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0小說網 > 太古丹尊 > 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 護我弟子平安

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 護我弟子平安

800小說網 www.dhhmvq.live,最快更新太古丹尊最新章節!

    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 護我弟子平安

    執念,一種超脫精神,凌駕于意志之上的存在。

    人在成長路上,多少都會產生某些執念。

    求而不得,是執念。

    失而悔恨,是執念。

    錯過遺憾,是執念。

    無法實現,仍有執念。

    是人都有執念,因經歷和承受代價不同,執念的力量也不相同。

    惡靈被鎮壓于此,執念不滅,所以亡靈不散。

    同樣,天權、道藏、太微、瑤光他們,因執念太深,即使被打碎肉身,吞噬掉靈魂,道意盡散,仍留下一縷執念,守護最初的美好。

    矗立武道之巔的神宮被毀,身為神宮執掌者與傳道人,可想而知,當時他們是什么樣的心情,又怎會甘心?

    也許是因為恐懼,也許惡靈降臨神宮那一天,帶給了他們太多痛苦,這些執念刻意回避創傷,只留下記憶中的美好,按照生前意識,依舊維持神宮運行,教導弟子。

    這,就是真相!

    沒有陣法維持,也不是邪源制造的幻象,一切全都是天權他們留下的執念,自我編制的美夢。

    “聽起來似乎很不可思議對吧,但涅槃境的力量就是如此強大,即使我吞噬了他們的神魂,將他們煉得連骨頭渣也不剩,可他們仍然依靠一縷執念,刻畫出了你們眼中的神宮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,七位峰尊雖然死了,可你們接受的教導卻是真的,學到的帝法,吃下去的丹藥,包括接受的試煉,全都是這些執念盡心盡力而為,他們堅守生前本份,勞心勞力培養你們,殊不知,竟是給我做成嫁衣,栽培的弟子到頭來,全淪為了我的營養品,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圣華止住笑聲,眼中兇芒閃爍,發出無數人組合而成的怪異腔調:“你們不是第一批進入神宮的征兆者,在此之前,連我都不記得煉化了幾屆弟子,是不是很諷刺啊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病態的笑聲響徹天地,如縈繞在云易峰的邪魂永不消散,此刻圣華囂張得不可一世。

    可在這笑聲之中,映襯出的卻是天權、道藏、太微和瑤光諸人無盡的悲哀。

    縱然他們肉身被毀,道意被掠奪,神魂都被邪源煉化,仍舊牢記神宮最初樣子,以這殘魂稱不上的一縷執念,培養出了一代又一代弟子。

    心痛的是,那些培養的弟子,如今,都淪為了圣華力量的來源,他煉化萬千武者之道,成全自己的道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,七峰弟子盡皆沉默著,即使陰森的云易峰內,回蕩著無數邪靈怪笑,天空陰霾宛如一場舉行的葬禮,四周受邪氛彌漫,可弟子們竟不再像剛才那樣害怕了,他們心里,有著說不出的沉重。

    邪源兇殘,固然可恨。

    而天權他們,又何嘗不該受到尊敬,每一位弟子心里,都涌現出來無盡的敬意,縱然七位峰尊死去已久,弟子在神宮受到的教導,卻是真。

    嘩!

    一縷煙塵至場內消散。

    不少人看見,那是一名老屆弟子的身軀。

    隨即~

    嘩嘩嘩的聲響大作,一道又一道老屆弟子身影在眾人眼中消失,仿佛從未來過一樣,片刻間,除各峰長老和首席以外,所有上屆七峰老弟子,全部歸于虛無。

    他們都是七位峰尊記憶當中的面孔,隨著塵封的記憶被解開,天權他們不再選擇逃避,這些依靠執念所化的幻影,都將不存在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誰?”天權望著圣華,此刻他的身體也變得虛幻起來,像隨時會消失一樣。不過,天權眼中閃爍的帝威,反倒比以前更加堅定和霸道。

    神宮被毀,云易峰陣源被破,當年,必然有不軌之徒暗中操作。

    但這個人究竟是誰,問題出至哪一峰,天權始終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破壞陣源,釋放邪源,覆滅我神宮,為什么要這么做?”天權朝著圣華逼進幾步,周身涅槃帝光大盛。

    “我勸你不要動手,那樣的話,你這縷執念會消失的更快。”

    “回答我。”天權怒吼道,掌中一團毀滅風暴醞釀著。

    “重要嗎?”圣華臉上泛出笑意,用他原本的聲音回答:“天地不仁,萬物為芻狗,至武君以后,再無人踏入神道,超脫輪回,神宮便失了存在的意義。爾等愚昧,怎會明白老夫的所做所為,若要成神,唯有集億萬生靈,煉億萬之道,從而,修成就完整的大道。”

    天道之力繁衍蒼生萬物,既如此,便集萬物之力歸一,化作第二個天道,打破束縛,取而代之。

    “這,才是成神的唯一途徑。”圣華莊重說道。

    “瘋子。”

    “簡直是瘋子。”

    “他要成神,取代天道。”在座新屆弟子,從未有過如此驚悚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瘋?那是因為你們無知,我取代天道,就是世上唯一的神,再造人世,打造神宮正統,又有何不可?”圣華爆喝一聲,遠遠指著天權的鼻子,手指又從每一位峰尊的面孔上一一指過,此時他眼神里的血色邪光越來越強烈,那表情像是餓極了要吃掉眾人一般,他的喉嚨里發出了憤怒的咬牙聲:“可爾等,不與老夫配合也就罷了,竟還敢阻我,誰人懂老夫的良苦用心,誰又能明白,我所做之事是何其的偉哉。既如此,你們統統淪為老夫的養料吧。”

    “殺!”天權的眼珠像要從眼眶爆出來一般,發出洪鐘般震天怒吼。

    “為我神宮。”

    嗡嗡嗡嗡!

