已如蒼鷹般斜斜往下方墜落。

    過了好一陣,飛機才平穩下來,我松了口氣,一頭冷汗。飛行員們也通訊頻道中交談起來。

    “他們走了吧,真是險啊。”

    “應該不會再遇到了。再過幾分鐘就到安全區域,我可迫不及待要跳躍走了。”

    他們很安靜下來,我還有點驚魂未定。

    “華遙。”就這時,一個低柔聲音耳邊響起。

    我一怔,是穆弦。

    “。”我答道。

    他似乎停頓了一下,才說:“剛才有沒有害怕?”

    我心頭微微一軟,剛剛顛簸突如其來,他居然想到了我。

    我想他應該是通過加密頻道跟我講話,所以現只有我們倆聲音。

    “沒事。”我頓了頓,“你別擔心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聲音中似乎有了絲笑意,“你身體左邊,儲物柜側面有一根金屬柱。”

    我是坐后艙對著門座位上,扭動一看,還真有根黑漆漆柱子。

    “需要我做什么?”我以為他什么安排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抱住。”

    我一怔,只覺臉頰微微發熱,答道:“……好。”

    “當成我。”他這句話幾乎低不可聞,就像我耳邊,嘴唇微動輕喃著。

    我臉熱了,看一眼前艙,阿道普他們還是坐得筆直,并沒有看過來。我居然有點偷偷摸摸感覺,伸手把柱子抱住,低聲答道:“……我抱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沒有再說話,頭盔中安靜下來。我想他一定是關閉了秘密通訊頻道。

    就這時,有人“噗”笑了一聲,是那種拼命憋也沒憋住笑。

    我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緊接著又有幾個人笑了,聲音都很低。但聽我耳中,簡直如同警報一般嗚嗚嗚呼嘯而過。我想不可能吧,一定是他們公用通訊頻道講話,恰好講到了好笑事。

    “穆弦。”我喊道。

    耳邊笑聲、呼吸聲頓時戛然而止。過了幾秒種,他低柔平靜聲音響起:“。”這之間停頓,讓我相信,他一定是聽到我喊他,又切換到加密頻道。

    我小心翼翼問:“剛才我們是加密頻道通話對吧?”

    穆弦沒出聲,可我卻悲催聽到了別人隱約笑聲,然后穆弦云淡風輕聲音才響起:“不是。你頭盔里只有公用頻道。”

    驟然之間,男人們爆發出大笑,似乎再無之前忍耐和顧忌。我羞愧得恨不得挖個洞鉆進去,他真是旁若無人啊!

    過了一會兒,笑聲才停下,有人含笑說:“指揮官請原諒,我們只是很感動。真神會保佑你們幸福一生!”

    穆弦低低“嗯”了一聲,隱有笑意。我郁悶抱著柱子,臉如火燒。

    這時,我聽到阿道普聲音響起:“指揮官,我以前暈機也相當厲害。是否可以由我向華小姐說明一些簡便易行改善方法?”

    “好。謝謝。”穆弦答道。

    這時我就看到阿道普站了起來,走到我對面座椅坐下,摘下了頭盔,我見狀也摘了下來。

    他看著我,黝黑面容浮現明亮笑意,牙齒雪白整齊:“華小姐,世界上像指揮官那樣、不需要任何訓練就能通過飛行測試人是很少,多是我們這種正常人。而他天分,也導致他不能告訴你減緩痛苦方法。”

    我心想太對了,穆弦就是個怪胎。

    “你試試將呼吸頻率放緩,膝蓋屈起……”阿道普緩慢而清晰說了幾點措施,我一一照做,他溫和夸獎道:“非常好。如果還有下一次顛簸,你可以嘗試看有沒有改善。”

    我對他印象好極了,笑道:“謝謝你阿道普。”他微笑:“能夠護送你回基地是我榮幸。相信指揮官也會帶領艦隊獲得戰爭勝利。”

    我聽到“戰爭”這個詞眼,心頭一震。

    “戰況如何了?我能知道嗎?”

