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0小說網 > 問道章 > 第一百二十五章 式神(為 何以問蒼天盟主賀!)

第一百二十五章 式神(為 何以問蒼天盟主賀!)

800小說網 www.dhhmvq.live,最快更新問道章最新章節!

    距離戰場不遠,漆黑的一個山坡上。

    幾名黑衣人正靜靜望著這一幕。

    “大人……柳生忠盛戰死了!”

    一名忍者飛奔而來,稟告著消息。

    首領身體一震:“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,誰能想到這群東陳人還裝備了強弩呢?武者沒于戰陣之上,也是死得其所!”

    “話雖如此,但柳生家的反應呢?”

    另外一人有些畏懼地道。

    柳生氏以武傳家,武藝精湛,多出劍豪,在出云國開有多處道場,影響力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“此事我會稟告家督,予以安撫!”最開始說話的首領咳嗽了聲,望著戰場,不由更加焦急:“怎么還未攻下,領戰的小次郎回去之后應當切腹謝罪!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已經看見京都騷動,一支足輕在騎士的率領下狂撲而來。

    “可惜……可惜……”首領見到這一幕,連連嘆息,一揮手:“命令小次郎撤軍吧,本家的精銳不能折損在此!”

    “嗨!”

    幾名忍者稱是退下,發出信號。

    不久之后,正在圍攻軍營的精銳有序退下,只有真正的浪人與土匪還在紅了眼地廝殺。

    “兼茂大師!接下來就拜托你了!”

    這首領向旁邊的某人低頭,誠懇地道。

    “請放心!”

    這人全身籠罩在黑袍之中,唯有一雙眸子竟然是碧綠的顏色,在漆黑的夜中十分顯眼。

    此時以尖銳的聲音回答,手中浮現出幾張紙式神,默默持咒。

    呼呼!

    沒有多久,一層迷霧便浮現出來,式神飛到半空,猛地膨脹,化為一個個奇形怪狀的妖魔,在一頭巨大黑狗的率領之下,步入霧氣之中,令迷霧范圍越發擴張,掩護著精銳的撤退。

    “兼茂大師的陰陽術,不論見過幾次,都是令人贊不絕口啊!”

    望著這一幕,首領臉上不由浮現出一絲笑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敵人退了!敵人退了!”

    商隊之中,望著敵人精銳如同潮水般退去,那些護衛不由歡呼出聲,士氣大振,將一幫倒霉斷后的雜牌軍砍翻。

    “進退有據,還有法師接應!”

    周大管事望著這一幕,不由喃喃著:“這絕對是軍中精銳,少主這次……只怕是做錯了,一腳踏入漩渦之中啊。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外面一眾披著竹甲的足輕終于殺入軍營,從后方向殘余的敵人發起了攻擊。

    他們一個個有若兇神惡煞,間或砍下尸體的首級,懸掛在腰間,作為軍功的證明。

    周管事望著這一幕,欲言又止,雖然有意命令留下幾個活口,但他心里清楚,真正的敵人是那一幫進退有度,走后連自己人尸首都要帶走的精銳,這一幫亂糟糟的土匪與浪人,跟替死鬼也沒有什么兩樣。

    “進攻!敵在霧中!”

    能看清楚局勢的,不僅僅是周大管事,村上三郎同樣怒吼著,催促手下的武士高舉火把,沖入霧氣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不要啊!”

    “鬼神發怒了!”

    旋即,就是一連串的慘叫傳來。

    借著火把熄滅前的最后光芒,外面眾人可以看到一個個猙獰的黑影在霧氣中出沒,頓時兩股戰戰。

    “該死的,是陰陽師!”

    一路策馬狂奔而回的公孫小白見到這一幕,頓時目眥欲裂。

    “陰陽師?”

    段玉頜首,在他看來,這不過就是道士的一個變種而已。

    同樣也是修法破關,不過他們的筑基之法就劍走偏鋒,有的是借助神祗之力,有的干脆與強大的妖怪精鬼簽訂契約。

    這就造成陰陽師中的良莠不齊,強大者甚至可以驅使鬼神為己所用,稱為‘式神’,弱小者干脆就反過來被式神控制。

    但掩護敵人撤退的這一位,毫無疑問,乃是個中翹楚。

    “段兄,請你出手,我必有厚報!”

    看到血流成河的營地,公孫小白心中滴血,咬牙切齒地道。

    “我盡力而為吧!”

    段玉與秦飛魚赴宴,順帶還帶上了姜寶與程金,自己人倒是一個不損,此時自然從容了許多,策馬上前。

    “誅邪退避,疾!”

    元神之所以被稱為‘真人’,便是因為能陣前演法,至少這百人不到,還是亂戰后的小軍陣,根本阻擋不了。

    而第二點,便是可以一念生咒,也就是一些低級術法可以做到瞬發,在斗法之中的優勢無與倫比。

    并且,這還只是普通元神真人,段玉比他們要更上一層。

    此時故意藏拙,用了個最普通的驅邪咒。

    但令他無語的事情發生了,施咒之后,那層迷霧立即如同薄雪遇到烈日一般,轉眼間飛快消融,現出藏匿其內的幾頭妖怪,還有一支撤離的人馬背影。

    “我們有法師大人相助,一定能夠勝利,給我追擊!”

