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0小說網 > 問道章 > 第一百四十八章 海將(為 utomarket盟主賀!)

第一百四十八章 海將(為 utomarket盟主賀!)

800小說網 www.dhhmvq.live,最快更新問道章最新章節!

    “水生!衛正召你!”

    正在舉著石鎖打熬力氣的水生聽見了,連忙一擦汗,來到大廳。

    水生這個名字,是因為他小時候被人在水里撿到而得來,此時不過十八歲,身體瘦弱,面如病鬼,但力氣卻是出奇地大。

    “二當……見過校尉大人!”

    看到秦飛魚,他張了張嘴,還是醒悟過來,連忙行禮。

    同時瞥了瞥周圍,發現姜寶、程金幾個也在,都是錦鯉幫的舊部,跟隨著段玉出奔的九家之一。

    至于楊彩、楊惟平兩個,卻是走了文官之路,不在武職系統。

    “起來吧!”

    秦飛魚笑了笑:“君上與我不會忘了幫中兄弟,你們家里可曾安頓好?有何要求或者困難盡管提!”

    在他心中,這是真正的嫡系,日后縱然評不上下士,一個公士還是跑不了的,可賜幾百畝田,算是小地主了。

    并且,這還是最底線。

    ‘大哥欲開萬世之基業,又在草創之時,只要抓住機會,日后必能貴不可言!’

    在他心底,對于段玉非常有信心。

    此時望著下面諸人,沉聲道:“大家都是袍澤兄弟,我實話實說,此次叫你們來,是有一樁好處……”

    旋即,就將五毒精兵的概念說了說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如饕餮營一般的精兵?”姜寶是個粗人,聞言瞪大了眼睛:“主君竟然還有此等練兵妙法,那還有啥好說的,俺第一個來!”

    旋即大步上前,吞了一枚五毒蠱。

    “正是!若無幫……主君,我這條命也早就沒了!”水生同樣上前,吞了一枚五毒蠱。

    帳中眾人神色肅穆,無一不從。

    雖然蠱蟲的傳聞有些令人色變,但他們相信兩位老上司不會害他們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,營帳內就尷尬了。

    一群人腹中如同鼓雷,爭先恐后地告辭,奔向公廁,場面一度頗為搞笑。

    “五毒精兵第一關,是排五臟之毒……雖然比不上伐毛洗髓,但也是一場機遇。”

    秦飛魚見著這一幕,絲毫不以為意,相關的要點段玉都跟他講過了,只是吩咐著其它兵卒燒好熱水,給這幾人預備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痛快!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姜寶幾個就洗著熱水澡,大呼痛快:“感覺渾身骨頭都輕了幾兩……”

    旋即,換了衣衫的幾人就被帶到校場之上。

    秦飛魚一身戎裝,手持長槍:“你們也算入門的精兵了,一起來圍攻我試試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姜寶、程金對視一眼,大笑答應下來。

    姜寶用的是乃是一柄單刀,程金用雙斧,至于水生則是拿了一柄鐵錘,略微皺眉,似乎手感還是輕了些。

    他們都被送去過軍營鍛煉,此時對視一眼,也是合圍而上:“校尉大人,我等失禮了。”

    “龍蛇合擊!”

    秦飛魚眼睛略微一瞇,長槍如毒龍,一槍突出,點中程金的斧頭,令其脫手而飛。

    狂沙飛舞,一柄槍尾一抽,姜寶就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只是傾刻之間,秦飛魚就淘汰兩人,此時神色不變,望向沖來的黑影。

    這黑影赫然是水生,居然將一柄鐵錘揮舞得亂披風一般,潑水不進。

    當!

    槍尖與鐵錘相交,被砸得略微一偏。

    “好家伙,這一身神力,幾乎比得上宗師了!”

    秦飛魚眼睛一亮,快步后退,長槍如同火樹銀花一般:“龍蛇亂舞!”

    噗噗!

    周圍幾人紛紛倒地,他則是一槍如龍,與鐵錐相撞,擦出明亮的火星。

    呲啦。

    鐵錘高高飛起,水生單膝跪下:“校尉神威!”

    “你們都是我的親兵,原本有幾斤幾兩我都是清楚,這次真是武功大進了……”

    秦飛魚欣慰道。

    畢竟這幾人還算不上配合無間,并且,只是半吊子的五毒精兵,還未徹底純熟自身特性與技能。

    “從今往后,我會更加嚴苛地操練你們!”

    秦飛魚注視一圈,已經在期待這些人中能出一個宗師了。

    雖然此種概率還是很小,饕餮營一百精兵,宗師也寥寥無幾,只是臨死拼命,能以秘法強行拔升。

    五毒精兵也是如此,他們強在身體,但卻沒有宗師的意志、精神、以及經驗。

    ‘宗師之意,這種東西,打著打著說不定就懂了!’