    阿道普微微一怔,笑道:“當然,您權限級別跟指揮官是一樣。”

    哎?上次我逃跑不遂,穆弦不是暫停了我所有權限嗎?又調回來了?我不由得有些高興。

    只聽阿道普繼續說道:“根據偵察結果,雇傭軍這次出動大約三艘太空堡壘、三十多艘戰艦,戰斗機不計其數。目前主要年華柱周圍十光年范圍內活動。”

    我雖然不懂這些數字概念,但他神色凝重,應該不好對付。

    “但要命是,整整三十個小時,我們與要塞守軍和白朗指揮官失去了聯絡。”他英武眉宇間浮現憂色,“已經可以判斷,要塞軍出了問題。否則雇傭軍也不可能堂而皇之越過要塞,抵達年華柱附近。”

    我點點頭,這點不難推測。

    他又說:“往要塞派出偵察機都沒有回來,應該是被雇傭軍攔截了。如果能得到要塞內部消息,情況就能明朗得多了。”他又放松了語氣:“不過你不必擔心,有指揮官,雇傭軍不會如愿以償。”

    我點點頭,看向前方艙外。他飛機平平穩穩,還相同地方。

    又航行了一個小時,我們到了一片開闊星域。年華柱已經遙不可見,漆黑夜空、雪白星辰干凈而溫柔,隱約可見黑色巨石帶,如同深夜里純粹一片墨色,漂浮星空頭。

    引擎預熱需要2分鐘,大家安靜等待著。我聽著空寂寂通訊頻道,居然感覺出一絲離別悵然。

    我想眾目睽睽之下,即使是處于禮貌,我也應該向他告別。怎么措辭呢?祝他大獲全勝?讓他保重身體?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阿道普聲音忽然響起,“指揮官,我接收到一段求救信號,離我們位置很近。比較模糊……清晰了!識別碼解讀中……”

    他聲音驟然變得激動:“是露娜少校!是她!她信號正迅速接近,就巨石帶后!”

    眾人悚然一靜,我也吃了一驚——我知道露娜是白朗妻子,兩人一同鎮守著要塞。她為什么突然出現這里?

    穆弦冰冷聲音響起:“阿道普,你繼續執行跳躍。其他人關閉跳躍引擎。”

    我心頭一震——穆弦要先把我送回去,自己去救露娜?可這不會是陷阱吧?

    不可能,阿道普說過,他是利用系統隨機制定我們返程路線,被追蹤可能性極小。不可能有人設好陷阱這里等著。

    “滴滴滴滴——”機艙雷達響起發現不明飛行物預警聲,我聽到穆弦簡短有力聲音響起:“露娜、露娜!”

    短暫茲茲嘈雜聲后,一個熟悉而略顯斷續聲音傳來:“指揮官!是我!你也這片星域?要塞被控制了,重復,要塞被控制了!副長卓午叛變了,他殺了白朗!卓午投靠了雇傭軍,控制了指揮部。”

    她聲音焦急而痛苦,可穆弦回答聲音卻顯得異常冷靜:“你是怎么逃出來?”

    “白朗一直秘密準備了幾艘緊急逃生船,應付突發情況。我們逃出來三艘船。現有八艘雇傭軍戰機追擊我們!”露娜答道。

    如果露娜真是從要塞逃出來,那她掌握情報,就對戰局有非常關鍵作用。

    “你高安全代碼。”穆弦忽然說。露娜迅速報了一串數字。

    我想這一定是他們之間某種確認情報方式。

    穆弦說:“我們來救你。”

    話音剛落,我就看到艙外原本跟我們平行三艘戰機,同時一個漂亮側翻,于空中劃出淡淡暗銀色弧線,迅速消失視野里。

    我心頭一震。

    我們來救你——很平實一句話,穆弦嗓音甚至略帶清冷。

    可我卻莫名覺得這句話很熱血。

    一種平靜、略帶倨傲熱血。

    我腦海里突然就浮現穆弦側臉,白皙俊秀、冷漠而安靜。

    我們飛機跳躍引擎預熱同時,繼續向前航行,離穆弦離去方向越來越遠。

    這時阿道普忽然抬手,從艙頂上拉下來一塊屏幕。藍光一閃,畫面從模糊到清晰。我知道戰機上一般都裝有高倍攝像頭,看來他是要打算查看后方戰斗情況。

    駕駛儀上,超光速跳躍倒計時還繼續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夜色茫茫,也許是心境不同,此時那漂浮黑色巨石帶,看上去就像猙獰怪獸,匍匐星際。

