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0小說網 > 問道章 > 第一百六十三章 妖鯤

第一百六十三章 妖鯤

800小說網 www.dhhmvq.live,最快更新問道章最新章節!

    燈火之下,白骨飛劍慘白邪厲,又透出一股鋒銳之氣。

    此劍長不過一尺,宛若玩具一般,正好可以拿在手中把玩。

    “這劍的主材是一頭草原大狼妖的妖骨,加入鐵精、寒玉等輔料,以千年雪蓮水溫養……以材質而論,只能算一般!”

    說實在話,這劍有些一般,但好歹是白送的,白送的東西誰不喜歡呢?重煉一口飛劍也費時費力,并且根本來不及,段玉就毫不客氣地拿來過渡用了。

    “并且……妖骨么?不論是之前的妖鯊匕首,還是鉤蛇蛇骨,我都有不少……可以重新再煉一遍!”

    縱然只是過渡所用,段玉也準備在其中加入一些東西,令其更增三成威力。

    “所謂元神御劍,必先從一開始培養,將自身元神氣息化為烙印,打入此劍的每一處,此為祭劍之道……”

    他伸手撫過白骨飛劍,劍身之上頓時傳來陣陣顫抖嗡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到了天明之時,白骨飛劍早已模樣大變。

    它的劍身雖然仍舊是白色,卻是潔白光亮,略微透明,宛若最上品的羊脂白玉一般,沒有絲毫妖骨的森冷妖邪之意。

    至于劍柄,卻被段玉換成了青銅,表面銘刻著一個個細密的符咒。

    身為三轉篆刻師,精擅攻金之道,怎么可能不給飛劍裝上?

    實際上,最適合段玉的飛劍,恐怕是五金之劍,因此在此柄飛劍周圍,還有數口小小的青銅飛劍。

    這些青銅飛劍長不過一指,與白骨飛劍相比,就真正是小不點了。

    “尺有所長,寸有所短,物盡其用,方是王道!”

    一寸只有十分之一尺,而一尺則是三分之一米。十尺為一丈。

    因此在這個世界,一寸是3.33厘米、一尺則是3.33分米,一丈則有3.33米。

    這些青銅劍只能稱為寸劍,而白骨飛劍則是尺劍,段玉用的鬼切,光刃就有三尺長,方是正面搏殺所用。

    而在這些青銅寸劍之上,段玉也是事無巨細地篆刻上大量咒文,外放出神秘的光彩。

    “此口飛劍已脫胎換骨,可名為‘斬妖’!至于這九口青銅寸劍,則是我前世一直想打造的一套‘九炎飛蟬劍’……有著這兩件法寶,我此時戰力,應該不輸于游神御氣境界的地煞真人了!真正有了強殺妖鯤之可能!”

    這孽畜肆虐東海,特別是出云航路,幾乎完全處于它威懾之下。

    如此兇威,居然還沒有被瀛州閣討伐,顯然有著依仗!或者說,擊殺此獸的代價太大,連十大道脈都有些難以承受!

    “實際上,十大道脈尋常的最高戰力,只是游神御氣!若我還在白毫山,這修為都能競爭掌教了……”

    至于天師,有的道脈有,有的可能出現斷代。

    而縱然有天師,此等老前輩,大概也是一意坐死關,或者不問世事的居多。

    毫不客氣地而言,此時的段玉,已經是世間頂峰層次的戰力!

    除了一些隱修的老怪物之外,根本不懼任何人,連十大道脈也不敢跟他擅啟爭端。

    妖鯤大概也是這實力范圍之內,只是其血條太厚,并且大海廣泛,縱然瀛州閣想要找它麻煩,也很難找到而已。

    而縱然找到了,恐怕也不愿付出這么高昂的代價。

    畢竟,瀛州閣只要扎根出云,源源不絕地吸納其人力、物力、財力便可茁壯成長,很少離開島嶼。

    縱然要離開,人家安排一個游神御氣的大真人坐鎮,縱然遇到了妖鯤也未嘗沒有一拼之力。

    ——妖怪之屬大多欺軟怕硬,幾乎不可能打起來,足以確保安全。

    “現在,這個爛攤子卻是要我來收拾……正好,就以這妖鯤之血,向東海宣告云中君的降臨吧!”

    段玉元神出竅,落在斬妖飛劍之上。

    霎時間,他元神就鉆入飛劍之中,令飛劍化為一道流光,飛出艙室,在陽光之下毫無阻礙地穿行,驀然一下刺入海里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”

    力蒙與紫珠神色一變,就見到一道流光飛舞,只是在海中繞了一圈,就穿透某條倒霉的金槍魚,將它串著扔到了甲板上。

    那流光停住,展露出其中一柄青銅為柄、刃似白玉的飛劍,一道模糊的人影從劍身上浮現出來,正是段玉元神:“今天吃魚片粥!還有,馬上尋找妖鯤的蹤跡!”