    秦飛魚在為師一道上造詣不深,但也知道精兵就是在戰場上打出來的。

    這種生死之間的壓力,最容易刺激人突破。

    ‘奈何……大哥這次也只煉出了不到三十枚五毒蠱……’

    一念至此,又不由有些嘆息。

    精兵不滿百,縱然有著秘法也是無用。

    而若無法以精兵突破,普通軍勢更是需要五千人!恐怕得等到云中島開墾大成,才能堪堪湊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云中元年,三月。

    乍暖還寒,草長鶯飛。

    段玉親自帶著三艘大船,緩緩啟程,駛向出云。

    “縱然大規模的人口流入進行不了,也可以搞搞小規模的試點嘛!”

    他站立在甲板之前,雙手拄著鬼切,對旁邊的郭百忍與天野拳兵衛笑道。

    那妖鯤行蹤不定,但只要不是作死得一次裝數千上萬人出海,一點血氣也未必能吸引得到它。

    否則的話,出云國哪里還有海商敢行船?上次公孫小白的商隊,也逃不過覆滅的厄運。

    這一次,段玉就是準備再去出云國一次,嘗試與某個藩主達成協議,用商品甚至金銀直接購買奴隸。

    出云武士本來就有亂捕與人狩的傳統,對這個應當很習以為常才是。

    至于不親自下場,一是避免臟手,最大的原因,還是為了減少屬下傷亡與意外。

    “這次,就要用到你們的關系,天野拳兵衛,還有九鬼清兵衛!”

    段玉向著旁邊的兩個武士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嗨!在下一定努力!”

    九鬼清兵衛縮了縮脖子,肅穆答應著。

    縱然已經早早投誠,但與這個鬼神般的男子站在一起,還是令他頗有壓力,感覺仿佛在面對著深淵。

    這次段玉出來,只帶了郭百忍與一些出云武士。

    至于秦飛魚,則是被打發看守云中島兼練兵,最好連水性也要練一練。

    甚至到日后,找到合適的海將,肯定要讓練好的軍隊出去剿匪,好好見見血,特別是精兵之流,都是打出來的。

    ‘不過除了海將之外,我現在最需要的,還是能看季風洋流,星象定位,甚至預知風暴的領航員……’

    段玉摸了摸下巴,想到了鮫人。

    此族乃是大海的寵兒,就有預知洋流風暴之能。

    “東海有鮫人,水居如魚,不廢織績。泣淚成珠,價值連城。膏脂燃燈,千年不滅。所織鮫綃,輕若鴻羽。死后化為云雨,升騰于天,落降于海……”

    他背誦了幾句,旁邊的郭百忍就臉露異色:“主君在思索鮫人?”

    “不錯,若得此族為水手,這大海豈非通途一般?”

    段玉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世間真的有鮫人么?傳聞其男子丑惡無比,女子卻千嬌百媚,人身而魚尾,上岸則魚尾化為雙腿……這簡直比妖怪還驚人啊!”

    郭百忍也從古籍上讀過相應內容,喃喃著。

    “鮫人自然是有的,否則那些滄海夜明珠從何而來?只是這鮫人到底是以族聚居,還是零星散布于大海,仍未有著定論……”

    段玉神秘地笑了笑:“不過我傾向于它們以族聚居,位于大海某處……”

    若是從地理上看,縱然是東海群島,也逃不過云瀾大陸的版塊所轄。

    而真正的深海地區,對于目前的人族而言,依舊是禁地,沒有人知道其中有著什么。

    ‘甚至……鮫人都可以存在,若是日后出現其它異種,也并非不可能……’

    段玉心里不由升騰起一個念頭,旋即又聯想到一人,此人名為施大海,乃是未來的海軍名將!

    這施大海乃是海宋島人,海宋島位于出云國以南,也有一州之地,其主自稱宋王,國內有兩家豪族,一姓施,一姓鄭。

    施大海便是施族中的一個普通族人,幼年時曾經有幸加入瀚海仙門,做了三年外門弟子,只是一直不入內門,又被趕了出來。

    此后游蕩四海,增廣見識,后來加入了海宋島的海軍,仍舊默默無聞。

    這人真正發跡,要在十幾年后,大爭之世初現之時,機緣巧合之下,竟然得了鮫人族的好感,從此能召喚鮫人相助。

    有著如此助力,自然翱翔四海,無往不利,聲名鵲起。

    ‘這人才能雖然也有,但主要還是靠了外援,又是世家弟子,此時已經入了海宋體制,要找也不是找他,不論原六郎、李玉龍,資質都遠勝此人,等到日后,我便奪了他的機緣,倒要看看沒了鮫人之助,這位原本的海將軍還能做出什么事來?’

    段玉記憶中的東海三大名將,都是各有所長。

    其中,原六郎勝在謀略海戰。施大海則由于有著鮫人之助,能遨游四海,極少遭遇海難。最后的李玉龍能上榜,卻是因為此人收服了一條海中孽龍!

    ‘說是龍,實際上八成只是一條大海蛇而已,這種認主的靈寵,不知道還好不好搶!’

    段玉舔舔嘴唇,有些心動。

    此三將,得一便能縱橫四海,若是盡取了氣運,恐怕一統東海也未必沒有可能!
16步舞曲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