    一位位長老身軀掀動著白金帝氣光輝,縱然他們身形縹緲,隨時都會潰散,但這一瞬,七峰長老信念統一,一道道帝氣光團,涌動出無比強烈的意志。

    他們,為世誅邪!

    轟隆!

    一道沖天龍卷誕生峰頂,橫亙天地之間,宛如狂暴的閃電,帶著地動山搖之感,朝著圣華毀滅碾壓而去。

    “一群連執念都稱不上的廢物,妄想阻神?滅!”圣華一指點出,只見一條邪力絲線朝前蔓延,與龍卷交織在一起,看似脆弱的絲線,竟困扎于龍卷之上,邪力滲入,隨即轟隆一聲巨鳴,龍卷崩散。

    伴隨與此,七峰長老盡皆消亡,他們是一群連執念都不配的存在,也許僅僅是七位峰尊分化出去的一部分力量。

    “以這殘念,震神宮之威,護我弟子平安。”天權神圣的咆哮響徹天地,他身體漸漸幻化變大,滄桑矮小的身板竟宛如洪荒巨人矗立天地,巍峨軀體,探掌可納日月,吶喊道:“東天,帶人走。”

    “以這殘念,震神宮之威!”

    “以這殘念,震神宮之威!”

    “以這殘念,震神宮之威!”

    嗡嗡嗡……

    七道涅槃帝氣充斥天地,無比璀璨的光華驅散了云易峰陰霾,神圣光輝照向神宮之外。

    在這一瞬,開陽戰君同樣鑄造法體,孔武偉岸的身軀戰氣騰霄,一道道金光接連洞穿他九處大穴,開啟九宮戰帝力,他像一尊活著的戰神向前,手握戰戟,一戟刺破虛空,無盡殺伐光輝朝著圣華籠罩而去。

    錚錚音聲響起,瑤光仙君盤膝端坐虛空,那無暇容顏依舊美似仙人,掌下大道琴聲彌漫,越彈越開,一曲天魔亂神化作轟滔滲透圣華靈識當中。

    道藏、太微、玄天,包括連同云易老道在內,縱然僅是一縷執念,卻沒有任何一人遲疑,毫無保留祭出生前道法,只為“護弟子平安。”

    東天、長玉、倚醉、圣華,戰雄,天闕,七峰首席皆動,一道道帝光卷起諸人,帝力撕裂空間,肉眼可見化作一道道疾馳的流星朝神宮之外沖刺。

    “走?走得了嗎?”圣華手掌抬起,虛空一握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原本困鎖神宮的結界再度出現,與之前結界不同的是,籠罩神宮蒼天的乃是一層血色光幕,光幕之中,可以清晰看到有無窮無盡的惡靈身軀飛舞,發出尖銳的笑聲。

    轟,咔嚓!

    結界收縮,不斷朝著云易峰壓縮收攏,天地震蕩,虛空悲鳴。

    只見那些朝外界飛去的光團,一旦碰上結界光幕,便被無情彈射而歸,東天他們也如七位峰尊一樣,同為執念存在,雖然發揮不出生前巔峰修為,依舊保留一部分大帝之力。縱然如此,結界困鎖之下,插翅難飛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昊天重錘從虛空垂落而至,緊接著,湮滅在圣華邪力之中。

    道藏意念融入天地,周身帝光綻放,萬法齊出,冰雪雷霆肆虐,烈焰焚空,一道道威力強大的術法朝圣華砸落。然而,一旦與對方邪力觸碰,便會立刻消失無形。

    長生樹斷裂,開陽戰尊被擊飛,云易真君陣光瓦解,一道道峰尊身影接連墜落。

    弱!

    太弱!

    面對萬惡之源,曾經他們就被擊殺過一次。如今剩下一縷執念,更加無力與之對抗。

    “小師弟,珍重。”東天笑著望了秦浩一眼,眼神包含了太多感情,轉身,化作流光沖向圣華,隱隱可見那流光之中,有一頭麒麟神獸。

    在同一時刻,不知從哪個方向卷來一條灰色麻繩,纏在了秦浩身上,神奇的是,當麻繩與他身體接觸,卻是綻放無比絢麗的光芒,脫變為一條金色華貴至極的絲帶,將秦浩牢牢守護住。

    金色絲帶之上,散發出強大帝氣。

    “長玉師兄。”秦浩望著第二條離開的身影。

    那根麻繩,乃長玉的法器。

    倚醉、戰雄、天闕、包括時牧,接連折返,義無反顧朝著圣華沖去。同一時間,還有一句時牧的道歉,回應而來:“秦師弟,對不起。”
16步舞曲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