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0小說網 > 官梯 > 3461:吐一天

3461:吐一天

作者:釣人的魚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
800小說網 www.dhhmvq.live,最快更新官梯最新章節!

    本來吳雨辰是想一早就乘車去省城機場,但是一早起來的時候,鬼使神差的再次打開了網絡竊.聽器,想知道今早梁可意會不會再次聯系丁長生,她現在最想知道丁長生是怎么想的,因為在所有的事情上,丁長生都是最關鍵的一環,這一環如果接不起來,自己做的所有努力都將大打折扣,完全不符合計劃。

    “爸,早,昨晚太晚了,就沒打擾你休息,吳雨辰到我這里來了,是來找丁長生的,但是好像談的并不是很好,從吳雨辰這里,以及我和丁長生的電話里,我感覺出來丁長生現在對她說的事沒多大興趣,不知道吳雨辰會不會再出什么幺蛾子”。梁可意說道。

    “這個吳雨辰,她到底是哪頭的?你告訴丁長生,一定要小心這個人,從下面的匯報來看,這個人好像不是那么簡單,你們把她僅僅看成是許弋劍的人,未免太簡單了,你把我的話轉告給丁長生,算了,還是我自己和他打個電話說吧,你只要注意安全,丁長生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,曹永漢去深圳了,表面上一切正常,但是我覺得你車禍的事和他脫不了干系,這個混蛋要真是敢對你做不利的事情,我們不能就這么忍了”。梁文祥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他的警惕一直都很高,有時候我都懷疑他有被害妄想癥,但是事實證明他的擔心成了事實,車禍那事我本來沒當回事,是他自己堅持要查的,這一查,還真是查出問題了,我一直沒過問這事,別看他來了芒山市沒多久,好像這里方方面面都摸透了”。梁可意說道。

    “嗯,有時間你們一起回來一趟吧,我也好久沒見他了,這小子,唉,算了,不說了”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,爸,你可是從來不把話說半截的,這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,他要是沒結婚多好,你和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打住,我不想提這事,你也不要提,他有這心,不用你我說,他沒這心,你說了大家都尷尬,也沒什么意思?”梁可意說道。

    “好,不說了,你自己心里有數就行了”。梁文祥說道。

    吳雨辰聽到父女倆對話的時候,按下了錄音鍵,把這一段錄了下來,這是無心之舉,沒想到這里面的信息量這么大,涉及到的事這么多,這次算是沒有白來。

    吳雨辰走進了機場,而此時也有一個人走出了機場通道,包裹的嚴嚴實實,還戴著墨鏡,拉著一個大大的行李箱,好像是運了不少東西在行李箱里。

    從一個社交軟件上給丁長生發了一條信息:我到了,下午到芒山。

    “好,我下午回芒山有事,晚上見”。丁長生回復道。

    回了這條信息,丁長生的臉上露出了神秘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啥事,這么高興?”鄔藍旗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下午要回一趟芒山,和梁市長見個面,看看市里能不能給土地建廠,要是能給土地建廠的話,我還是傾向于把工廠建設在市里,這樣主要是為了交通方便,看看鎮上,地無三尺平,要建設一個大型的工廠,的確是很困難,到時候一旦雨季來臨,塌方泥石流之類的災害頻發,產品真的運不出去的話,很麻煩”。丁長生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跟你一起走吧,我回去看看孩子”。鄔藍旗說道。

    “好,要拿什么東西提前準備好就行”。丁長生說道。

    丁長生走到院子里,看看周圍沒人,給邢山打了個電話。

    “我要回芒山,你怎么樣,該干的都辦完了嗎?”丁長生問道。

    “沒問題,她的配方現在就可以給我,你要是想踢開她,現在就可以,不過我覺得這樣不太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當然不能這么干了,股份還是要給的,而且一點都不能少,我們少賺點,這玩意沒技術是不行的,再說了,人家什么都給你玩了,你現在把人家踹了,不地道,咱們都是外地人,齊山和她可都是本地人,這酒,只有在這本地才有味道,我告訴你,你這么想,小心她把你給割了”。

    “你拉倒吧,我現在都有心理陰影了,怎么著,今晚到我這里來玩玩,她也在”。邢山說道。

    “唉,邢大少爺,你自己玩吧,我現在沒這心思,也沒這興趣,好好玩,別耽誤正事”。丁長生說道。

    “好,剛剛和你說著玩的,我現在對她有點上癮了,還別說,這山里的野花還真是夠味道,你啥時候來,一起聞聞這野花的味道?”邢山說完,得意的看了一眼此時的荔香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沒時間,也沒興趣,你也小心點,不要讓齊山知道了,我們是要干大事的,在這種小事上犯糊涂不值得”。丁長生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,等你回來再說吧”。邢山笑笑,掛了電話。

    此時的山里,空氣正合適,不冷不熱,但是為了不讓荔香感冒,屋里還是開了空調,溫度在二十七度左右,不得不說,邢山是一個十足的玩家,自從跟著丁長生學會了那鬼手之后,荔香變得老實多了,而且要多聽話有多聽話,用她的話說,她從來不知道自己還有這潛力,已經被邢山日夜開發成了一塊熟地,而她樂此不疲。

    王政安坐在沙發上,上身只穿著一件背心,下面什么都沒穿,而地上跪著的是荔香,頭上戴著黑色的皮罩,只是在眼睛和鼻子嘴等地方開了孔,其他都是被厚厚的皮具封鎖起來的,脖子上戴著項圈,雖然看起來大小不太合適,但是卻也是像模像樣,后面一條白色的尾巴耷拉在地上,王政安按著她的頭,讓其不停的吞吐著。

    這些道具都是王政安的,也不能這么說,應該都是王政安用過的道具,只不過那時候的主人是邢山,處在荔香的位置上的人是自己,可是自己現在居然也可以享受到別人的服務了。

    打完了電話,邢山走了過來,和王政安坐在了一起,而王政安扭過頭來,和邢山親吻在了一起,要是丁長生看到這一幕,肯定會扶著馬桶吐一天。
16步舞曲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