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0小說網 > 官梯 > 1608

1608

作者:釣人的魚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
800小說網 www.dhhmvq.live,最快更新官梯最新章節!

    “開發區?”林春曉不明白司南下什么意思,但是感覺上司南下的話里有話。

    “就在剛才,我接到了汪明浩的電話,說是省紀委書記李鐵剛打來的電話,有人將丁長生告到省紀委去了,說他開豪車,住別墅,和好幾個女人關系曖昧,而最大的罪狀是充當黑社會的保護傘,李書記說了,無論涉及到誰,都要一查到底,本來李書記對湖州的印象就不好,貪污分子是一窩一窩的抓,現在好了,丁長生露頭了”。司南下很郁悶的將飯碗推到一邊,不想吃了。

    “開豪車嘛,這倒是有,但是我問過他,好像是別人借給他的,至于和女人有曖昧關系,到現在丁長生都沒結婚,這也無可厚非啊,但是這最后一個充當保護傘,這事從何說起啊?”林春曉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和一個叫華錦城的人有關,省里已經注意到他了,看來這次是想殺雞給猴看了”。司南下解釋道。

    “華錦城?怎么這么熟悉啊?”司嘉儀嘀咕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湖州的大富商,而且還和紡織廠那塊地有牽連,還拿出一個解決問題的方案,這是邸坤成他們拋出來的,現在看來,華錦城也是在劫難逃了,如果真的給他按上一個黑社會的帽子,我看,這是很難脫下來的”。司南下憂心道。

    這件事其實是誰在背后操縱,他是一清二楚的,但是這個人他不敢得罪,而且也得罪不起,看來擋人財路真是如殺人父母啊,羅東秋背后的資源不是華錦城能夠相比的,可以說捏死華錦城就像是捏死一只螞蟻那么簡單,做了這么多年的生意,華錦城這次是真的糊涂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這和丁長生有什么關系?丁長生真的包庇他了?”司嘉儀急問道。

    “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,省里要市紀委調查,市紀委敢不調查嗎?所以,這事還是看看再說吧,我相信丁長生不會做這些糊涂事的,但是他還年輕,不排除這方面有些事會出格,現在想的就是但愿他陷得不深吧”。司南下無奈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陷得不深啊,爸爸,我覺得你不能坐視不管,如果丁長生真的有這樣那樣的問題,抓了也是活該,但是如果和那個叫什么華錦城的人扯上關系,我看這事你就要盯著看看了,華錦城是商人,如果真的抓進去,三棍子下去什么不會說,還不是讓說什么就說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司書記,嘉儀說的對,這件事你不能不管,不過,盯著的目的不是為丁長生求情,為的是不要讓人冤枉他,目前來說,開發區的很多事都是他在操作,一旦被人冤枉了,那么等再出來的話,黃花菜都涼了”。林春曉說道。

    如果司嘉儀單純的是從感情出發,那么林春曉說的就是利益了,林春曉說的一點沒錯,明天簽的這個協議是三個億,那么在未來的幾個月還有投資進駐開發區,可以說這都是丁長生一手操作的,如果丁長生進去了,那么這些項目可能都會化作泡影。

    可以說林春曉提醒的很及時,如果丁長生真的犯了事,有貪污或者是受賄的話,誰也救不了他,但是翻過來,如果捕風捉影,沒事找事,一件事調查上幾個月,那么到了年底了,可就什么事都耽誤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不過,今天的事誰都不能泄露出去”。司南下嚴肅的說道。

    這話等于是在告訴這兩人趕快通知丁長生了,于是大家相安無事的繼續吃飯,但是當吃完飯后,林春曉沒多待就離開了,而司嘉儀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間。

    這個時間點丁長生和宇文靈芝剛剛忙活完第一次,宇文靈芝有點喘,但是丁長生還算可以,因為丁長生一直都在底下躺著沒怎么動。

    “喂,吃完飯了?”丁長生一看是司嘉儀的電話,示意宇文靈芝小點聲。

    “嗯,丁長生,我告訴你一件事,你要是真有這事,就趕緊處理一下,如果沒有,就當我是白說了,心里有個思想準備吧”。司嘉儀躲在自己的衛生間里小聲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啊,這么神秘,你說吧”。丁長生說道。

    “有人舉報你了,很可能是和華錦城有關系,你最好有個思想準備,省紀委責成市紀委調查你,我估計這事很快就開始,你好自為之吧”。司嘉儀說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,謝謝你”。丁長生沒有多緊張,但是卻有點憤怒,因為華錦城這事他知道,但是沒想到有些人居然把華錦城的事業間接的扯到了自己身上,看來還真是想摟草打兔子了。

    “還有,最近老實點,不要和那些亂七八糟的女人來往了,免得被人抓住把柄”。司嘉儀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最后會說這件事,還說丁長生的那些女人是亂七八糟的女人,搞的好像是丁長生很齷蹉似得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明白了,謝謝”。丁長生說道。

    “收拾東西,連夜走”。待一切都完全消停下來,丁長生坐在床邊,抽著一支煙說道。

    “現在走?”宇文靈芝也沒想到事情會變得如此之快。

    “對,事情有了變化,我這里得到了通知,很可能老華那里已經出事了,但愿他能挺上一夜,給我們多留點時間吧”。

    “好,我這就去準備”。

    “記住,把關于你們倆的所有書面材料都拿走或者是銷毀,一點都不能留下,我出去一下,一個小時后我來接你們”。丁長生起身穿上衣服,毫不猶豫的出了門。

    宇文靈芝當然知道,丁長生這么做肯定是有道理的,而且這個女人向來都是敢作敢為,相比較一般的女人,她算是頂頂聰明的,丁長生一走,她就到了樓上將祁竹韻用水潑醒了。
16步舞曲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