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0小說網 > 問道章 > 第五章 后續

第五章 后續

800小說網 www.dhhmvq.live,最快更新問道章最新章節!

    宅院之內,秦飛魚與葉知魚警惕地監視著外面的打手與捕快散去,不由長出口氣。

    此時的宅院與段玉離開之前并無多少區別,只是在四方角落之中,各埋了一塊符箓!段玉這幾日趕工雕琢出來的木符!

    論起承載法術的材質,木片自然總比符紙強點,段玉留下的木符更是如此。

    當然,他既未筑基圓滿,篆刻之道自然也無法登堂入室。

    制作的這些木符,肯定比不上真正的符箓,最多算是個半成品,并且為了臨時發揮威力,還不得不動用了一些邪魔歪道的血祭手段,已經開始走偏,類似江湖術士的下三濫伎倆,制作的鬼打墻迷陣也并沒有太強的效果。

    事實上,光是李虎那一群護院打手,血氣陽剛之輩,若是再誤打誤撞地試上幾次,說不定也給破了。

    好在此世平民對于神秘學還是頗為敬畏,確認錦鯉幫大本營有著鬼打墻守護,又失去公門中的強援,李虎也不敢繼續試探,只能一走了之。

    而段玉更是借著這個機會,向外界放了一個模棱兩可的消息——錦鯉幫有著神通之士守護!至少也能與對方搭上關系!

    有著這一層虎皮,再加上他展露出來的實力,大概就能令周家暫時退避一二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縣衙。

    書房之內,燈火通明。

    歷元縣的縣令名為曾唯珍,三十來歲,平素愛書成癡,縱然進膳之時也手不釋卷,此時把玩著一方雞血石印章,看不出臉上表情。

    在他面前,則還有一人,文士打扮,三縷長須飄逸,乃是身邊親近的李師爺,正在細細稟告:“齊捕頭已經回報,說是錦鯉幫似有陣法守護,周家護院無功而返……醉仙樓那邊也有了消息,說是周秉周管事突發心疾,去世了,已送去化人場,至于范井的尸首,則是被收了起來,秘密送往義莊……屬下偷偷看過,這兩人都是死于外傷,要害咽喉,一擊斃命!”

    “看來周家乃是要暫時退卻,吃下這一次悶虧了……”曾唯珍輕笑一聲,望著手上的印章,血紅色的獅子作勢欲撲,態勢儼然,在章底有著‘半閑齋主’的篆文,正是他的雅號。

    能令他如此愛不釋手,自然是一件精品。

    曾唯珍又把玩良久,這才嘆息一聲:“錦鯉幫幫主段老大,能一刀殺了范井,這份武功修為也是可怖,雖然在戰陣上沒多大用,但若用來偷襲刺殺,再有一個神通之士輔助,也難怪周家要暫時退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觀這錦鯉幫,也是有要與周家和解之意,大人,我等如何做?”李師爺自然知道之前縣尊的打算,周家勢大,之前幾次暗中阻撓政令,曾大人自然要給上點眼藥,再說,暗中收一幫派為走狗,也方便打探縣城動靜,每月還有孝敬,何樂而不為?

    但此時,錦鯉幫卻是有與周家和解之意,這如何了得?

    “和解?”曾唯珍放下印章,淡然道:“你以為周家是良善之家,會乖乖吃這個虧?周子玉是個草包,但那位周老爺子掌握周家數十年,看慣風雨,一個區區神通之士,還嚇不住他,這次主動收斂手尾,不過是恰如猛虎伏山丘,潛伏爪牙忍受,一旦摸清楚底細,后續的報復必然猛烈無比!”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那位段老大也是聰明人,一定會死死靠向我方?”李師爺眼睛一亮,心悅誠服地拱手道:“大人高明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與此同時,周宅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一只上好的青花瓷茶盞砸在周子玉臉上,又落在地面,磕成碎片。

    “父親息怒,兒子錯了!”

    周子玉跪在地上,連連叩首,原本的風度盡數消失不見,看起來頗有幾分狼狽。

    這便是古代封建家長制的權威!

    哪怕周父是一個昏聵無能之輩,體制之中,大義之下,周子玉還是得跪,更何況這位周家家主手握大權,精明強干?

    “你可知你錯在何處?”周家家主名為周彥,相貌與周子玉有五成相似,兩鬢微霜,略顯老態,一雙眼眸狹長,帶著老奸巨猾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兒子料錯形勢,不知錦鯉幫竟然還有神通之士暗助,還有那段老大,武功竟然高到能一招殺了范井……”周子玉老老實實地道。

    “這些都是細枝末節,你最錯的,還是妄圖以一幫派為基,制霸全縣……野心太大,才能太低,志大才疏,必有大禍!”周彥聲音冰冷。

    “兒子知錯,只是大錯已經鑄成……”周子玉仿佛變成了磕頭蟲,只是當頭低下去的時候,才能見到他眼睛中的一絲陰狠。

    “區區一個錦鯉幫,豈能翻了天去?不過一個神通之士再加上一位武功好手,也的確有些麻煩……當務之急,還是先查清楚再說!”

