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0小說網 > 問道章 > 第一百零四章 趕路(求訂閱!)

第一百零四章 趕路(求訂閱!)

800小說網 www.dhhmvq.live,最快更新問道章最新章節!

    東陳。

    鵝毛大雪飄飛。

    一處院落之內,葉知魚穿著大紅棉襖,望著窗外雪花,喃喃自語:“過年了呢,轉眼間,便是慶歷十八年,也不知大哥二哥如何了?”

    此時的她,一身清氣縈繞,目光瑩瑩,顯然已經完成百日筑基的修煉,正式奠基入道。

    “葉姑娘,郭某求見!”

    正凝神間,屋外傳來一個聲音,是郭百忍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郭總管,快請進來!”

    葉知魚上前開門,郭百忍裹著一蓬雪花入屋,尷尬一笑:“冒昧打擾姑娘,只是剛剛接到慶國消息,主公與秦校尉已經決意出奔,前來東陳與姑娘匯合,讓我們立即準備,接應錦鯉幫一行……我算過了,大概有著十戶。”

    郭百忍自從筑基之后,修行起來一步一個腳印,極為踏實,進度卻也極快,令葉知魚都隱約生出幾分自慚形愧的感覺來。

    “十戶……”葉知魚一怔,旋即怒發沖冠:“后面來的佃戶也就罷了,原本錦鯉幫的兄弟都是受大哥庇護,才能成長,居然如此忘恩負義,實在可恥!”

    郭百忍卻是苦笑:“人各有志,更何況有家有業,強求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葉知魚起身,踱了幾步,還是搖頭:“我得回去,其他人的不管,但那十家忠誠之輩,可不能丟下……”

    她畢竟也是幫會出身,知道不論從哪里東山再起,第一批心腹手下很關鍵。

    若是有了這十戶,完全可以抵得平時數年積累,隨后便可以滾雪球了。

    “這個……萬萬不可!”

    郭百忍卻是個有主見的,直接給攔住:“那十戶走白毫山商隊的路子,絕無問題,關鍵一路,反而是在主公!聽聞前些日子慶國政變,原本的國君被弒,八賢王上位……若我們再回去,豈不是更加讓主公束手束腳?”

    他們都是之前隨段玉去過慶都的人,自然知道段玉如何與八賢王結下梁子。

    “可惡!”

    葉知魚恨恨咬牙:“我的修為還是太淺薄了,若我是元神,當能助大哥一臂之力!”

    一念至此,又不由望著陰沉的天空,內心默默祝禱:“大哥二哥……你們一定要平安無事啊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同一時間,段玉哈著白氣,望著飄雪的天空,不由嘆息:“慶歷十八年,時間過得真快,我也十八歲了啊!”

    十八歲的少年元神真人,說出去絕對會嚇呆一大片。

    至少旁邊于靜白的神色就很不對,幾乎以為他是什么轉世重生的老怪物了。

    “你們干嘛這么看著我?”

    段玉見了,卻是無語:“游神御氣的附體奪舍境界,實際上并非真正轉世,而是奪舍,哪來的胎中之迷?若我是奪舍之人,原本就是游神御氣的修為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主公似乎對修道境界十分清楚?”

    正在駕車的蕭靜風回過頭來,笑著問道。

    “只是機緣巧合間,得過一些典籍,略有所聞罷了……”段玉隨口說著:“你們兩個也都到了無漏道體的境界,接下來便是專心養護精神,磨練心境,準備渡心魔劫!”

    “唯有渡過心魔劫,才能元神出竅,只是此時的元神十分脆弱,不能遇大風,也不能見陽光,見風如刀割,見光如火焚!唯有慢慢培煉,將元神壯大,才能嘗試去渡過地府陰風之劫,還有真火之劫,從此日游夜游,再無限制,元神御劍,飄渺似仙!”

    實際上,到了無漏道體的階段,打坐修煉,增強法力什么的,都沒有多少意義。

    反而應該下山歷練,增長見識,培養心境,這才是應對心魔劫的正途。

    是以這蕭靜風與于靜白兩人原本就到了下山游歷的時候,丹誠道人將他們派出來,也不能算耽誤修行。

    不過雖然剛剛修煉出來的元神十分脆弱,但也不是只能一味龜縮在肉身之內,還有一處地方可去,那便是陰曹地府!

    此乃本世冥界,專門供陰神鬼魂居住,元神自然可以往來無礙,如魚得水。

    段玉對此處也很有興趣。

    因為那尊幕后黑手的大本營,必然是藏于陰曹地府之中,是為大夏龍庭!

