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0小說網 > 問道章 > 第三十九章 慶都

第三十九章 慶都

800小說網 www.dhhmvq.live,最快更新問道章最新章節!

    慶都,城南,渭君祠。

    此祠祭祀的乃是渭君夫人,占地不大,只有三畝,分為正堂與廂房,道路兩邊栽滿梅花,形成一片小小的梅林,倒也別有一番情趣。

    “這渭君祭祀自古有之,是為渭水娘娘,后來大夏皇帝給予賜封,算是修成正果……”

    段玉瞥了眼祠堂,沒有走進。

    “公子……我感覺,此祠似乎有靈!”郭百忍細細感知了下,神色也有些變化。

    “放心,自古陰陽兩隔,陰司神道對陽世的影響遠遠遜色于道、儒、兵、妖……”段玉擺擺手,目光越過大門,望著神像。

    此神像木雕金漆,穿著綺羅宮裙,眉目如畫,很是美麗,戴著一支金步搖。

    段玉見了,對葉知魚道:“看到沒有,就是那支金步搖了,晚上我們再來借走它……這件事要你親自動手!”

    這里面又有個關竅,他與郭百忍都已經入道,算是修士,半只腳邁出大門,便不算凡人,若是如此冒犯神祗,對方說不定可以直接動手。

    雖然不是不懼,但麻煩能免則免。

    葉知魚卻只是靈竅未開的凡人,卻反而免了這種禍患。

    “金步搖……我記住了!”葉知魚肅穆點頭,而郭百忍則是好奇地望著段玉,不知道這位公子從哪里得來的消息。

    見此,段玉得意一笑。

    重生歸來,便是有著這點好處。

    別人需要抽絲剝繭,耗費大量人力物力才能得到線索,找到金步搖這步,自己卻是一開始就知道關鍵鑰匙,釜底抽薪。

    當下走出祠堂,找了家酒樓。

    雖然不是最大最奢華的,但能在一國之都打下門面,自然也有幾分本事,一道招牌驢肉令葉知魚與郭百忍吃得贊不絕口。

    段玉卻端著一杯竹葉青細細品味,功聚雙耳,一些細細的聲音被不斷放大,進入耳內。

    三教九流匯聚之處,往往也是探聽情報的最好場所,特別是烈酒下肚,醺醺然之際,一些平時不怎么吐露的話語,也盡皆宣泄而出。

    最令段玉注意的,還是一個消息:

    “八賢王最近要辦詩會,天下才子匯聚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八賢王?”葉知魚茫然地抬起頭,嘴角還有一絲醬汁。

    “此乃先君第八子,國君上位之后,封為王爺,據說其人廣顙豐頤,嚴毅不可犯,名聞天下,民間多稱八賢王!”郭百忍解釋道,又有些搖頭:“今上繼位之后,八賢王僻居王府,不問政事,只與詩人墨客交往,當是避嫌之意!”

    “避嫌……呵呵……”段玉聽了,卻是笑而不語。

    能稱賢王的,怎么看都是國君的眼中釘肉中刺,這位八賢王后來下場也不怎么樣,數年之后便以謀逆大罪被剝奪王爵,幽居監禁,再過幾年更是一杯毒酒賜死了。

    至于此人到底有沒有反心,或者怎么露了痕跡,當時苦修的自己也沒怎么注意。

    “國君已立,八賢王再怎么避嫌也是無用,傳聞之前還爭過大位……”郭百忍嘆息:“特別是這名聲,就是取禍之源!”

    “此言在理!”段玉敬了杯酒,有些嘆息。

    有著這名聲,新國君便萬萬容不得,接下來削其黨羽,毀其羽翼,更是必須。

    雷霆雨露皆是君恩,到了最后黨羽削盡,名聲盡毀,就真是生死在人一念,很少有人能如此坦然接受。

    而稍微反抗,便是有著怨望,更該殺!

    這完全就是個死結!

    反正看明白這是一個大大的坑,段玉下定決心要遠遠避開。

    ‘要說起重生,寶藏隨手可拾啊……光是記得慶國日后誰能發家,誰還在低谷,完全可以上去投資,未來必然十倍百倍地獲得回報。可惜……我就記得這幾年,隨后就入山修道了……’

    一入道門苦修,自然對世間之事淡漠,除了一些關鍵大事與大國變化之外,其它便很少關注。

    倒是道藏之類的消息關系自身,記了不少,再有就是幾次下山游歷見聞。

    好在曾成就元神,過往記憶事無巨細,歷歷在目,往往一個名字便能引申出許多。

    ‘此次來慶都,那些政壇大佬未必看得上我,但還有一些身處微末之中的,倒是可以好好攀一攀交情,日后肯定能用上!’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時間入夜,渭君祠外。

    國都之中,肯定有著宵禁,不準行人深夜上街,是以段玉三人都換了夜行衣,遮掩住面容。

    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中,在外面接應的段玉精神一振,看著葉知魚從內墻中翻了出來,不由問著:“怎么樣?”