    “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紫珠見到這一幕,心里不由掀起絲絲漣漪:“要跟那頭大妖怪死斗么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大家加把勁啊,再過三日便可到達出云界港了!”

    現年二十三的秀次頭上包著白巾,大聲鼓舞著水手士氣。

    他的主人效力于東國平家麾下的八本番眾,是一位界港中很有名的大商人——中井平,此次前往其它島嶼,采買了大量的優良軍械,正要運到平家,支持著平叛戰爭。

    “噢!”

    諸多水手很給面子地回應,雖然秀次只是中井平手下的一個小廝,但通過每天勤勉的勞動,已經得到了這位主人的注意,回去之后就要提拔為有薪水的職位了。

    是以此時,秀次正是最殷勤的時候,經常跑前跑后,為主人檢查著船只上的一切問題。

    “是啊,快要到界港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在秀次身后,一個禿頂中年出云商人走了出來,臉上只有感嘆,卻沒有多少興奮:“不知本家現在情況如何……”

    離開出云之時,他們得到的消息,還是藤原家率西國大軍殺進東國,一路勢如破竹,平家的霸業看起來搖搖欲墜。

    逢此亂世,任何一個家族,都要好好考慮一下如何存續的問題。

    奈何八本番眾只是一伙以行船為生的水賊聯合,實力不論對于平家、還是藤原家而言,都是浮萍一般。

    就連這次行商的本金,都是平家支持的,購買軍械物資等,也是因為受到了平家的指示。

    “到了出云附近,就要特別注意啊……藤原家說不定會來阻擊我們!到時候就只能將一切拜托給船上的武士了!”

    中井平嘆息一聲:“秀次,要好好觀察海面啊!”

    “請放心交給我吧,大人!”

    秀次對于出云亂世卻是沒有多少感悟,心里還有著即將被提拔的興奮,努力觀察著海平面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他揉了揉眼睛,面露疑惑之色,剛才看到一條巨大的黑影從海水下游過,似乎是一條魚。

    不過那么大,難道是一條鯨魚?

    “縱然是鯨魚,也沒有那么大吧?”

    秀次喃喃地說著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下一刻,正在航行的船只仿佛撞到了什么水下礁石,猛地一震,幾個水手慘叫著,被甩到了海里。

    秀次牢牢抱著桅桿,僥幸逃過一劫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船艙之中,中井平與幾個具裝武士狼狽地跑了出來。

    嘩啦!

    在商船右側,一只巨大的魚尾浮現出來,拍打海面,掀起數丈高的巨浪,向船只狠狠打來。

    轟隆!

    商船又是一顫,好在水手們都有了準備,沒有給甩進海里。

    但是,望著那遮天蔽日的魚尾,幾個老水手已經滿臉絕望地叫了起來:“我們完了……是海閻王!”

    “海閻王!”

    恐慌仿佛會傳染一般,迅速感染了每個人,即使中井平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他同樣是聽著海閻王的恐怖傳說長大的,在行船之后,卻沒有見過這頭龐然大物一次,當然,他總是虔誠地向神明祈禱,希望自己永遠不要落到海閻王的手里。

    但看起來,這一次原本應該保佑他的神靈卻并沒有回應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海閻王!”

    中井平癱坐在甲板上,完全放棄了抵抗。

    而秀次則是看到了他畢生難忘的一幕。

    一道黑影在水中越來越清晰,最終徹底突破海面,現出一個類似抹香鯨的巨頭,狠狠向船只撞來。

    這海閻王長大概有三十多米,巨頭上有著一枚長長的角,背上似乎大魚一樣,有著大片的魚鱗,在太陽下燦燦生光。

    這是何等的怪物啊!

    “撞擊準備!”

    秀次只能竭盡全力地大喊一聲,同時死死抱住桅桿祈禱。

    下一刻,轟隆!

    宛若天地大沖撞一般,他們乘坐的安宅船立即從中一刀兩斷,化為無數碎片飛起。

    海閻王發出一聲低沉的吼叫,仿佛小孩子得到了玩具一樣,摧殘著剩下的船體。

    大量木板碎屑飛濺,其中混雜著點點血花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我要死了么?真不甘心啊……”

    秀次抱著一截殘存的桅桿,在海面上浮起,望著這一幕,臉上滿是絕望之色。

    在此種天地鴻溝一般的實力差距面前,再怎么怨恨也是無用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!”

    但就在這時,他頭頂的天空中傳來了一個人的聲音。

    秀次抬頭,見到一柄飛在半空中的……劍?不由使勁眨了眨眼睛,發現自己沒有看錯。

    那真的是一柄白色劍身的小劍,這么靜靜懸浮在虛空中,散發著不可思議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神明啊……你來搭救我了么?”

    秀次喃喃一聲,旋即就看到這柄白色小劍長鳴,化為一道流星,激射向海閻王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一艘大船的陰影遮天蔽日,籠罩而下。

    船首的床弩,發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怒吼。

    轟!!!
16步舞曲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