    領兵的村上三郎也是個有見識的,立即嚎叫著,驅使士兵上前,用刀槍攻擊著式神。

    出云國之中,一些弱小的妖鬼,經常有被武士‘討取’的傳聞,因此正牌的士卒對于妖怪并非十分畏懼,在段玉驅散云霧之后,就更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似鬼非鬼、似神非神、似妖非妖、似精非精……這就是出云的式神么?”

    在段玉施法之后,一只只有頭顱,兩只耳朵變成翅膀的飛頭蠻嚎叫著,從天空中沖下來。

    段玉眼睛都不眨一下,拔刀一斬。

    鬼切鋒利無比,直接將這只飛頭蠻一刀兩段,落在地上,化為燃燒著的紙片。

    縱然已經兇威大減,但此刀對于陰魂神祗之流的殺傷力,依舊是無與倫比!

    殺了飛頭蠻之后,鬼切竟然發出嗡鳴,聲若鬼嚎。

    聽到這嚎叫的式神都是畏懼不敢上前,被士兵驅趕著沖開道路,咬上撤退精銳的尾巴。

    山坡之上。

    就在飛頭蠻被鬼切斬殺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兼茂陰陽師慘叫一聲,捂著頭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普通的式神若被斬殺,不過是損失一點元氣,日后還能召喚出來。

    但在剛才剎那間,他卻是感應到飛頭蠻已經真正消失,由此帶來的反噬,令這個陰陽師都頭痛欲裂:“我的飛頭蠻!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兼茂大師,究竟出了何事?”

    看到山下那一幕,首領不由面沉如水。

    “敵人有一個很厲害的法師,特別是他的刀……”兼茂勉強從地上爬起,目中露出兇光:“敢毀滅我的式神,他這是與我神社不死不休!”

    強大的式神,宛若精致的武器一般,可以一代傳給下一代,甚至有些鎮宗之寶的味道。

    這下被段玉砍死一個,怎么也復活不了,那就是底蘊被砍掉幾分之一,換成誰都得紅眼玩命。

    “不好,我們速走!”

    這時候,那首領駭然發現,段玉已經帶著人,向他們所在的山坡包抄而來。

    “殺了我的式神,我要他們都去死啊……死后的靈魂還要被鎮壓在神社的石頭之下,被人踩踏一百年!”

    兼茂忠實嘶吼著:“犬鬼!”

    之前沒入霧氣中的巨大黑狗浮現出來,用滲人的眼神盯著周圍之人,身上似縈繞著一股黑氣。

    “去!給我殺了那人!”

    兼茂忠實嘶吼著,一指段玉。

    黑狗點點頭,化為一道流光,飛撲下山。

    在半空之中,它形體忽然變化,皮毛裂開,現出猩紅的血肉,從中長出另外兩個頭來,變成了三頭犬,嘴巴張開,甚至嘴角都裂掉,大量森白的牙齒匯集,足以令任何一個普通人看了之后連做三日三夜的惡夢,落在段玉面前。

    “犬鬼?這應該是十分強力的式神了吧?”

    段玉好整余暇地看著這條半個身體都變成了大嘴的怪物:“雖然跟傳聞中的不相符,不知道是不是法術變異,但操縱它的人,肯定是條大魚!”

    他不知道前世這個公孫小白下場如何,但這一次目的十分明確,就是趁著這次襲擊,留下對方幾個有價值的頭目,激化雙方的矛盾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這犬鬼驀然發出一聲咆哮,當真是震動四野,攝人心魄。

    旋即,它就化為一道黑影,向段玉撲來。

    “死狗!滾!”

    段玉一念成法,幾道驅邪、鎮壓之類的符箓就落在犬鬼身上,令其狠狠從半空摔落地面,吐著舌頭。

    趁此機會,他大步向前,鬼切刀豎斬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股漆黑的血水飛濺,那犬鬼頭顱被切下之后,尸體立即迅速腐爛起來,發出惡臭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從山坡之上,驀然傳出一聲如狼的慘叫。

    赫然是那個兼茂忠實,在最厲害的犬鬼也被消滅之后,立即七竅流血地暈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不要走!”

    段玉懶得管這個半廢之人,大笑著向另外幾個頭目追了過去。

    黑暗中陰影一閃,立即就有三個忍者跳出來伏擊。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段玉卻是懶得跟他們計較,神擋殺神,佛擋殺佛,砍瓜切菜一般阻擋殺穿,來到那個首領面前。

    “閣下并非出云國人,為何要涉入進來?”

    那首領眼睛明亮,看到逃跑無望之后,竟然拔刀在手,并不是準備頑抗,而是準備自盡。

    “是你們先襲擊的我們商隊,還好意思問?”

    段玉嗤笑一聲,大手一抓:“想死?問過我沒?”
16步舞曲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