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0小說網 > 問道章 > 第十章 來龍去脈

第十章 來龍去脈

800小說網 www.dhhmvq.live,最快更新問道章最新章節!

    “真壯士也!”

    跑得跟死狗一樣的丁讓一回頭,見到秦飛魚猶如猛虎下山,連殺數人,不由連連稱贊。

    而另外兩個帶刀侍衛對視一眼,卻是對段玉充滿了敬佩與忌憚之意。

    他們才是識貨的,知道秦飛魚之所以能如此兇猛,靠的還是那一支支神出鬼沒的狼牙箭!

    要是沒有這個輔助,為他解決破綻,恐怕那個愣頭青已經死了十幾次了!

    正如玩游戲那樣,輸出再厲害,也需要輔助助攻啊!

    此時的段玉,在他們眼里,就是一個神助攻!

    當秦飛魚一連殺了五六人之后,那些追擊的人馬便傷亡過半,不得不無奈退開,遠遠綴著。

    “這似乎……并非普通的劫匪啊,可是還有接應?”

    段玉施施然來到丁讓身邊,望著此幕,不由問道。

    丁讓卻是一個激靈,立即就想到了那些埋伏在峽谷之上的弓箭手!他們之前只是利用土遁的突然性,一下逃出死地,因此追來的只是伏擊者的一小部分外圍力量,等到他們大部隊追來,簡直就是十死無生!

    因此飛快道:“沒有錯……后面還有追兵,我們速速下山,本官已經發出消息,到了山腳,必定能有增援!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他臉上也是不由帶了一絲殺氣。

    身為巡查御史,卻在本國國境內遭到圍殺,這也就罷了,若是他發出消息之后,最近的官方卻還沒有救援,那就不是掉一批烏紗帽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官?”段玉卻是抓住了丁讓情急失口,臉上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那兩個帶刀侍衛恨不得以手捂臉,略微羞愧地低頭。

    “也罷……想不到我段玉混跡草莽,竟然還有為朝廷效力的一日!大人請……”

    段玉灑然一笑,讓兩個帶刀侍衛護送丁讓先行,自己則是帶著秦飛魚斷后。

    以他剛才露的那一手百步穿楊之箭術,在等到神箭手支援之前,區區五六個殺手,居然愣是不敢太過靠近。

    ‘不對勁……’

    而在撤退的同時,段玉心里卻也是有著一大迷惑。

    那就是上一世的丁讓,究竟是怎么活下來的?

    不錯,對方身上的確有著一張篆刻師制作的土遁符,但那絕對是壓箱底的東西,否則后面被追殺,情勢萬分危急之時,丁讓若還有底牌,說什么都應該用了。

    但事實上,他沒有!

    若不是自己及時趕到,眼見丁讓真的要死在這些牙兵的刀下!

    ‘很不對勁……前世的丁讓,到底是怎么逃亡的?他們的確已經山窮水盡了啊……’

    段玉飛快思索著,因為此時這一點不僅關系著丁讓的小命,更關系著他自己的安危。

    奈何前世傳聞那種,能具體到遇刺的時間地點已經不錯了,又怎么可能說書一樣,連丁讓怎么跑的都一五一十地講清楚?

    段玉思來想去,唯有一個可能,那便是在這小小的九山坳之上,除了自己、丁讓、殺手三方之外,還有神秘的第四方勢力!

    ‘莫非是那個給丁讓遁地符的人?以此符的珍貴程度,縱然一個欽差也無法享受……那就是有道人同樣看上了丁讓的十年大運,因此提前布局?’

    段玉飛快想到一個可能:“不過道人趨吉避兇,最喜歡的便是隱身幕后,既然那人能算到丁讓今日有一死劫,自然會布置穩妥,不會出這種差錯……并且哪怕出了差錯,也絕對不會親自下場。”

    上一世修煉到元神,段玉十分清楚修行中人的德性,除非是直接入世的那種,否則都得講究潛移默化,推波助瀾,總之一句話,不能親自出手,免得沾惹因果,牽連到自家與宗門道脈的頭上!

    所以,那丁讓背后的修行者,隔著十幾年默默布局已經是極限,這時候縱然丁讓身死,也只當投資失敗,果斷割肉退場,絕對不會再投入的了。

    ‘并且,這第四方勢力,也是要讓丁讓活著,或者說,只有他活著,才能撈到足夠的好處……丁讓活著會怎么樣,前世已經很清楚了,鎮東軍造反,葉州大亂,州牧下臺,因此不太可能是慶國的勢力,那就是來自東陳國!’

    段玉眼中精光大放,已經堪堪到了撥清歷史迷霧的程度。

    如果說丁讓活著對誰最有利,那一定是東陳!

    只要他活著,并查清楚真相,鎮東軍不反也得反!

    如此一來,葉州必然大亂,東陳國便有機可乘!

