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0小說網 > 問道章 > 第一百零五章 射殺(1700加)

第一百零五章 射殺(1700加)

800小說網 www.dhhmvq.live,最快更新問道章最新章節!

    “實際上……陳策只是兵家第二重境界,不過靠著鎧甲兵器之利,才能堪比第三重軍氣神通的大將!”

    馬車之內,段玉侃侃而談,頗有點評天下英雄的架勢:“按照大陸上不成文的規定,只有兵家第三重者,才可稱真正的名將!為何?因為兵家雖然武力強橫,但真正強大的還是在于領軍征戰!一名擁有五千兵馬的兵家一重,圍殺一個單槍匹馬的兵家高手,完全沒有難度……”

    對于那些強行將道家境界與兵家境界相類比的人,段玉更是非常無語。

    明明就是不同的修煉道路,怎么可能還特意劃出什么什么境界戰力相當之類的規定?簡直是搞笑。

    真正的高手,就是因時制宜、因地制宜,靠著累累功績而證明。

    比如一個兵家一重,以武入道的高手與元神真人,單打獨斗的情況下,近身則兵家必勝、拉遠距離后元神肯定能將對方拖垮,而一旦兵家高手帶上千軍萬馬,那縱然游神御氣,也只能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那些聞名遐邇的強者,就是準確知道自己的斤兩,并且努力不在任何劣勢情況下與敵人交手。

    放在大陸上,兵家第三重,能生軍氣神通,不論是撒豆成兵還是草木皆兵,雖然數量不可能超過一百,但也是意味著不論何時何地,都能叫出一隊忠心耿耿的親兵,有利于兵家大將發揮,這才是大陸上‘名將’的定義。

    “實際上……真正的名將,不僅要會練精兵,更要因勢利導,上知天文、下知地理、士卒歸心,方能為帥!否則的話,縱然達到兵家第四重境界,降龍伏虎,也不過一個千人敵的無雙勇將而已!”

    兵家第四重,是為降龍伏虎,有著龍虎大力。

    這時候的將領若披上重甲,簡直就是一架人形的殺戮機器,可怕非常。

    饒是如此,也不過只是一個勇將格局罷了。

    更關鍵的是,縱然有著龍虎大力,也會疲倦,歷史上就有著兵家四重的高手,被萬人大軍圍困,鏖戰三天三夜,終于力竭而亡的故事。

    “是以飛魚你不僅兵家修煉不能落下,兵書更是要好好讀讀,最后可不能留落一個有勇無謀的下場!”

    段玉殷殷叮囑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的,大哥!”

    秦飛魚感動回答。

    看著他這樣,段玉心里嘆息一聲,還有一句沒說:‘只是若一條道走到黑,真正成就傳說中的兵家至境——第五重刀槍不入,又是不同!完全可以以力破巧,一力降十會!’

    兵家第五重刀槍不入,就完全是肉身成圣一樣的境界,身軀可怕無比,水火不侵、刀槍難傷,更兼力大無窮,從無耗竭之虞,可以說沒有絲毫弱點。

    這樣的一個人,縱然出動數萬大軍,也圍攻不死,反而可能被對方一個人打崩潰!

    能修煉到這種程度,哪怕兵書一字不懂,也是無雙名將!甚至能以一人左右一國之興衰!

    如此境界,與道家雷劫不滅、儒家耳順神通一般,都是傳說中的存在,令無數人向往。

    只是如今的云瀾大陸上,兵家四重的高手雖然鳳毛麟角,前世的段玉還偶有耳聞,但五重的神話之境,卻是一次也沒有聽說過。

    段玉來此世之后,也知道因為非凡力量的存在,戰爭形式已經漸漸與異世不同。

    至少,領兵一方的大將必須有著一個武力準入的門檻,否則就極容易被刺殺,造成悲劇。

    因此,什么絲毫神通都沒有的白衣書生領軍,妙極迭出破敵什么的,就成了小說中的戲碼。

    要不然就是這個書生出自儒家,還是修煉的儒將!

    望著如此的秦飛魚,段玉忽然摸了摸下巴,感覺親手打造出來一個名將,滋味也非常不錯,不由問著:“你覺得饕餮戰甲如何?雖然此甲配合饕餮精兵才是最佳,但光是拿來護身也很不錯啊,還有那柄方天畫戟,完全可以當槍來用!”

    秦飛魚不由有些無語:“我修習的是龍蛇陰符經,日后縱然要練精兵,也是龍蛇精兵!”

    “未來的戰爭很精彩,多練幾支精兵,有備無患么!”段玉笑了笑,不由想起日后。

    前世由于大夏幕后黑手的挑唆,整個大陸大亂,戰爭烈度也是不斷升級。

    到了最后,普通軍隊已經幾乎不堪使用,唯有精兵、道兵等精銳力量大放異彩。

    自己知道這個趨勢,自然要順勢而行。

    “越說越離譜了……”

    于靜白翻了個白眼:“不知道的,還以為饕餮戰甲是你囊中之物呢!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說得也是,只是人無傷虎意,虎有害人心啊!停下!”段玉命馬車止住,望著前方的關隘。

    過了那里,就真正進入葉州范圍。

    只是此時,段玉瞇著眼睛,打量了一會,忽然冷笑:“你們準備棄車,我去打個招呼!”