    周家這等高門大戶,肯定與修行界有著接觸。

    并且,修煉之途,少不了財、侶、法、地等等資源,自也有修士與人間權貴交往。

    周彥不僅見過幾個活生生的煉氣士,甚至家宅都是請了一位風水師看過的,并且還花費巨資,從對方手上淘換過一些符箓與法器。

    饒是如此,對于那些神仙中人,依舊有些敬畏。

    若是沒有錦鯉幫那個鬼打墻迷陣的出現,就憑段老大敢殺周管事,周家一定會悍然反撲,將其梟首,以震懾其它宵小。

    而此時,卻是暫時將事情壓制下來,預備慢慢調查。

    當然,此事絕對不會就這樣算了。

    等到周家摸清錦鯉幫的底牌,接下來的攻擊,必然比這次凌厲十倍!百倍!是真正的不死不休!

    “縱然神通之士,也有區別,下者浪蕩江湖,以下三濫之術坑蒙拐騙,連真正的武林高手都不如,對景的時候,一群壯漢,加盆黑狗血,便能將妖道浸糞坑打死!而中等的,則是嘯傲山林,餐風飲露,神龍見首不見尾,逍遙自在!真正上等的,卻是可以呼風喚雨,左右天下,哪怕國君遇到,也必須禮敬,尊為國師,人家還不一定愿意……”

    周家家主長長一嘆,目中似閃爍兩點幽火:“但凡神通,必有傳承脈絡,有跡可循……錦鯉幫后面的神通之士,也不會憑空出現,若只是江湖術士之類的散修,我必殺他,若是有著宗門道脈,那就麻煩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宗門,道脈?”

    周彥喃喃自語,卻沒有發現跪著的周子玉,臉上也是閃過向往的神采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現在的周家,肯定在猜測我這邊神通之士的來歷,還有師門吧?”

    段玉回到錦鯉幫總部大宅,心情卻是極好。

    這一個月以來,他一直為了此事謀劃,這時終于有了結果,并且一切都如自己預料一般發展,自然心曠神怡。

    “我此時拉了兩張虎皮,曾唯珍倒向我這邊,至少沒有公門中的為難,而子虛烏有的神通士,更足以令周家疑神疑鬼!”

    如果是散修也就罷了,但一個修真宗派、道脈等等,縱然周家也不敢輕易招惹。

    “加上我本身展露的武力,錦鯉幫也就不是一條任憑宰割的死魚……至少能給我爭取數月時間……”

    雖然兩張虎皮都是假的,但數月之后,搞不好其中一張虎皮就要變成真的了。

    “幫主!”

    正思索中,秦飛魚與葉知魚兩人走上前來,目光中都帶著崇拜。

    之前遇到周家阻擊,其勢若泰山壓卵,他們都做好以身殉幫的準備了,但想不到在段玉的籌謀之下,竟然就這么土崩瓦解。

    原本這兩人對段玉就十分崇拜,此時就有些成為狂信徒的趨勢。

    “木符呢?”

    段玉問了幾句,發現李家護衛膽子比自己預料的還要小之后,頓時放下心,收回了那些布置下去的木符。

    “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葉知魚卻是目光炯炯:“此莫非便是傳說中的修道真符?”

    “非也,只是魚目混珠罷了!”

    段玉一搓手,這些木符頓時化為碎片,散落在地。

    他望著惋惜不已的葉知魚與秦飛魚,又笑了笑:“這些符箓只是小術,未曾入階,遇到懂行的,一口舌尖血噴上去,也就毀得差不多了,若是給人窺破了底細去,我們這空城計可就唱不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空城計?”葉知魚與秦飛魚習慣了段玉偶爾口出新奇之詞,此時連蒙帶猜,也知道就是故作聲勢的意思,紛紛點頭,表示絕對不會將秘密外泄。

    “好了,這次過后,本幫總算度過一場劫難……將所有流動金銀啟出,一半送到縣衙,特別注意縣尊身邊的李師爺,禮物一定要重……”段玉回到大堂,自然開始主持大局:“剩下的都給我,我要給本幫立一個真正的基業……”

    直到此時,段玉才不由長松口氣,環視四周。

    一月默默準備,終于得到喘息之機,得以改變自己與屬下的命運,今夜之后,歷史便就此改變!
16步舞曲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