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0小說網 > 官梯 > 575

575

作者:釣人的魚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
800小說網 www.dhhmvq.live,最快更新官梯最新章節!

    丁長生本想坐在汽車的副駕駛上,但是看到唐玲玲居然還帶著一個小跟班,就是第一次來組織部時帶著丁長生見唐玲玲的那個辦公室人員,原本以為她就是辦公室一個普通人員,現在看來應該是承擔著秘書之類的角色。

    于是丁長生鉆進了后排的座位,離得近了,更能感覺出身邊這位風韻猶存的組織部長身上散發出的女人氣息,只是被香水的味道掩蓋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小丁,最近和晴晴聯系過嗎?”像是沒話找話,又像是有所暗指,唐玲玲問道。

    “沒有,就是昨天見過一面”。

    “哦,這孩子,年齡小,不定性,正在和她男朋友鬧別扭,昨天就是來找我訴苦的,可是這種事我能幫得上什么忙,真是小孩子脾氣”。唐玲玲看似閑話,其實丁長生聽出了這里面豐富的內涵,第一,唐晴晴有男朋友了,第二,正在鬧矛盾,原因不詳;第三,唐玲玲很是寵愛唐晴晴。可是這和我有什么關系,用不著和我聊這些無聊的家常吧。

    丁長生笑笑,沒有接話茬。

    “小丁,看上去你挺年輕的,有沒有女朋友?”看來任何一個女人都不缺少八卦心態,不過這很容易讓丁長生同志誤會,先是說完你侄女正和男朋友鬧矛盾,接著又問我有沒有女朋友,這樣子看起來很像是為你侄女打聽敵情啊。

    “沒有,我剛剛參加工作,所以還沒有考慮這些事”。丁長生裝作一副無知小男生的架勢,真是無恥,前天晚上剛剛將市委書記的女人折騰的呼天搶地,現在又說以工作為重,暫時不考慮這些,要說真是無恥者,無畏也。

    三名紀委人員帶著朱紅軍去了他的家,真像朱紅軍說的那樣,要是朱紅軍不親自過來,紀委這些人就得將朱家翻個底朝天也不見得就能翻出來,拿上優盤之后,幾個人就上了汽車,上車之后,其中的一個紀委人員還打電話告訴了汪明浩,說是很順利,馬上就能返回紀委。

    為了怕遺失手里的證據,坐在后排的兩名紀委人員,一名看著朱紅軍,一名手里拿著一個信封,信封里就是那個優盤,可是誰都沒有想到,危險正在悄悄降臨。

    “工作為重是好事,但是自己的事也不能耽誤,家庭生活也是我們黨考察干部的一個很重要的標準,這一點你要注意哦”。可以說汽車里的氣氛一直都是很融洽的,如果換做是其他人,或許不會有這種待遇,但是昨天自己侄女來她這里詳細說了那天的事之后,唐玲玲的心就一直揪著,直到現在想起來都是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所以第二天再次見到丁長生時,她臨時決定對丁長生的行為給予報答,算是代替自己侄女對丁長生的報答,這才決定親自送一個街道辦的副主任上任,這在組織部內部已經引起爭論,大多數人都以為這是唐玲玲在討好區委書記劉成安,更多的人并不知道這里面還有這些事。

    “謝謝唐部長,我一定……”丁長生話沒有說完,就聽見車外砰地一聲巨響,緊接著就是自己這輛車的緊急剎車,丁長生坐在后排,和唐玲玲一樣沒有系安全帶,所以自己的頭差點碰到前面的座椅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這是?”唐玲玲的狀況和丁長生差不多,所以很惱火,但是這個時候再看前面,只見一輛滿載渣土的無牌照汽車對向駛來,把前面的一輛桑塔納轎車撞得七零八落,整個翻了個,倒扣在路上。

    “唐部長,我下去看看情況”。

    “哎,好,小丁,你小心點”。唐玲玲不自覺的有點關心丁長生了,換做任何一人在這種情況下,就有可能選擇呆在車上,絕不會去惹這個閑事了,畢竟今天是他上任的日子。

    到了跟前才發現,小汽車的門已經變形了,但是周圍的人都被驚呆了,連帶著渣土車的司機也呆住了,可是當丁長生想弄開車門救人時,發現,單單依靠手的力量,根本不可能將車門掰開,這個時候他看見了一個熟人,朱紅軍的頭顱垂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學高為師,學高為師……”朱紅軍雖然氣息微弱,但是意識還保持清醒,可是說出的話令丁長生有點疑惑。

    “不要說話,保持體力,我這就救你出來”。雖然說是這樣說,可是要想救出被車門卡主的朱紅軍,那真是千難萬難,沒有專業的破拆設備是不可能的,這個時候他已經聞到汽油的味道,也就是說油箱已經爆裂,隨時有可能發生爆炸。

    果然,這個時候圍上來的人大喊道,快走開,要爆炸了,于是求生的本能使得丁長生迅速的離開了小汽車,剛剛躲到渣土車的背后,就聽見一聲巨響,之后就是漫天飛舞的零件和燒焦的味道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其他三人是不是開始就被撞死了,不然的話,就全是被燒死的,反正朱紅軍應該是被燒死的,只是他念叨的那句話是什么意思,學高為師,學高為師……

    當消息報到汪明浩那里,他的腦袋瞬間就像被電流擊中一樣,嗡嗡直向,他的第一個念頭就是給蔣文山打電話,可是拿起的電話又被放下了,如此反復,足足十次之多,這是一個難以做出的決定。

    當聽到這個消息時,他不禁想到了昨天去見蔣文山時,蔣文山好像是說讓朱紅軍閉嘴,可是他并沒有直說要滅口,他不會是誆自己吧,應該不是,憑自己和他這些年的交情,應該沒有這個必要,但是剛剛的事情,自己只給他打過電話,這又怎么解釋?

    逐漸的,無論這件事是巧合也好,蓄謀也罷,反正都是對蔣文山利好的,所以在汪明浩心里,他和蔣文山之間的關系已經不可避免的產生了一條裂痕,也正是從這個時候汪明浩開始對蔣文山防備起來。
16步舞曲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