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0小說網 > 問道章 > 第二百三十一章 破局

第二百三十一章 破局

800小說網 www.dhhmvq.live,最快更新問道章最新章節!

    武寧郡。

    封君府邸內。

    這府邸還是初代武寧君所建,經過幾代修葺擴張,庭院深深,規模宏大,幾乎堪比王宮。

    門口,兩隊虎背熊腰的精兵站姿筆直,穿著厚重的鐵甲,卻沒有絲毫吃力之感。

    此乃武寧君祖傳的精兵‘鐵甲武卒’,經過歷代精益求精,已經是天下有數的精兵,人數過五百,是武寧君手下最強之力,連楚王都忌憚不已。

    府邸內三步一崗,五步一哨,戒備森嚴。

    到了內宅,卻是一片祥和,兵甲極少。

    花園內種了一片梅樹,此時到了盛開之季,暗香浮動,令人沉醉。

    一名英武青年,身穿白袍,頭上簡單地扎著木冠,饒有興致地采了一束梅花下來,于小亭內插花。

    他身材修長,眸如點漆,氣度儼然,令人一見心折。

    此時白皙細膩的手掌如穿花蝴蝶,侍弄著花卉,就見他或摘或減,編織竹木,一個花籃就漸漸浮現,其上百花綻放,爭奇斗艷,中有一梅,若從不同角度觀看,就有不同的景色,實在蔚然奇趣。

    “來人!”

    年青人笑了笑,喚來廳外侍立的丫鬟。

    這丫鬟不過十五六歲,穿著粉紅棉襖,也有五六分顏色,此時只是低頭,將仰慕之情盡數掩埋在心底,恭敬問著:“君上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將此花籃給夫人送去!”

    摘花之人,自然就是武寧君岳超了,此時吩咐著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這丫鬟立即捧著花籃,邁著小碎步離開,行動之間竟然也頗有章法,顯然有武功在身。

    若是外人以為武寧君內宅防御松懈,八成要狠狠吃個大虧。

    “主公好雅興!”

    這時,一名文士進來,三縷長須,相貌儒雅,正是軍師諸葛忠,遙遙見著花籃,不由目露奇色:“花草樹木皆有靈性,能采其靈機,令其長存不衰,主公這份修為,實在令屬下佩服不已……”

    普通插花,存活者不過七日,是為剎那芳華。

    而岳超方才卻是以神鬼莫測之手法,硬生生截取靈機,封存花籃之內,至少能維持一月以上,甚至若繼續灑水,說不定還會生出根來。

    并且,他還不是修道之人,而是純以武功至此。

    這份眼力、感知、心性、都到了一個神而明之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軍師你就莫打趣我了,只是這些年修身養性,略有所得而已……”岳超笑了笑,臉上竟然還有紅暈,仿佛一個羞澀的鄰家大男孩。

    又命人上茶,就與諸葛忠在亭子內坐了。

    諸葛忠暗暗看去,只見主公面上晶瑩生光,皮膚毛孔不存,一片光滑,心里又是大震:‘脫胎換骨,返璞歸真?’

    聊了幾句,故意往武道修行上引著,岳超也就說了:“軍師慧眼如炬,這卻是我最近幾日的領悟……龍虎龍虎,龍者精神,虎者肉身,所謂降龍伏虎,不過調和陰陽,神與身合,形魄歸一,漸生神力而已,算不得什么大神通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這說得……”諸葛忠苦笑一聲:“若這還不算大神通,天下就無人可稱神通了……”

    這降龍伏虎,卻不比道家內煉。

    道家入門自三花聚頂開始,接著五氣朝元,內煉己身,陰神出現之后,就可內視損患修補,得著無漏道體。

    但這不過自家往自家臉上貼金,說是無漏道體,實際上就是將普通人的身軀練到極限罷了。

    兵家一重,軍氣灌體,肉身就突破了普通人的極限,進入超凡層面。

    所以若近身相博,一個宗師就可殺掉數個未曾練武的無漏道體。

    而之后,練精兵、衍生軍氣神通,都是兵家如虎添翼的手段,到了第四重降龍伏虎的境界,則是在非凡的極限上再次突破,從而生得龍虎大力,舉萬斤數萬斤巨石若等閑。

    這樣的軍將,若再配一副神甲,上了戰場就是所向披靡,什么城墻城門,一錘就可轟開。

    縱然是大夏鼎盛之時,兵家四重也沒有幾個,每一個都可為方面軍大帥,坐鎮一方,任何牛鬼蛇神都要俯首。

    心中,頓生怒其不爭之意。

    有著如此實力,居然只想著風花雪月,實在令人扼腕嘆息。

    當下又委婉地勸諫了幾句。

    岳超就笑:“人生五十年,譬如腐草之螢,朝生夕死,縱然道家元神大成,也不過可轉一世,至多二百年,又算得了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主公,這個請恕臣不能贊同!”