    “主公?”

    蕭靜風一怔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沒事,你們雖然作普通人打扮,但還是不要出手,以免被認出來,對白毫山不利!”

    段玉擺擺手,讓秦飛魚持著神風弓,背負箭囊,與自己來到關前。

    大雪飄飛,天地嚴寒,關隘上的守兵也不多,懶洋洋的。

    這座關卡位于兩座大山中間,扼守要道,修建得足有五六丈高,常年駐扎八百守兵——關鍵時刻,利用地形狹窄,難以圍攻的便利,抵擋十萬大軍數日都不成問題。

    “大哥?”

    望著段玉凝重的眼神,還有停下的腳步,秦飛魚瞳孔一縮。

    段玉的腳步在關卡前停的十分有講究,剛好在墻上弩箭的發射范圍之外!

    如此作派,必是肯定此關有著敵意!

    “不用等了,此子狡猾非常,肯定已經看破!可惜……若是這一行進了關,那就如甕中捉鱉了!”

    關隘之內,一人嘆息一聲,走了出來,身后跟著大批護衛:“段玉……真是久違了!”

    他聲音清越,朗朗而下,顯然內功修為深湛,絕對是宗師之境。

    “原行人司鎮撫使胡德?你又被重新啟用了?”段玉一笑:“當日國君免你的職,當真是明見!果然投敵了。”

    “牙尖嘴利的小子,城下之人聽著,奉新國君之命,巡城銀章段玉草菅人命、罔顧國法、導致天怒人怨,現革除一切本職官品,就地格殺,株連三族!”

    這人果然就是胡德!他盯著段玉,眼角抽搐,怒火更甚。

    一朝天子一朝臣!

    當夜崔山血洗王宮,康為雖然是太監總管,但頗有氣節,血戰至最后一刻,罵賊而死。

    剩下的行人司司正劉念也是國君心腹,縱然想投敵崔山也不信任,更何況……當日查抄武云侯府的就是他,也沒話好說,崔山登基第二日就將他跟一干前君鐵桿開刀問斬,據說此人深遭崔山之恨,特命剮刑,割了九百九十九刀方死!

    而新君上位之后,自然要‘撥亂反正’。

    總體而言,就是進行一場清洗,像行人司這樣的特務機構更是在所難免。

    好在崔放前些日子免去胡德的職務,反而幫了他的大忙,摘掉了前王黨的帽子,再加上立即投靠效忠,得到重用,官復原職,并且負責捉拿要犯!

    對于閑賦在家的胡德而言,這當真是意外之喜。

    雖然正式的旨意還在路上,但通過飛鷹傳訊,胡德又是行人司的老上司,被免職也沒有多久,重掌權力毫無難度,立即張開大網,就等著段玉上鉤。

    “話說權力是男人最好的良藥,此言當真不假……你看胡德這精氣神,中氣十足的樣,簡直還能再干五十年!”

    段玉聽著圣旨,挖了挖耳朵,對秦飛魚道。

    被免官免職,論罪處死,早就在預料之中,絲毫不能令他心里起著波瀾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人?秦飛魚是他的死忠,蕭靜風與于靜白也早早有了心理準備。

    而所謂的圣旨,一旦沒有人遵行,那跟廢紙也沒有什么兩樣!

    “大哥可是要我們從山里走?”

    秦飛魚看了看地形,雖然兩邊大山巍峨險峻,但對于他們這一幫人而言,當真跟平地也沒有什么兩樣。

    只要棄了車馬,繞行關隘,就是海闊天空。

    “當然,我可不想一個關卡一個關卡地打過去!”

    段玉聳了聳肩膀:“不過離開之前,還是要給他們一個教訓,箭來!”

    轉身之際,他猛地一扭腰,接過青銅符箭,將神風弓拉滿,倏忽一放!

    咻!

    一道流星閃過,直取胡德!

    關隘上的胡德根本就沒有想到有這一出,縱然宗師級別的反應,也根本來不及令他做出什么閃避動作,就被一箭貫穿。

    轟隆!

    下一刻,一團火焰炸開。

    不僅胡德尸骨無存,更牽連周圍多名士兵,哪怕有著甲胄護身,也是殘肢斷臂齊飛,慘不忍睹。

    關隘上一片鬼哭狼嚎,秦飛魚望著這一幕,嘴巴卻是不由張大。

    如此威力的箭矢,若是多射幾箭,這關豈不是要不戰而降?

    他終于知道,自己大哥方才說的一個個關隘打過去,不是說笑,而是真的有著這個能力!
16步舞曲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