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0小說網 > 問道章 > 第一百四十一章 眷屬

第一百四十一章 眷屬

800小說網 www.dhhmvq.live,最快更新問道章最新章節!

    “大兄他們已去數月,何日能歸?”

    臨云港中,葉知魚站在碼頭,遙望繁華的港口,還有不斷進出的船只,面露憂色。

    這個時代的出海可不是什么安全之事,縱然有最老練的水手船工,也不敢拍著胸脯說能有十成把握安然回歸。

    自從段玉與秦飛魚出海之后,葉知魚便日日至此,遙望海濱,為段玉他們祝禱。

    ——按照出發前的安排,開春之后,郭百忍、葉知魚、于靜白等人便帶著家眷來到臨云港,在白云商會的安排下定居,等待著家人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大哥,若是你知道我已經快突破五氣朝元,一定很高興吧?按照靜白姐姐的說法,修煉到五氣朝元之境,道士的法術便很有用了……可惜,還是比不上郭管事,他已經突破至五氣朝元境界,又有著五行丹之助,勇猛精進,讓蕭靜風都嚇著了……”

    葉知魚望著大海,似是想到蕭靜風目瞪口呆的模樣,臉上不由泛起一絲笑意。

    旋即,她目光一凝,看到幾艘海船進入港口。

    “或許是大哥他們呢!”

    雖然明知道段玉跟隨的商隊有著十艘大翼,但葉知魚還是忍不住去看看。

    更何況,十條大翼出去,遇到臺風、妖精、海盜,能有五六艘回航,已經算是正常情況了。

    經歷了多次失望之后,這一次,在半路上,葉知魚就被一個氣喘吁吁的小廝給攔住了:“葉姑娘,來的……來的正是我們的船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葉知魚大喜,飛快跑到碼頭上,看著幾艘大翼與其它海船在源源不斷地卸貨,秦飛魚在一旁監督,旁邊是一群想要攀關系的商人。

    海運而來的無一不是緊俏之物,縱然當個轉手的二道販子也是很有利潤,并且還沒有多少風險,自然趨之若鶩。

    “三妹!”

    秦飛魚看到葉知魚,大喜上前。

    “數月不見,大哥二哥可好?”葉知魚已經淚眼婆娑,幾乎要哭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一切都好!我與大哥特意為你準備了手信!都是一些出云特產!”

    秦飛魚撓撓頭,憨厚地笑了:“郭先生、蕭先生可在?該讓他們來交接貨品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哥……大哥呢?”

    葉知魚左顧右盼,沒有發現段玉的身影,疑惑問著。

    “大哥在海上,這次未來……”看著小妹有些失望的面孔,秦飛魚道:“這次大哥決意在海上打下基業,我等應當全力相助才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晚,白云商會。

    蕭靜風、于靜白、郭百忍都在,堪稱濟濟一堂,聽著秦飛魚述說海上驚險,出云之人物風土,還有段玉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開墾海島?”

    蕭靜風早在段玉出海之時,就有著考慮:“此時北燕侵略草原如火,慶國新亂,無力阻止,恐怕未來數年,北地中原就要大亂,避之海外,倒也是個辦法!只是這銀錢方面……”

    歷來開墾等大規模基建工程,都是大投入慢產出,盈利要以數十年計。

    “大哥有言,這次海貿之利,還有我們的本錢,都可以投進去,做第一筆資金……此次我來,就是準備出手貨物,購買耕牛、糧食、稻種、收攬人才、奴隸,于秋季再次出海,入冬之前趕到羅定島!”

    至于第二筆資金,連秦飛魚都不知道在哪里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主公有命,我等自然遵從……郭兄!”蕭靜風望著郭百忍:“清點得如何?”

    郭百忍起身:“我已經與白云商會的人反復核算過,這次海貿之利,大概有著十二萬兩,其中扣除五萬五千兩本錢,凈得六萬五千兩白銀!當真是倍許之利!主公若要開墾海島,這海貿之利不應放下才是,或是另有考慮!為了我等安危著想!”

    “怎么?那慶國國君,當真追到了這里?”秦飛魚面色一變。

    “倒也并非明目張膽,只是我們發現白云商會附近多了一些探子,應當是來自慶國,行人司、軍方、神捕司皆有可能!”

    葉知魚輕聲說著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這東陳還真的不能再待了!”秦飛魚飛快做下決定:“明日立即發賣貨物,采購物資,準備一起出海!”

    雖然普通罪犯一旦出國,就不大可能受到多嚴厲的通緝,但段玉自然不同。

    最關鍵的,恐怕還是上了新任國君崔山的黑名單。

    這位過去的八賢王未必將王妃之死盡數算在段玉頭上,但肯定要計他一筆,還有葉州因為追捕而損失慘重,又是一筆。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本地公孫商會也似有異動。”

    葉知魚補充道:“似乎很緊張那位公孫小白的安危呢。”

    “此人還在出云,正在準備軍售……”秦飛魚臉都不紅地道:“如實相告便是……還有烏船長為證!”