    諸葛忠立即反駁道:“雖然凡人不得長生,但若為一朝太祖,開得龍庭,光照陰曹,享得大福,卻也不差了……再說,縱然世間無千年之朝,但若矯正時弊,與民休養生息,積蓄功德氣運,縱然陽間滅亡,陰間龍庭也可得延續數千年之資糧……五千年龍庭,比五十年如何?”

    這世對祖宗香火、還有死后祭祀都十分看重,并非無因。

    “神道?”岳超苦笑一聲:“沒了肉身,接受香火供奉之后的我,還是我么?”

    神祗雖然能駐世長存,卻與香火信仰息息相關,一旦沒有,就是坐吃山空,數百年、上千年后自行消亡。

    而百姓香火愿力何等濃烈駁雜?沒有肉身防御的神魂如何能支撐得住,不被污染?肯定會被慢慢改變!

    具體而言,就是隨著信仰而移。

    比如一個神,縱然原本是男的,但若祭祀之人認為她是女的,修了神像神廟祭祀,那數十年,上百年之后,神明就真的變成女性形象了。

    這都不是秘密,因此縱然修道之人,不到沒有其它活路的地步,都不想走神道。

    諸葛忠沉默,又暗暗嘆息。

    主公少年之時可不是這樣,果然是中了青鸞困龍之局,不可自拔了么?

    事涉主公歷代先祖陵墓,不得允許,縱然請來道人,也是沒有絲毫辦法的。

    實際上,這事主公或多或少心中有數,只是無法揮慧劍,斬情絲,便一直下不了決斷。

    一句話說來,就是放不下感情,害怕一旦破了風水之局,對于洛夫人就有折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夫人……君上命小婢送來這花籃!”

    寢室之內,之前的丫鬟走進行禮,將花籃輕輕放下。

    室內一面銅鏡前端坐著一女,長發披肩,玉骨冰肌,正手持一柄碧玉梳子,漫不經心地梳頭,聞言轉過身,現出一張宜喜宜嗔的臉來,當真是傾國傾城,難怪岳超不愛江山愛美人。

    “花籃我收到了,很是喜歡,你下去吧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丫鬟有些奇怪,但還是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夫人,您看主上多愛惜您啊,昨日才說梅花開得美,今日就親自摘了,送進房來……”旁邊一個伺候了多年的仆婦說著。

    在尋常,這種討好的話,總能令夫人露出笑靨,但此時的洛姬,卻是眉頭緊鎖:“我累了,你們下去,不得吩咐,不許進來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一行伺候之人行禮退下,還帶上了房門。

    洛姬苦笑了下,望著花籃。

    這花籃香遠益清,令整個房間都變得生機勃勃。

    她愛不釋手,貪戀地注視著,幾次伸手,卻終是垂了下來。

    心中,卻是想到數日上香,見得的那個相士。

    ‘夫人面帶桃花,青鸞之氣勃發,卻有克夫之嫌……主夫君有大運而不得騰飛!’

    若只是這些,她倒也聽慣了,當初以區區一個浣紗女的身份,被少君強行迎娶進門,就不知道多少人痛心疾首,罵她是‘妖女’、‘禍水’。

    但只要他喜歡她,她也喜歡他,一切就足夠了。

    果然,婚后夫妻琴瑟和諧,又育有一子,卻也漸漸雍容,這些事就不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但相士接下來的話語,卻是令她膽顫心驚,夜不能寐:‘若是太平之時,這倒也罷了,奈何逢著亂世,如逆水行舟,不進則退!卻有家破人亡之兆!’

    又道:“夫人若是不信,自可問著別人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這種話,她當然不會輕易相信,回來后就暗中調查。

    結果卻是真的。

    武寧君本來就養著一些風水術士,都是幾代的家生子,家人田宅都在,氣運相連,怎會騙人?

    “鵬兒……”

    “夫君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日益成長的兒子,還有英明神武的夫君,洛姬兩行淚就流了下來。

    當下執筆,寫了一封長信:“……妾身萬死,卻不能阻夫君大業,唯在陰曹地府,為夫君鵬兒祈福……”

    淚沾信箋,又抽出長劍,對著脖子一抽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血珠濺落,灑于花籃之上,如紅珍珠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同一時刻,隔著不遠的奶媽,忽然見著小公子大哭不已。

    而正在小亭內煮茶的岳超,更是捂著心口,豁然站起。

    咔嚓!咔嚓!

    他猛地一跺腳,地板破碎,化為一道疾風,沖向洛姬所在房間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房門破碎,現出其中血色。

    “啊啊!!!”

    沒有多久,一聲悲號傳來,帶著濃烈的傷情之意。

    諸葛忠聽到這個,不由沉默。

    這件事,他隱約聽到口風,卻壓了下來,瞞著主公。

    當下緩緩喝茶,只是想著:‘一切都是為了主公大業,縱然主公賜死,也是死得其所!’
16步舞曲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