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0小說網 > 問道章 > 第四十三章 斬殺

第四十三章 斬殺

800小說網 www.dhhmvq.live,最快更新問道章最新章節!

    青澗山深處。

    暴雨初歇,烏云未去。

    “道長……因為暴雨,掩蓋了那賊子的痕跡……”

    幾個追捕能手披著蓑衣,匯聚一起,向尋云老道稟告:“我等實在無能為力啊!”

    “真是無用!”

    尋云老道冷哼一聲,望了望天色:“也罷!老道算得一時半刻不會有雷,那便看我元神出竅,找到這賊子的蹤跡!”

    道門元神,乃是一個分水嶺。

    一旦結成元神,普通的物理攻擊,九成九便要失效,并且縱掠如電,大成級別的元神甚至能日行千里,夜行三千里!以氣御物,附體奪舍,幾乎無所不能。

    只不過,如此神通,也有著危險。

    比如……很容易遭雷劈!

    并且,新鮮出爐的元神,雖然不懼普通刀兵,卻最容易遭到風火之劫!

    風乃地府陰風,最容易吹散元神,火乃大日真炎,同樣對元神很有傷害。

    只有接連渡過這兩大劫數,元神才能日游夜游,無所顧忌,算是小成。

    小成的元神,凡物難傷,只是依舊不能附體奪舍,重活一世。

    這尋云老道只敢在烏云下出竅,不敢暴露在陽光之下,顯然已經修成了元神真人,甚至渡過風劫,卻未曾渡過火劫!

    “你們護我肉身!”

    老道低呼一聲,盤膝而坐,一陣陰風就撲了出去。

    剩下幾個大漢面面相覷,望著老道的肉身,愣是不敢動作。

    煉氣士三花聚頂五氣朝元,修煉出無漏道體,便是為了元神出竅而準備,此時這老道的無漏肉身,氣息若有若無,乃是進入了龜息境界,足足能撐過七日。

    當然,若是七日之后,元神還未歸來,這肉竅必死。

    到時候,元神若還沒有修煉到能附體奪舍的境界,便只能去做孤魂野鬼了。

    元神的視野,與凡人登時不同。

    那茂密的叢林、泥濘的路面、叢生的荊棘藤蔓、乃至兇物毒蟲,都是無所顧忌,直接穿行而過。

    甚至,尋云老道功聚雙目,還能隱約看到一絲絲人氣的痕跡。

    后方有著某尊存在守護肉身,他對此十分放心,毫無顧忌地開始探尋起來。

    在類似靈界目光的注視下,縱然段玉十分小心,也是暴露出痕跡,甚至如同沙漠之上的腳印一般明顯。

    尋云老道心里冷笑,追了過去。

    忽然間,他的元神一個激靈,一股巨大的危險感驟然襲擊而來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疑惑當中,他就看到了一個人,那個他苦苦追尋的人!

    對方頂上三花濃烈,靈竅已開,呼應五氣,赫然是一個煉氣士!

    “居然是修煉之人!難怪你要去玄云山,這都是故意的!”

    尋云老道幾乎要咆哮出聲,但下一刻,一種幾乎將元神凍結的冷冽,便將他牢牢包裹。

    紫紅色的光芒遍布,尋云老道最后只聽得一聲清鳴,那是長刀劃破虛空的聲音。

    嗆!!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片刻后,盤膝而坐的尋云老道一躍而起,倉惶如喪家之犬,摸著自己的頭顱:“吾頭安在否?”

    “道長?”

    看到他這幅模樣,周圍守護的人都是嚇了一跳:“到底出了何事?”

    “大兇,速退!”

    尋云老道一口鮮血幾乎到了喉嚨,又被強行咽下,臉上多了幾絲不正常的紅暈,連連發號施令,命令撤退。

    通過元神感應,已經幾乎嚇破了他的膽子。

    那種大兇之物,怎么可能現世?怎么可以現世?

    剛才雖然對方不知道為何留手,但一絲兇煞之氣也是侵蝕元神,令他道行大減,此時非但無法再次施展法術,甚至比普通人都不如!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看到儼然陸地神仙一流的尋云道長都變成這樣,幾個搜捕之人對視一眼,都是從各自的臉上看到了驚懼:“我們走!”

    此時沒有什么說的,都是立即回撤。

    沙沙!

    沙沙!

    突然間,微風拂過。

    尋云老道一個小心還未喊出口,便不由瞪大眼珠,看到一條黑影從密林中竄出,雙手持刀,斬向一名面貌普通的大漢。

    “殺!”

    那刀鋒利無匹,勢若萬鈞地落下,刀煞轟鳴,如神似魔,凍結周圍人之心神,毫無阻礙地將目標一刀兩斷。

    甚至刀勢不休,紫紅色的光芒一閃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虛空之中,隱約出現一個赤紅色的光影,此時發出一聲不似人間的尖嘯,被斬為兩半。

    可怕的兇煞之氣一沖,頓時就將此人影抹為虛無。

    一刀在手,鬼神不留!

