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0小說網 > 官梯 > 1992

1992

作者:釣人的魚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
800小說網 www.dhhmvq.live,最快更新官梯最新章節!

    丁長生的感覺很準,他斷定在自己在門口處理這起事件時,區政府那邊一定是有人在看著自己的,至于是不是陳敬山本人,這他不知道,但是被人在背后盯著的感覺的確是不一樣。

    將那幾個送錦旗的人帶到會議室后,丁長生先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,而此時文若蘭先找那幾個人摸摸底,問問到底是怎么回事,因為這事沒有一點預警,所以文若蘭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,以至于這幾個人居然在大白天的給政府送不作為錦旗,這不是極大的諷刺嗎?

    可是這個時候區分局的局長劉冠陽卻是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,在區委大樓下團團轉,還在猶豫要不要將這事匯報給柯子華,因為這事柯子華是知道的,而且要是柯子華不點頭,他也沒這么大的膽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柯子華還沒到局里,而是和成功一起吃早餐,昨晚的事到現在都沒個消息,丁長生到底是死是活都不清楚,不管怎么樣,他們是和丁長生在一起吃飯的人,而且還灌了丁長生那么多酒,如果丁長生真的死于非命,那么他們是跑不掉的。

    此時接到劉冠陽的電話,柯子華顯得很不耐煩,所以一開口就急問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,可能要出問題,那個養殖公司的老板到局里送不作為錦旗了,我本來把他打發走了,但是沒想到這個家伙膽大包天,居然拿著不作為錦旗給區委送去了,正好被新區委書記給遇上了,給請到區委大樓去了”。劉冠陽期期艾艾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辦事的,這點事都辦不好,那些錢還給他不就完了?”柯子華也是被氣暈了,脫口說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老大,那筆錢還沒回來,要是還給他,只能是從其他地方挪了,我們一直都是一單歸一單,不能串的,要是這單回不來,我們就虧大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等會,你說什么,你說新區委書記把他們給接進去了?是不是叫丁長生的書記?”柯子華這才回過味來,他們這里正在等著丁長生的消息,沒想到人家去上班了。

    “是啊,就是他,怎么辦?”劉冠陽還在等著柯子華的指示。

    “這事你不用管了,我來處理吧”。柯子華松了一口氣,說道。

    成功看著柯子華的樣子,心里也犯起了嘀咕,丁長生會不會出事,在自己看來,那是絕不會的,但是看柯子華的樣子似乎比自己更加的害怕丁長生出事,這里面是不是還有別的事沒告訴自己?

    “不用操心了,人家已經去上班了?”柯子華喝了一口牛奶,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,這么說來,是昨晚有人接應他了?”成功問道。

    “這個不確定,對了,我局里還有事,我要先回去處理一下,晚上再聚吧”。

    “行,你走你的”。成功說道。

    如果文若蘭知道劉冠陽背后是柯子華,說不定這件事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,但是文若蘭恰好不知道劉冠陽是柯子華的人,所以在初步問了一下情況后,直接就向丁長生去匯報了。

    “坐,什么情況?”丁長生見文若蘭進來,問道。

    “問題還真是有點復雜,這個人叫劉嘉旺,是咱們白山區高新示范區的一個養殖大戶,主要是養殖長毛兔的,規模據說還可以,但是年前的時候被南方人給坑了一把,騙走了大概一千萬左右,所以他的養殖場就資金鏈斷裂了,逐漸的也就完了,現在已經關門了,但是報警后,經偵大隊對這個案子進行了偵查,主要是區分局挑頭處理的,他在區分局有個親戚,打聽到,這個案子的錢已經追了回來,而且那個騙子也已經判刑了,按說這筆錢該返還給劉嘉旺了,可是這筆錢一直都是掛在經偵大隊的賬上,到現在都沒返還,劉嘉旺找了無數次,可是都沒結果,他的那個做警察的親戚說,別讓他著急,這筆錢會還給他的,但是已經放出去了,還沒回來”。文若蘭說的是口干舌燥,丁長生急忙給她倒了杯茶遞過去。

    “你說的這個放出去還沒回來是什么意思?”丁長生瞬間就覺察到了問題的關鍵,這里的問題很可能是出在了公安局內部。

    “意思還不簡單,就是這筆錢放高利貸了,我一點都不吃驚,這樣的問題哪里都有,別說是公安局了,法院也存在這種情況,就說財產保全保證金吧,大部分法院都是要求當事人提供現金保證,別的一概不承認,說的好聽是為了被保全人的權益考慮,但是這些錢都存到了法院的賬戶里,無人監管,而且一個案子一拖就是大半年,有的還有二審,這么一來一往,就是一年過去了,可能三千五千不顯多,但是這一個地區的法院要收多少保證金?這可就沒數了,即便是不拿去放高利貸投資,單單是借給最保險的銀行做拆兌,這也是一筆不小的收入,這些錢可都是拿著別人的錢在做生意,我估計,區分局也是這么干的,吞了的可能性不大,但是用一用的可能性很大”。文若蘭果然不愧是區委辦主任,對這些丁長生都不怎么了解的事說起來頭頭是道。

    既然是這么好的機會,而且基本情況應該和文若蘭說的差不多,在樓下的時候,丁長生就想好了怎么處理這個問題,可謂是有問題處理問題,沒問題創造問題也要把區分局局長的位置拿下來,想到這里,抬手撥打了白山市局局長曹建民的電話。

    但是曹建民不在辦公室,他又打給了曹晶晶,本來曹晶晶還想在電話里損他幾句呢,但是聽到丁長生很急躁,于是也沒多說,趕緊將自己老爸的電話給了丁長生。

    丁長生打了過去,但是曹建民卻不接電話,一遍遍給掛掉了,而丁長生卻一遍遍的打給他,這讓曹建民恨得牙根癢癢,因為是陌生號碼,還一個勁的打,曹建民不好意思的向市委書記唐炳坤笑了笑,原來他一大早到市委書記這里來匯報工作呢。
16步舞曲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