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0小說網 > 官梯 > 1035

1035

作者:釣人的魚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
800小說網 www.dhhmvq.live,最快更新官梯最新章節!

    令丁長生沒想到的是,他剛剛回到辦公室,新湖區分局的唐天河就找上了門,看到唐天河腆著臉進門,丁長生就知道沒好事,果然,還沒等丁長生問他,他倒是先開口了:“丁局,過年好,我這里給你拜年了”。

    “老唐,行了吧,你我之間還玩這些虛的,說吧,什么事?”丁長生拿出煙盒,抽了一支扔給了唐天河,指了指對面的椅子;“坐下說,老唐,這個年過的不錯吧,你們新湖區的整頓很見成效,我聽電視臺的蔣玉蝶說,打電話表揚你們的很多啊,有的還送了錦旗,你們可要繼續堅持下去,雖然我們現在不分管你們了,但是周局長這個人可沒有我好說話,到時候你辦了什么瞎眼的事,可不要怪我沒提醒你”。丁長生恐嚇道。

    “丁局,你放心吧,我是那樣的人嗎,對不對,再說了你又沒走遠,不還是在公安局里嗎”。

    “嗯,這就好”。

    “丁局,我今天來確實是找你有事,劉冠軍的案子我年前和你說過,我們新湖區真的是辦不下去了,我這個年都沒過好,劉書記的老婆一天到晚到我們家去罵,丁局,你給我想個轍啊,而且年前你也答應了,說是市局接手,但是年前也沒能辦成,所以這都過了年了,你看,什么時候轉到市局來?”

    “老唐我就知道你今天來沒安好心,又給我找事來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哪能呢,我們這不是沒辦法嗎?”

    “嗯,好吧,哎,劉成安有沒有過問過這個案子的事?”

    “沒有,一個招呼都沒有,連我也感到很詫異,但是對我的態度可就差了遠了,丁局,你這下可是害苦我了”。唐天河愁眉苦臉的說道,也難怪,上面有丁長生盯著這個案子,他不敢有什么貓膩,但是他本人又是劉成安提起來的,這在外界那即是恩將仇報,這樣的人最是令人瞧不起。

    “我害苦你,老唐,你還是不是人民警察啊,說出這樣沒水平的話,我看你是越干越回去了,你這個公安局長是給他劉成安自己干的嗎,你是給國家給人民干的,這點道理都不懂,還想往上爬,我看你真是到頭了”。丁長生做秘書最大的收獲就是講起大道理來那是一套一套的,別看唐天河干了一輩子的警察了,但是要是講這些大道理,他還真不是丁長生的對手。

    所以幾句話就被丁長生悶在當場了,但是丁長生也知道,打一巴掌給個甜棗,那是在任何領域都是無往而不利的手段,對于像唐天河這樣的老油條,尤其如此,打恨了,他有根基,有可能脫鉤而去,但是如果不敲打,仗著他那點根基,就可能給你講條件,所以要想主動權掌握在自己手里,讓對方時刻按照自己的節奏來,那么就得一手大棒一手胡蘿卜。

    “老唐,你們新湖區的政法委副書記老是空缺什么意思?”丁長生漫不經心的轉移了話題,而且說得和眼前的事毫無關聯。

    “那是領導的事,我哪知道……”。唐天河說到一半,抬頭看了一眼丁長生,有一種恍然的感覺,但是又似乎和自己沒有關系。

    “政法委書記晁興旺年齡不小了吧,副書記空著一個,劉成安打的什么算盤,是沒有合適的人選還是因為沒有自己的人啊,哎,對了,老唐,你不是劉成安一手提拔起來的嘛,你不算是劉書記的人?”丁長生故意嘲弄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,丁局,你就不要挖苦我了,我哪算是他的人了,你也說了,我是人民警察,是為人民服務的嘛”。唐天河這個老狐貍倒是很會現學現賣,一打眼的功夫就將了丁長生一軍。

    “好了,老唐,你的事我記住了,過幾天,我看哪天顧部長有時間,我帶你去見見他,這段時間你很出彩,電視沒少上,新湖區公安局的整頓工作很見成效,但是要堅持下去,不能搞運動似得一陣風,要常抓不懈,我希望在你唐天河的任期內,不奢望你把新湖區分局搞成全國的模范,但是搞成中南省的模范我想還是沒問題的,我也很高興和你這樣的老大哥共事,但愿我們的合作一直持續下去,好不好”。

    “好好,丁局,我一定努力,一定”。唐天河受寵若驚的站起來向丁長生敬了一個禮,搞得不倫不類的,但是心是好的。

    “嗯,那就這樣吧,劉振東去外地出差了,明天吧,你明天直接和劉振東聯系,把劉冠軍這個案子的所有材料提交給劉振東,他現在是代理隊長”。

    “好,謝謝丁局,那個,丁局,我打聽個事唄”。唐天河唧唧歪歪的膩歪道。

    “說吧,什么事”。丁長生坐在椅子上向后一仰問道。

    “那個誰,賀斌真的犯事了,是不是有什么誤會啊?”唐天河探著身子小聲問道。

    “你問這干什么,警察的保密條例沒學過?瞎打聽,哎,你和他是不是有什么關系?要是有的話我建議你趕緊去找蘭書記坦白,如果沒有的話趁早離得遠遠的,別趟這個渾水,知道嗎?”

    “知道,知道,我明白,我哪能和他有什么關系,沒有關系”。唐天河急著辯白道。

    “老唐,沒有最好,到了你這個年紀,不上不下的,四零五零人員,干了一輩子了,為了點蠅頭小利實在是不值得,老唐我不知道你以前干過什么,但是我希望你最好將自己的屁股搽干凈,要不然我怎么把你捧上去的,我就會怎么把你拉下來,你信嗎?”丁長生直起腰慢慢說道,雖然語氣很緩和,但是唐天河的后脊梁還是冒著絲絲寒氣。
16步舞曲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