    “此……此種兇刃,為何會落到你手上……”

    尋云老道趴在泥水之中,狼狽不堪地盯著段玉手中的妖刀鬼切,雙目失神:“你剛才故意以刀音嚇走老道,追而不殺,就是為了順藤摸瓜,找到我們?果然好心計!”

    “道長過獎了,若不是你們苦苦緊逼,我又何必如此?”

    段玉刀刃連斬,將另外幾人殺了。

    這鬼切吹毛斷發,殺起人來也是如同砍瓜切菜,輕松無比,重點還是滴血不沾……當然,或許刀刃有血,被它自己吞了。

    ‘此刀兇頑,被殺者恐怕連魂魄都跑不掉,滅絕一線生機,十分不祥,日后能少用就少用……’

    如此大兇之器,持者大多不得好死,段玉心里也在暗暗警惕。

    此時刀刃一指,就對向了尋云老道。

    被這么一柄兇刃對準,縱然元神真人,面色也不由變得十分不自然起來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我修道一甲子,想不到今日要斃命于此!”似是看出段玉的決心,尋云老道不由苦笑。

    實際上,他心里更是不甘。

    若是早知道對方手里有這么一柄對元神都能產生傷害的兇煞妖刀,他肯定不會傻乎乎地沖上去。

    以元神之能,若是縱掠來去,謹慎拉開距離,只以法術轟擊,這個修為低微的小子,又怎么是自己的對手?

    可惜,一子不慎,滿盤皆輸!

    “莫非玄云山上藏著的,便是這柄妖刀?”到了生命最后,尋云老道最念念不忘的,居然還是這個。

    “非也……那里只是有著一處封閉的道藏,只能供應女修……”

    段玉上前一步,輕聲說著。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……那天獲得好處的,是你的侍女吧?”尋云老道慘笑一聲:“老道雖略有猜測,卻還是不信……奈何奈何……”

    想破他的腦袋,也想不到會有著段玉這種人,將大好處讓給丫鬟。

    當然,葉知魚是他義妹,并非丫鬟,但還是這個道理。

    真正上位者,哪有這種覺悟?

    因此,縱然有些懷疑,尋云道人還是選擇了首腦的段玉追擊,卻落得這個下場,當真是咎由自取。

    “你的遺言就這些么?”

    段玉來到尋云老道背后,舉起妖刀。

    在他眼中,這老道元神已經被煞氣侵蝕,如同冢中枯骨。

    畢竟,這可不是他之前握住刀柄所接納的考驗,而是刀刃上真正的煞氣!

    論強度,起碼也是一百倍的差距。

    此種威力,之前那個神祗都被一刀斬殺,了無痕跡,此時的尋云老道雖然茍延殘喘,但已經連使用一張符箓的余力都沒有了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我是八賢王養的客卿,你不能殺我!”死到臨頭,尋云老道卻還是拼命掙扎起來。

    他連日光之劫都沒渡過,距離附體奪舍還有很長的一段距離,現在死了就是真的死了!

    更何況,那柄妖刀之可怕,他親眼見到,一旦被斬殺,就是形神俱滅!連入陰曹地府的資格都沒有。

    “我早就知道了,又如何呢?”段玉眼珠一動,忽然問道:“那天為何八賢王突然離去?”

    這一點也是他最疑惑之處。

    生死關頭,尋云老道和盤托出:“宮中急訊,慶國國君心疾發作,竟在召見朝臣之時當場昏迷,后來招太醫看了,說是要靜養,沒什么大礙……”

    “國君心疾?!”

    段玉神色怔怔。

    前世的慶君,似乎也是因為這病去的,看來是年輕的時候就落下了根子,就是不記得他是不是青年之時就發作得這么嚴重了。

    “道友你還想知道什么,老道知無不言言無不盡……”

    尋云老道望著搭在自己肩膀上的鬼切,簡直是汗毛倒豎,臉上也不由帶了一絲諂媚。

    越是修煉有成,越是怕死!

    見識過了高層的風光,甚至只差幾步便可多活一世,尋云老道又怎么舍得這花花世界?

    “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段玉搖搖頭,鬼切毫不猶豫地揮下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血水飛濺,落在刀身之上,紫紅色的光芒一閃,竟然令鬼切都發出嗡鳴,似乎很是滿意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,我此世殺的第一個元神,竟然是你!”

    段玉緩緩收刀,看著尋云道人的元神做了鬼切的血祭,神色淡漠。

    放走此大敵,自然不可能!

    不說會暴露鬼切這底牌,就說招惹了一個元神真人,從此不死不休,真正讓尋云老道準備萬全再上門來,自己肯定就不是對手。

    所以,只能殺之!

    “看來是一個只渡過了風劫的元神……竟然敢在白日出竅追我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此時烏云終于消散,久違的陽光灑落。

    而段玉見到這一幕,卻是若有所悟。

    不渡過烈日之劫,縱然有著烏云遮擋,尋云元神的實力能發揮一半便不錯,他太過大意,加上自己有妖刀之助,有心算無心,終于一舉成功,這實在僥幸!
16步舞曲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