    數艘暗灰色戰機赫然從巨石帶后冒出來,火光密集,混戰一片。穆弦帶領三艘戰機幾乎是筆直猛扎過去,極近地方驟然分開,占據了戰場高處三個位置,開始朝下方疾射。

    我不懂打仗,可看著他們漂亮變幻隊形,就覺得很好。我一直牢牢盯著中間那艘飛機,它們樣子都長得一樣,只怕一不留神,就認不出哪一艘是穆弦了。

    但很我就知道,自己擔心是徒勞。因為他實太好被辨認出來了——他飛行軌道為簡潔清晰,他飛行速度,他很短時間里,已經打掉了三艘敵機。

    這場戰斗結束得非常。也許只過了七八分鐘,巨石帶周圍已經滿是漂浮殘骸。而穆弦他們一共六艘飛機,迅速結成尖楔形隊列,掉頭朝我們駛來。

    “指揮官,我們立刻離開這里。我怕其他追兵趕上來。”露娜聲音已經鎮定下來。

    “啟動超光速引擎。”我聽到他淡淡聲音說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眾人齊聲答道,聽得出他們語氣中尊敬和激動。

    “還有兩分鐘執行跳躍。”阿道普說。

    我看著他們遠遠駛過來,只怕駛到跟前時,我們已經跳躍走了。我踟躕了一下,低聲喊道:“穆弦。”

    頻道里一下子全安靜下來。

    穆弦柔和聲音響起:“嗯,我。”

    我說: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我話沒能說完。

    因為一陣急促雷達警報聲,突然響徹頭盔,壓過了我本就很低聲音。于此同時,我抬起頭,看到正前方,穆弦他們駛向我們航道上,一團團白光如同平地炸起閃電,轉瞬即逝。

    我呼吸一滯——那是……超光速跳躍?誰跳躍來了?

    “雇傭軍!”阿道普失聲喊道。

    追兵來了!

    之后一切發生得如閃電。

    五艘中型黑色戰艦,出現穆弦他們周圍,每一艘體積比他們加起來還要龐大。短暫沉默后,密集炮火交織成網,將他們困正中。

    雙方實力完全懸殊。

    我看到一艘艘暗灰色戰機旋轉、墜落、炸裂;看到有飛機足以毀滅一切炮火中橫沖直撞卻逃出無門……后,我看到一艘機身著火飛機,如同鳳凰涅槃般自包圍圈中平地拔起,直直沖上數千米高,然后掉頭朝下方一艘中型戰艦射擊。

    兩者體積相比,如同弱兔與大象。可就那飛機一陣疾射后,戰艦中部突然升起劇烈火焰,然后猛炸裂開,瞬間尸骨無存。

    “是指揮官!”阿道普聲音顫抖,“他擊毀了戰艦能源艙!”他聲音聽不出一點喜悅。

    因為穆弦迅速被四艘戰艦重包圍,他一只機翼已經燃得只剩一半。

    然后我就看到一枚炮彈正中機腹,滾滾濃煙冒了出來,他如同折翼孤鴻,一頭扎向下方一艘戰艦。

    那艘戰艦遭受他撞擊,仿佛被人用力從內部撕扯著,無聲而迅速四分五裂,爆炸開去!

    而他撞擊地方,燃起一團熊熊火焰,飛機殘骸如同碎屑成雨,然后……蕩然無存。

    “指揮官!”阿道普和副駕爆發出嘶啞怒吼。

    “華遙我不會……”飄渺得仿佛不存聲音,我耳邊一閃而逝。

    我呆呆看著畫面一幕,腦子仿佛已經凝固住。

    發、發生了什么?穆弦被、被……

    作者有話要說:那啥,我知道很多妹子不喜歡看戰爭,但是老墨連寫這么多章言情都憋死了真,今天寫得好爽啊,一晚上就彪了4多字,你們就讓老墨爽一把哈。后面又是言情啦,當然情節也有,但言情會多啦。

    今天雙了,明天就單,明天時間晚一點,大概晚上7點,后天起恢復正常12點。后天起我應該還是日為主了,要保證質量,要寫精細,老墨要嚴格要求自己!不能只顧著爽寫了。

    感謝扔雷同學,今天又有個沒有名字同學啊,告訴老墨是誰啊,感謝感謝

    annari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:212-12-3 16:1:11

    小蘑菇萌花子蕭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:212-12-3 16:29:42

    陳曉濛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:212-12-3 17:31:55

    小白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:212-12-3 18:25:5

    紫藍若伊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:212-12-3 19:3:3

    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:212-12-3 2:56:55

    宸樂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:212-12-3 21:52:35
16步舞曲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