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0小說網 > 問道章 > 第八章 攔截(感謝何以問蒼天盟主的打賞!)

第八章 攔截(感謝何以問蒼天盟主的打賞!)

800小說網 www.dhhmvq.live,最快更新問道章最新章節!

    說實話,沒有真正面對過一頭猛虎的人,根本不知道心靈所受到的震撼有多恐怖!

    那三米長的體形、數百斤重的身軀、鋒利的爪牙、以及一雙精光四射的虎眸,帶著純粹的蔑視,那是看到食物的眼神,蘊含頂級山林掠食者對下層食物鏈的威壓。

    因此,那個向導屁滾尿流,簡直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了。

    秦飛魚面對猛虎,還能悍然拔刀相對,不是天生傻大膽,而是無數次出生入死鍛煉出來的強悍心神。

    甚至段玉清楚,哪怕將自己錦鯉幫中最有血性的二十條漢子叫出來,要是手上沒有兵刃壯膽,并且在這山林地利中與這頭猛虎遇上,也少不了一個大敗虧輸的下場!

    ‘這頭猛虎來得蹊蹺,八成是伏擊已經開始,主持者派來攔截可能出現的救援人馬……’

    結合前世的記憶還有暗中用銀子收買到的消息,段玉自然知道,此時那位丁讓微服出行,正扮作文人,游覽九山坳。

    現在,應該便是在一線天受到了伏擊。

    而論阻斷援兵的人選,這頭老虎怎么樣也比人合適,至少更有迷惑性,也容易嚇走無關人馬。

    ‘看起來,賀宗那個指揮使手下,也是有著不少高人的……也幸好這頭猛虎只是普通貨色!’

    此世可是有著精怪的,那些真正的猛虎精,一頭頭皮膚堅逾鋼鐵,更兼力大無窮,有的還無師自通地領悟了‘倀鬼’神通,能召喚惡鬼助陣,遇到這種,現在的段玉只有望風而逃的份。

    哪怕是此時的普通猛虎,秦飛魚要收拾下來,也要耗費一番手腳。

    見到面前的人類敢提刀相對,猛虎同樣感覺到了威脅,竟然從山石上跳下,圍著秦飛魚不停繞半圈。

    吼吼!

    突然間,這猛虎再也受不了對峙,率先發動攻勢,黑影一撲,巨大的虎身已經來到半空,仿佛烏云一般罩下。

    落地之后,它沒有抓到獵物,虎爪頓時一掀,帶起惡風。

    這一撲一掀,看起來樸實無華,實際上都是老虎獵食時的絕技,極少有著獵物能躲過這三板斧。

    但秦飛魚不同!

    他本來就是練武的好材料,再加上這段時間段玉的悉心傳授,就算遇到了當日的范井,應當都可以支撐百招以上!

    見到巨虎撲來,立即施展刀步避開。

    這刀步,也是沖刀七法的一部分,步法如刀,單刀直入,講究的便是一個‘快’字!

    當初習練的時候,秦飛魚可沒少吃苦頭,腳板與小腿上青紫片片,要不是段玉開的幾味外傷藥頗為靈驗,一雙腳就廢了。

    不過這秦飛魚也是有著一股狠勁,就靠著這種硬是不拿自己的腳當腳的態度,將刀步練成。

    此時躲過這猛虎一撲與虎爪一掀,就來到巨虎身后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這時候,猛虎也感覺到危險,鋼鞭一般的尾巴一甩,此乃它三板斧的最后一式,善能保護后身要害,此時施展出來,可見也是感受到了強烈的威脅。

    “殺!”

    見此,秦飛魚不閃不避,雙手持刀,猛地一斬!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他用刀極準,看起來,就仿佛老虎主動將尾巴送到刀口上的一樣。

    悶響當中,半截虎尾落在地上,而秦飛魚也是悶哼一聲,不斷倒退,雙手虎口迸裂,鮮血橫流。

    “吼吼!”

    斷尾之痛,令猛虎兇意更增,巨大的虎眸死死盯著秦飛魚。

    而秦飛魚則是握緊多了一個缺口的雁翎刀,全神貫注地盯著生平大敵。

    這猛虎皮糙肉厚,砍它一刀也不一定重傷,但秦飛魚自己可是肉體凡胎,一旦中了一爪,起碼也是筋斷骨折的下場!

    在此種不平等的狀態下,秦飛魚卻是越戰越勇,有著那么一股子物我兩忘的意思在內。

    段玉見到這一幕,卻是有些欣慰,知道在生死危機之下,自己這個小兄弟的武功卻是堅實地往前踏出了一步。

    生死之際,最能激發一個人的潛能,好比深山老林中的道士,總喜歡在懸崖上打拳一般,其名為‘盜天機’,當然,此法門因為風險太大,根本就是在玩命,不是真正的癡迷,或者有血海深仇,都不會輕易嘗試。

    “奈何,還是太嫩了一點!”

    段玉畢竟是曾經的元神真人,眼力何等高超?早已看出來這頭畜生絕非秦飛魚的敵手。

    但秦飛魚臨敵之際也犯了一個大錯!那就是他將注意力都集中在猛虎身上,完全忘了觀察周圍環境!

    此時,就有一只簇新鋒利的箭頭,牢牢對準了他!