    雖然后面他們可能算坑了公孫小白一把,但也只是誤傷友軍,互相利用而已。

    更何況,最后還賣了一個好給公孫小白,讓他轉售藤原家,雖然本意是為了平衡東西實力,但也有實打實的好處。

    “但人心鬼魅,不可不防!”

    郭百忍頓首道:“主公以基業交托,我等便該齊心協力,將其完好無損地帶去海島才是!”

    “哦?”秦飛魚眼睛一亮:“你有何策?”

    “無它,化整為零,借力打力罷了……”郭百忍相貌憨厚,此時卻頗有幾分指點江山的名士風采:“公孫商會在臨云港的勢力早空,此時恐怕是迫于公孫氏中的壓力,不得不問,卻也沒有什么,我們真正的大敵,還是慶國勢力,但此地乃是東陳,我等占據地利,便大有文章可作……”

    當夜,便有人去臨云港官府中投書,直言慶國奸細之事。

    作為一個經濟大港,官府對于其安全也是頗為重視,第二天便有精銳出動,搗毀了數個細作窩點。

    在慶國行人司等機構焦頭爛額之際,郭百忍卻是大大方方地舉辦了幾次商會,將從出云國辛苦販運過來的貨物高價賣出,順帶大肆采購,一副還要往出云國海運的樣子。

    至于采買的大量糧食,則是用出云國內戰做藉口,要做軍糧買賣。

    說實話,東陳這邊根本沒有出云國的什么消息,秦飛魚他們帶回來的是第一手,當真就令許多商人風聲鶴唳,有些不敢繼續往出云國做生意。

    畢竟,兵荒馬亂,對于商業的破壞也是十分恐怖。

    如此一番折騰之后,到了入秋之季,公孫小白也回來了,帶來了出云國東西合戰再起的消息,而蕭靜風一行也是早早將老弱轉移,旋即堂而皇之地帶領著六艘大海船,再次踏上了出海之途。

    “東陳……臨云港……”

    站在船尾,蕭靜風望著這個大港,不由有些感慨:“如此一來,我等算是徹底離開大陸了,也不知有生之年,還能否重新得回故土!”

    這次他們可謂麾下盡出,還留在臨云港中的,都是白云商會的故作疑兵。

    而此次之后,蕭靜風與于靜白也徹底跟白毫山斷了關系,為了避嫌,說不定還要宣布他們為叛徒。

    “一定可以的!”

    秦飛魚來到蕭靜風身后,笑道:“大哥經營羅定島,只不過是給我們預留一條后路,他才不會放棄大陸之志,不過……我預估我們回去之后,首先要面對的就是東海諸島,以及出云的國內局勢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得了些消息,是最新從公孫商會中傳來的,正好一起討教!”郭百忍也走了過來:“出云國真正亂起來了啊!”

    秦飛魚聽了,不由暗自翻著白眼。

    他可是知道段玉究竟在出云國做了啥好事的,心道如此還不亂起來才是怪事。

    這時,又聽郭百忍細細說著情報:“出云國正值內戰,自攝政平氏家督意外亡故,天守閣被焚之后,平氏陷入繼承之亂,其弟其子爭位,幾乎兵戈相見,趁此良機,藤原家家督千代誓師起兵,取得一場大勝,威震西國!”

    雖然藤原家是西國舊日的盟主,但自從上一次東西合戰失利之后,被削掉一郡,勢力已經大不如前。

    而平氏歷代攝政只要不傻,肯定也是分化拉攏,甚至分封親信旁支為西國藩主,監視鉗制藤原家。

    藤原千代要想成功上洛,擊敗平氏開幕,首先便得穩固自身根基。

    否則的話,若是他盡起大軍與平氏征戰之時,西國諸多藩主起兵作亂,藤原家的霸業便有一朝傾覆的危險。

    可以說,這次的平氏內亂,給了他極好的機會。

    “平家內亂,藤原家崛起,若說之前勝負是七三開,此時便有六四,而關鍵一點,還在出云大君!”

    郭百忍分析道:“平氏獨攬大權久矣,對王室普遍不太恭敬,據聞冬日還有旁支凍死者,逢此良機,若出云國君發出檄文,號召藤原家進京平亂,那藤原家便有五成天下人之勝算!”

    “郭總管算無遺漏!”

    秦飛魚心服口服,恭敬行禮。

    因為這些推演,段玉都曾經跟他說過,此時竟然大同小異,豈非英雄所見略同?
16步舞曲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