    “到手了,就是廟祝似有些發覺,我特意吹了些迷煙進去!”葉知魚笑得仿佛只小狐貍。

    這種偷雞摸狗的事情,本來就是他們所擅長的。

    “沒有傷人就好,更何況……我們還是用一支純金的金步搖去換呢!”段玉見到葉知魚的收獲,頓時點頭,又想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要想獲知這個線索,換成其他人來,不知要經歷多少艱難險阻,但對自己來說,就是這么簡單。

    此時也不說話,示意撤退。

    三人慢慢轉過一條小巷,冷不防對面也冒出幾個人影來,彼此都是一驚。

    段玉細細一看,只見對方身穿夜行衣,居然跟自己一樣,都是出來晚上干活的家伙,不由有些想笑。

    能這么巧合,也實在少見。

    兩撥人忌憚地對峙片刻,對面一個領頭者就沙啞地道:“大路朝天,各走一邊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!”

    段玉自己也是夜行不軌之人,可沒有當良好公民,將巡捕司招來的打算,立即點頭,兩撥人警惕地交錯而過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葉知魚長出口氣之時,她手中的金步搖卻是忽然金光一閃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你們給我站住!”

    對面的黑衣人眼睛瞇起,這似乎是……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段玉嘆息一聲,毫不猶豫地動手!

    當斷不斷,反受其亂!

    此時大家都夜行蒙臉,各懷鬼胎,還指望談判退讓就是白癡,狹路相逢勇者勝!

    咻咻!

    他率先發難,右手一揚,數道白光飛出。

    那是一柄柄鋒利的小刀,近距離以他的力道扔出,宛若箭矢!

    飛刀刺入要害,鮮血飛濺,對面幾個黑衣人一聲不吭就倒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領頭者大駭,他根本想不到,對方竟然動手得如此果決,又如此狠辣!完全不是普通的小蟊賊,不由心里大悔。

    但此時已經來不及,看到段玉動手,葉知魚也毫不客氣地抽出腰刀,往最近的一個黑衣人身上一捅。

    “好膽!”

    領頭者目眥欲裂,手一掐訣:“五方真鬼,給吾鎮壓了!”

    揮手之中,幾道黑色的鬼影便撲來,發出桀桀怪笑,想要壓在段玉等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又是魘鎮之術?”

    段玉見此,頓時冷笑,右手浮現印刀,整個人不退反進。

    吼吼!

    在他體內,一轉木印轟鳴,作為印紐的螭吻更是仿佛活了過來一般,龍睛注視而上。

    那鬼影驀然發出一聲凄厲的尖嘯,整個虛影一下炸開。

    《洞玄經》有云:“法印照處,魅邪滅亡。”

    段玉此時都不需凝聚精神氣血,只是本命道印一動,便震碎妖邪,令那個領頭者遭到反噬。

    “你也是煉氣士?”

    對面的黑衣人驚呼一聲,旋即脖子就被抹過,鮮血飛濺。

    剎那間,對面一行便被當場殺盡。

    “公子……抱歉……”

    郭百忍怔怔望著這幕,有些苦笑:“我一時無法反應……”

    “這很正常,你去補刀!”

    這便是投名狀,郭百忍心知肚明,摸出匕首來,眼中就帶著狠色,一一補刀過去。

    “成了!”

    段玉打開靈眼,又默默持咒,消抹去從神通方面追查的線索。

    只是這時,但聽一聲龍吟,不由抬頭,見得一幕奇景。

    紅光沖天,蔓延數十里,其中又似有著一條蛟龍,隱現一鱗半爪,怒吼而下。

    不遠處,腳步聲與火光接連閃現,顯是巡禁的士兵到了。

    ‘那個用五鬼鎮我的人,魘勝之術的道行是牛吉道人的十倍……但在慶國國都之中,受到龍氣壓制,才只有那點修為?郭百忍也是受到了震懾?’

    段玉心中若有所思,帶著三人,飛快回到下榻的旅店。

    “這件事……你們怎么看?”

    當下點燃蠟燭,換了衣裳,這才慢悠悠地問著。

    “公子實在決斷至極,否則略微拖延,被巡查士兵尋來,我們便一個都逃不了了!”郭百忍此時,才發覺冷汗已經浸濕后衫,不由拱手說著。

    “大哥……”葉知魚望著手里的金步搖:“我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必怕,取寶之中,有些艱難險阻,卻是正常,過了便好了……”段玉安慰著,心里卻是忽然明了,這并非葉知魚的機緣,所以取寶之時,便橫生波瀾:“那些人的身份也不必問,我們就當不知情!明天一早便出城!”

    郭百忍聽了,立即在心里暗贊。

    無因之案最難破,自己一行與那幫黑衣人無冤無仇,殺完人就跑,想必那幕后主家,也必一頭霧水,兼郁悶非常吧?
16步舞曲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