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0小說網 > 一窩三寶,總裁喜當爹 > 第1658章 番外之公報私仇

第1658章 番外之公報私仇

800小說網 www.dhhmvq.live,最快更新一窩三寶,總裁喜當爹最新章節!

    第1658章 番外之公報私仇

    柳菁一旦看清楚是梁昕舉起手,臉色馬上變了變,涂了玫紅厚艷唇膏的嘴微微一張。但她對梁昕選擇視而不見。

    梁昕早料到她會這樣,于是不疾不徐地說道,“經理!看過來這里!這里!”

    成功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,梁昕不容柳菁有說話的余地,果斷搶下話頭,“艾德好歹在業界也算得上是中型企業,沒想到竟然玩起最忌諱的裁員戲碼!這個消息要是傳出去了,對艾德也是一種傷害!”

    “那誰!梁昕是吧?競爭激烈的環境最最需要的就是新鮮血液!我們公司用奪取競標的方式來檢閱員工的工作能力和素質有何不妥?把有能力的員工留下來,裁掉沒能力的人那才能讓公司健康成長!”柳菁當即大條道理的駁斥道。

    “擔著讓公司形象受損的風險都要實行變相裁員是吧?柳經理,這果真是老總的真正意圖?”面對她咄咄逼人的眼箭,梁昕完全豁出去,加深了嘴邊笑容,“不過呢,都不重要了,因為我不玩了,我辭職!”

    又是一陣倒吸氣的聲音響起。

    可誰也沒敢在這時候說只言片語,都怕撞到槍口上。

    唯有小方,在桌底悄悄扯著梁昕的衣角。

    而身為梁昕組長的AMY姐就坐立不安了,她快要急瘋,說什么也不是,不說什么也不是,只能咬著牙巴巴看著梁昕。

    柳菁靜靜瞠視梁昕幾秒,抿緊了唇說,“梁昕,你辭職當然可以,不過勞動法明文規定,你要做滿三十天才能離職。”

    梁昕一下子瞇起眼,剛剛這柳菁疾言厲色說著變相裁員的話,眼下又轉了風向非要留她做滿三十天,分明就是想公報私仇,好在這期間整她!

    “沒問題,我是守法知法的好公民好員工!”梁昕意有所指地回敬她。

    柳菁挑起一邊唇角冷冷一笑,調回目光站起身敲敲桌面,“好了!總之大家緊記一句話,這是一場只有精英才能留下的戰役!散會!”一經說完,她腳跟一旋,徑直去打開門走出了會議室。

    等門重新闔上,室內頓時又炸開了鍋似的,哀嚎和嘆氣不絕于耳。

    兩組的頭兒緘默了一會兒,等組員們都發泄得差不多了,艷艷姐才霍地站起身,呼喝著帶走整組人,把空間留給早已搶先一步預訂了會議室的B組。

    等競爭組的人走光了,AMY姐首先一眼厲住梁昕,煩躁地說,“梁昕!就今天的事情你在開完會后給我一個解釋!”

    梁昕識相的點點頭,閉緊嘴巴不敢再刺激組長大人……

    一輪排兵布陣、各司其職的部署下來,已過了下班時間,散會之后AMY姐接到她老公的電話說是孩子病了,她急著走了也就無暇追問梁昕要解釋。

    同事們和梁昕紛紛打招呼各自下班。

    梁昕一邊應著,一邊回到自己的辦公桌坐下來打開電腦,給早已沒電的手機充電開機,立即看到二十多個來電和短信,大多數是兩個閨蜜打來的,還有兩通是老爸的。

    害怕跟閨蜜說起今早那件不堪的事,更害怕老爸再追問她去醫院的經過。

    梁昕決定先不回復他們,抓緊時間打出辭職信放到AMY姐的辦公桌上,才收拾東西離開。

    剛乘電梯到達大堂,梁博文打電話來找女兒了。

    梁昕不得已接起,可還沒來得及說話,便聽到老爸語帶哽咽的說,“小昕,老太爺剛剛過世了,你回家打包我和你大伯的幾件素凈衣物送來大宅吧。”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梁昕的雙耳嗡鳴作響,再也聽不到聲音。

    很久很久后,她才清醒過來,發覺自己失魂落魄地攥著手機站在車道邊。

    怎么掛掉電話的,真的無從記起,只曉得胸口堵得慌,于是狠狠深呼吸了一口,才舒緩了壓抑的心疼的感覺。

    轟隆隆!遠處傳來沉悶的雷聲,好像在說,今天,注定是個悲慘的日子!

    抬頭望望天空,烏云黑沉沉的聚攏過來,梁昕趕緊攔截住一輛過路空的士車,坐上去往家的方向駛。

    隔著車窗玻璃,在路燈的照射下清晰可見樹木被凜冽的大風卷著瘋狂地搖擺,很快,比今早還要迅猛的雨勢鋪天蓋地席卷而至。

    梁昕把整個軟綿綿的身子窩進座椅里,腦子里過電影似的掠過老太爺慈祥的音容笑貌,心里便像被火一遍遍地灼著燒那樣痛,鼻子是一陣比一陣的緊著發酸,但想哭卻哭不出來。

    也許是久不見她回復,閨蜜駱靜雅的電話還是追來了。

    梁昕接通后“喂”了一聲,才驚覺嗓子啞得像干裂的大地。

    “親愛的,你別哭啊。”駱靜雅誤以為閨蜜哭啞了聲音,在手機那一端急急的安撫道。

    她不說猶自可,這么一說,梁昕眼淚就再也止不住了,大顆大顆爭先恐后地從眼眶缺堤而出,無論怎么用手背去抹都抹不干凈了。

    沒有辦法再回應駱靜雅,梁昕索性先掛掉電話,將腦袋埋在雙膝蓋,任由自己不管不顧的肆意大哭……

    哭老太爺一世英明神武卻就此離世,哭她自己的初戀終是錯付渣男……

    “姑娘,姑娘!地方到了!”司機師傅提醒道。

    梁昕猛地抬起頭張望窗外,不知道是她淚眼朦朧還是外面雨勢仍大,總之看不出個所以然來,倉促間付了車資,抓起包包就推門下地,被濕冷雨水劈頭蓋腦澆得站不住腳,于是急跑回家。

    推開門掀亮燈,復式的五米天花頂上的水晶大吊燈發出柔和的桔色光,驅散了原本的滿屋黑暗。

    這套房子,還是老太爺指定分給他們梁家的,說是嘉獎梁家四代忠心耿耿為沈家服務之功勞。

    梁昕扔了包包到沙發上,拖著腳步上二樓去爸媽和大伯、伯娘以及自己的房間,機械人一樣開衣柜盡挑黑色西裝和白襯衫打包。

    剛收拾完,手機鈴聲響了,是陌生來電,不過她還是接聽了,于弘志的聲音搶在她前面說,“小昕,我是志叔,你爸跟我說了你要去大宅,我辦好事正好可以帶你去,現在你下樓吧。”
16步舞曲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