    ‘前世記憶中,鎮東軍雖然反叛,但很快就被撲滅,東陳國的準備算是做了一半無用功!’

    為何說是一半?那便是因為葉州一亂,還有平叛戰爭,哪一個不是大耗元氣的事情?

    原本慶國對東陳占據地利,還有鎮東軍這個不怎么可靠的二五仔作為楔子釘入其中,當真是牢牢占據戰略主動位置。

    但大亂平定之后,縱然東陳國來不及發兵弄些好處,但慶國的戰略優勢也是盡數失去,從此轉為徹底防御的狀態,堪稱主客轉換了。

    ‘一個國家能動用的能量,肯定比一個節度使高多了……這次前來主持的,起碼也有一個神通士!’

    段玉心里暗凜:‘幸好此時勉強可以算目的一致,不必擔心他們突然下手!’

    實際上,有著他出馬,說不定那些暗中的東陳國探子反而要松一口氣,因為凡是做過,必然留下痕跡。

    如果到時候追查到東陳方面,反而不美。

    而段玉主動站出來,卻是將東陳的嫌疑洗得干干凈凈,簡直是一個天然的神仙局,渾然天成,沒有絲毫破綻!

    ‘如此看來,這丁讓真的是似危實安,并且這一次就算他是傻子,也會有人搶著將真相與證據送到他眼皮子底下的……’

    ‘鎮東軍賀宗,已經到了破鼓萬人捶的地步!’

    由此又延伸出一點,為何東陳不干脆招降賀宗?

    那便是因為此人當年投誠之時做得太絕,差點沒把東陳國君氣死!更何況,縱然賀宗敢再叛逃一次,東陳國也未必敢要這個二五仔,縱然勉強收下了,搞不好也跟吃了蒼蠅一樣惡心。

    更何況,賀宗當年在東陳國仇人大把,這次說不定就是對方居中主持,就連‘伏殺丁讓’這樣的毒計,都八成是被內奸暗中挑唆的。

    ‘前世果然站得太低,根本想不到一系列事情當中,竟然還有如此多曲折……’

    段玉將來龍去脈猜測得七七八八的同時,心里更是有著警惕。

    自己雖然掌握前世記憶,但如果仗之橫行,沒有弄清楚其中曲折隱秘,恐怕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。

    ‘不過,這一次我還是賭對了!’

    段玉想清楚之后,下手毫不留情,連珠發箭,將那幾個遠遠綴著的牙兵恐嚇走,旋即就飛快下山。

    果然,他們剛剛跑到半山腰的時候,就可以看到一大波追兵洶涌追來,甚至還有不少弓箭手。

    任憑這山道狹窄,多的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有利地形,但萬箭齊發之下,還是得變成刺猬!

    段玉當然沒有想挑戰的想法,跟著秦飛魚抱頭鼠竄。

    幸好此時山下一陣騷亂,出現了大隊官兵!

    這伙人亂糟糟的,其中還混雜了不少捕快衙役之流,都是一擁而上地開始登山。

    段玉一眼就辨認出來,那是本縣的縣尉帶兵前來救駕。

    見到這一幕,后面的左然再怎么不甘,也只能下令撤退。

    畢竟,他們的身份乃是見光死,甚至還會對賀宗產生影響。

    不過好在這九山坳山脈連綿,只要他們收拾了死人與其它痕跡,再化整為零,往山脈中一逃,那也是若滴水藏海一般。

    打仗是未慮勝,先慮敗,而這些殺手顯然也在伏殺之前,就考慮好了退路。

    不僅退得井井有條,更是留下了不少迷惑性的線索。

    比如段玉順手奪來的長弓,如果按照這條線索查下去,最后肯定跟鎮東軍沒半毛錢關系,反而要指引到州牧大人頭上。

    “哪位是丁讓丁大人?下官護衛來遲,還請恕罪!”

    沒有多久,一行人就氣喘吁吁地來到丁讓面前,為首者身穿鑲鐵皮甲,氣息精悍,乃是本縣縣尉。

    而段玉卻是認得最后一個捕頭模樣的家伙,江湖諢號‘花四郎’,乃是九山縣這一片的頭面人物,此時卻只能縮在一邊,滿臉賠笑。

    “我便是丁讓!”

    此時的丁讓不慌不忙,拿出官印文書等等,驗證身份之后,又向著段玉兩人一指:“……路遇蟊賊,幸得兩位壯士相救,不得刁難……”

    至于其它封山搜索什么的,自有那縣尉去辦,但能有什么結果,便實在不好說了。

    “行啊,段老大……”

    諸多官兵自然是簇擁著丁讓下山,而花四郎卻是上前套著近乎:“你小子倒是好狗運,這一下賺大發了……知道救的是誰么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但我知道他是一個貴人,既然遇到了,自然要搏一搏!”

    段玉沒有絲毫掩飾,露出得意的笑容。
16步舞曲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