    龍庭者,歷代皇帝魂歸所在,也有忠臣良將與英靈護衛,可以說是一朝陰神的大本營。

    而大夏龍庭,乃是真龍之庭,非是慶、東陳此種蛟龍可比。

    當年說是一夜覆滅,段玉更加傾向于潛藏隱匿,躲在背后攪動風云。

    只是畢竟是陰神,再怎么跑,也逃不過陰曹地府的范圍。

    若想抓住那只幕后黑手的真正蛛絲馬跡,陰間不可不去,但冒然追查此事,肯定有著極大危險。

    別的不說,光是上次那一尊刺殺的神靈,若是在陰間相遇,對方可以全力施為,段玉卻只有一個元神,八成便要不敵,甚至連跑都跑不掉。

    “至于元神出竅大成之后,則是要尋找天地間的天罡地煞之氣,用來淬煉元神,如果說之前是被動渡過劫難的話,此時便是主動尋找磨練,從而令元神堅韌無比,到大成便可附體奪舍!只是這天罡地煞之氣乃是僅次于雷劫的毀滅之力,歷來直接死在突破過程中的元神真人,也是為數不少……”

    段玉續道,有些不勝唏噓的樣子。

    而聽到這些,蕭靜風與于靜白也是神色幾變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馬車嘎噠一聲,陷入凹陷中,驀然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秦飛魚跑下去看了看:“靈符失效,馬匹也跑不動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無妨!”

    段玉又取出兩枚青銅符,一枚拍在馬車上,頓時令車身變輕了許多,另外一張拍在馬匹身上,兩匹駿馬頓時嘶吼一聲,又有了力氣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這大雪也是幫了我們的忙,路途艱難,也困住了可能的追兵!”

    段玉大笑。

    “關鍵還是這符,妾身在白毫山修習多年,也未曾見得如此神效的符箓……”于靜白眸中帶著好奇之色。

    “此乃元神之符,效力自然比普通符箓好點,更不用說還有我的獨門手段在內……”

    段玉笑了笑:“若是你們兩個想學,突破元神之后,我可以教導你們!”

    篆刻師功法,顯然牽扯甚多,不宜傳授。

    但普通的攻金法門,縱然學成了也只是一個高級匠人,段玉之前就準備教授葉知魚,若是這二人經得住忠誠考驗,傳了也是無妨。

    “多謝主公!”

    蕭靜風大喜,在他看來,若能學到這么一門神妙的手段,也不枉自己為對方效力多年了。

    這就跟那些江湖中人為了拜師學藝,不惜賣身為奴為婢一樣。

    “過了后面的關卡,就到了葉州!”

    風雪隆隆中,一輛馬車以違反常規的輕盈姿態,奮勇前行。

    而當重新啟程之后,段玉望了望周圍地形,對比了下地圖,做出判斷:“接下來只要橫跨葉州,進入東陳,我們便算安全了。”

    之所以如此肯定有危險,還是因為自身官職氣運消散之故。

    早在數日之前,段玉就發現不僅金牌令符之上的龍氣消退,甚至就連自身的那一份每日可吞的官氣,也是徹底消失。

    而他還沒出慶國國境,也沒有主動上書請辭,很顯然是被革職了。

    先是革職,接下來查辦入獄的旨意想來也不會太慢,還是快馬加鞭,一路逃出慶國比較穩妥。

    至于錦鯉幫搬遷之事?他們跟自己一路才是累贅,甚至還容易受到波及牽連,是以全權交付給了白毫山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還給了東陳那邊葉知魚的聯系方式與信物,讓對方做好準備。

    “大哥……莫非日后我們就要在東陳安家?”

    秦飛魚的神色有些奇怪,蕭靜風與于靜白亦然。

    畢竟慶國與東陳還是敵國,感情上有些難以接受。

    “或許吧……”

    段玉模棱兩可地回答:“只是你們不能大意,這葉州之路,可未必一帆風順呢!特別是飛魚,這次我們可能要跟你的老上司對上,或許還要再加上我的一幫同僚……”

    雖然天降大雪,趕路不便,但消息傳遞可沒有那么復雜。

    不論是道法,還是軍方的飛鷹傳信,肯定都早已到了葉州。

    “大都督?”

    秦飛魚下意識地縮了縮脖子。

    很顯然,陳策的精明強干,還有可怕武力,已經在他心中種下了深刻的印記。

    而見到這一幕的段玉,卻是若有所思:“我現在倒是希望陳都督親自前來了!”

    “為何?”

    “不當著你的面,將他打個落花流水,再剝下饕餮兇甲作為戰利品,或許你便走不出他的陰霾……兵家武道,怎么能在心中有著一座難以逾越的巨山?”

    段玉輕笑道。

    “擊敗陳策?此人可是兵家二重的高手,手下饕餮營,或許是慶國第一精兵!可比上萬大軍!”

    蕭靜風一怔,旋即冷靜分析著。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大哥不必擔憂,我雖然敬重陳策都督,但草原黑山之行,早就讓我想通!縱然他站在我面前,各為其主,我也會拔刀就殺!”

    秦飛魚撫摸著手中戰刀,眸光鋒銳。

    “很好,這才是以武入道的心態!”
16步舞曲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