    當然,這也是由于秦飛魚實力太弱,必須全心全意,才能躲過猛虎勢大力沉的利爪,沒有精力分心他顧的原因。

    段玉看破這一點之后,手上無聲無息之間,已經多了一柄印刀。

    這印刀他平時用來雕刻木石無往不利,最尖銳的那一頭,赫然是用上好的百煉鋼打磨而成,在醉仙樓中斷劍殺人,也是趁手無比。

    此時就繞過戰場,向著山林深處摸了過去。

    說起來,這個時代的神射手雖然號稱百步穿楊,但如果沒有神通輔助,普通弓箭手的有效殺傷范圍,也不過五十步到一百步之間。

    古代邁出一腳為跬,兩腳才叫一步,折合起來,大概也就一米又三分之一的模樣。

    也就是即使有著弓箭手埋伏,如果不計算海拔的話,必須靠近一百米之內,才能保證準確率。

    因此,段玉摸過去沒有幾步,就見到了一個隱藏在密林中的弓箭手。

    這家伙趴在樹上,看到自己過來,立即不暇思索地調轉長弓,作勢欲發。

    捕捉到箭簇上的那點寒光,在對方即將發箭之際,段玉手中寒芒一閃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一支明顯失去準頭的箭從段玉頭頂飛過。

    樹上的弓箭手捂著自己的脖子,滿臉不甘地摔倒下來,手指縫隙中滿是鮮血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還有兩個同伙卻是怒吼著,從旁邊的草叢中躍出,向著段玉沖了過來。

    他們兩個一看便是軍中的精銳,刀法厚實狠辣,完全就是那種以命搏命的悍勇打法,關鍵是兩人心意相通,互相將對方的弱點彌補,這兩人雙刀殺來,給段玉的感覺,就是來了一個雙頭四臂的怪物,十分難纏。

    不過段玉畢竟也是身經百戰的人物,怎么可能被區區兩個牙兵纏住?

    看到這兩人沖上來之后,臉上露出一絲冷笑,驀然爆喝:“咤!!!”

    這并非神通,但一聲巨吼,聲浪滾滾,有如平地起雷,還是足以嚇人一大跳,普通人說不定都會直接昏厥過去,縱然上次的范井在此,也得頭暈腦晃好一會兒。

    此兩個鎮東軍牙兵都是尸山血海中爬出來的人物,精神千錘百煉,居然只是一怔,便跟沒事人一般地繼續殺來。

    不過在這一喝之下,他們的身法終究是停滯了剎那,展現出一種不和諧。

    段玉所等的機會,也就是這個。

    間不容發之際,他側身一閃,宛若一張紙片般,從雙刀中間的不可思議間隙中穿梭過去,手上不知道何時又浮現出一柄印刀,在一個牙兵脖子上一抹,立即血如泉涌。

    一擊失手,另外一個牙兵卻是嚎叫著再次沖上,完全不將自己的命當一回事。

    段玉身形如同鬼魅,閃了幾閃,這個牙兵便跪倒在地,從四肢上飛濺出血花,赫然喪失了行動能力。

    “只是外圍,便有一名弓箭手、兩名牙兵、還有一頭猛虎阻敵,這一次賀宗真是下了血本啊……”

    看著四肢被廢的那個牙兵身體一挺,直接死掉,從嘴角中溢出黑血,段玉又是一怔。

    “并且……手下死士如此忠心,為了保護秘密,不惜服毒自盡……這樣一尊用兵大家布置的陷阱,丁讓究竟是怎么逃出來的?”

    雖然前世記憶中,丁讓不僅成功渡過這一關,并且還因禍得福,順風順水了十年,但段玉可不敢如此大意。

    更何況,有他參與之后,這件事情里面本來就帶上了極大的變數。

    “吼吼!”

    就在段玉皺眉的同時,后面也是傳來一聲悲哀的虎嘯。

    那一頭猛虎全身傷痕累累,漂亮的毛皮早已是一片模糊,最關鍵的,還是一條后腿中刀,傷口深可見骨,外淌著鮮血。

    秦飛魚雖然氣喘吁吁,身上泥土與石頭的刮痕遍布,卻終究沒有虎爪抓傷與虎口咬傷的痕跡。

    “吼吼!”

    終于,又是一番對視之后,傷痕累累的巨虎猛地轉身,一瘸一拐地消失在密林之中。

    看來它是感受到了死亡的氣息,知道如果再繼續糾纏下去,肯定會死在那個人類的刀下。

    秦飛魚剛想追擊,就被段玉攔了下來:“窮寇莫追,更何況……它只是個工具,真正的罪魁禍首已經伏法!”

    秦飛魚這才發現段玉在他不知道的時候,已經解決了三個幕后黑手,不由汗顏無比,等到他上前驗尸的時候,又是驚疑一聲:“這……軍人?不是普通士卒,莫非是牙兵!?”

    所謂的牙兵,乃是節度使的精銳私兵,每一個都是能以一當十的勇士,若配以鐵甲、寶馬、弓箭,那就是戰場上的殺人機器,珍惜無比,死一個比死十個普通士兵還令將主心疼。

    “沒錯!牙兵喬裝阻攔,前方必有大事!”

    段玉望著一線天方向,神色玩味。
16步舞曲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