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0小說網 > 問道章 > 第二百五十六章 殉道

第二百五十六章 殉道

800小說網 www.dhhmvq.live,最快更新問道章最新章節!

    “李玉龍拜見掌教真人!”

    沒有多久,一個青年大步走進,煞氣凜然,赫然是李玉龍!

    他望著山下火光,飛快道:“掌教真人真的不考慮一下吾主建議?此時離開,不論是去海外,還是南方,都大有可為!”

    “云中君好意,老道心領了!”

    丹誠道人一揮拂塵,身上驀然浮現出一股仗義死節之氣:“但老道原本就沒有多少年好活了,實在不愿離開這故土,這山門……老道無能,白毫山在老道手上覆滅,便讓這殘身殉了道統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掌教真人說得好!”

    上德真人雖然脾氣暴躁,此時看丹誠卻順眼了許多:“老道也舍不得這山門……所幸該走的都走了,咱們這些老家伙就跟來敵拼了……我們還有千余道兵,還有老夫這個地煞真人,縱然來人是鐵狂屠,也要讓他的血屠精兵狠狠磕掉幾枚牙齒!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……小人告辭!”

    李玉龍不是很理解這種殉道士,但不妨礙他心里充滿敬意。

    不過此時,還是要告辭,否則就是陪葬了。

    “善!”

    丹誠道人微笑點頭,命道童遞過一個包裹,幾封書信:“老道這里還有給不成器的弟子與云中君的幾封信,還有一點身外之物,勞煩大人轉交!”

    “是,小的必交到正主之手!”

    李玉龍又行了一禮,大步離開。

    他可是兵家一重的武道修為,趁著夜色突破還未嚴密的防線輕而易舉,外面水道中就有海龍獸接應,卻是萬無一失。

    “該走的都走了!”

    丹誠道人望著其背影消失,啞然一笑,回首望了望,身后不知何時,已經匯聚了一群白發蒼蒼的老道,不由一嘆:“這天機變化,實在是令人捉摸不透啊!”

    眾道人都有修為在身,此時都是頜首:“北燕勢吞如火,或有真龍之望,但近期天機漸漸明朗,我等卜算過后,發覺其根基大有不對……南方雖龍蛇混雜,或許卻有一線生機?只是又有些兇險的格局,恐怖!大恐怖!此誠萬年未有之變也!可惜……吾等看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不要太高看煉氣士的節操。

    白毫山諸道并非完全沒有臣服的想法,只是無法降。

    白毫山以道統受慶國冊封,享田二十萬畝,與國同休,氣運早已相連,一榮俱榮一損俱損。

    這就是糾纏太深,難以割裂了。

    而此山門也是祖庭所在,一旦被破,當真是陰間根基都要傾覆,從此白毫山只余下零星種子傳承,要被開除出十大道脈之位!

    身為宗門老人,頓時生出殉道之心。

    丹誠道人深吸口氣,發號施令:“命白毫精兵扼守各處關隘,諸位師兄弟,隨老道迎敵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,凌晨。

    騎兵下馬,圍攻白毫山。

    這白毫山山門矗立多年,早已設立大量陣法、還有陷阱機關,很多關隘當真是一夫當關,萬夫莫開。

    并且,白毫山還有白毫道兵與專門負責廝殺的道將。

    只見巍峨高山之中,不時就有白毫道兵的身影出沒,偶爾射出道門秘傳符箭。

    不到半日,精騎就是損失慘重。

    “白毫木,白毫道兵?”

    鐵狂屠手上抓著一根白桿箭,猙獰地笑了:“果然有幾分門道,來人!傳我將令,驅趕附近百姓前來為先驅!”

    白毫山畢竟是十大道脈之一,其祖庭山門豈是能輕易拿下的?

    但鐵狂屠早有準備。

    第一,他是北燕大將,有國運加持,特別是北燕如今氣勢如虹,他身邊匯聚精騎,幾乎萬法難侵。

    第二,則是道門先天的缺陷了。

    雖然這白毫山山清水秀,大有靈氣,但若給他時間,大可發動民夫,挖斷其根基。

    縱然沒有時間,也可以采取速成之法,那就是以鮮血與死亡污穢之。

    道人自然可以殺人,殺十個數十個,乃至上百上千或許還可,但若是上萬上十萬呢?

    這許多人的死亡怨念匯聚,哪個道人敢強撐?

    并且,驅趕慶國百姓,死在白毫山上,對北燕來說一點損害都沒有,這山脈靈性卻絕對會受到污染。

    到時候,什么護宗大陣,道法奇功,都要大打折扣!

    沒有多久,一群群百姓就被驅趕著,持著簡陋的武器,成為先鋒,殺上白毫山。

    “這是要斷我道根基啊……”

    丹誠道人見著這一幕,一口血就直接噴了出來。

    道家不是兵家,如此殺人盈野,必有孽報。

    縱然跟鐵狂屠對半分,他們也承受不了,而白毫山靈性也會因此受損,牽連陰曹地府。

    當下兩行清淚就流了出來:“蒼生何辜?何必因為本道而死傷慘重?命令道兵,退回吧……”

    沒有阻礙,鐵狂屠立即殺到了白毫山祖庭,就見丹誠等一干道人在白毫道兵的護衛下昂揚而立:“今日,便是吾等殉道之時!”

    “好個道人!”

    鐵狂屠冷笑一聲,卻沒給機會:“繼續驅使民夫上前,看他們動不動手!告訴他們,若能給我砍了一個道人,本將大大有賞!哈哈……你白毫山不是號稱恩澤百里么?現在我倒要看看,在生死與重賞之前,受到你們恩惠的草民如何選擇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云中七年,南句州,芝城。

    原本白羅的府邸,經過修葺后煥然一新。

    庭園中有著一個水池,池水青碧如玉,岸邊種了些水仙,此時盛開著,白花黃蕊,幽香沁人心脾。

    “白毫山,終究是陷落了么?”

    段玉卻無心觀賞,放下手中的信箋。

    在接到李玉龍傳遞過來的丹誠道人絕筆書之際,他也收到了白毫山覆滅的消息。

    據說當時道人血流成河,而事后燕狂屠也沒有罷手,直接屠殺萬人,以血污白毫山脈。

    從此,這個十大道門之一,算是徹底廢了。

    原本的仙家福地,經過這一劫,不知道要成為何等惡地,縱然日后有人再振興白毫山道統,那里也是萬萬做不得山門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狠辣,其殺性之強,令人震怖啊……”

    段玉瞇起眼睛:“鐵狂屠……你可不要死了,我必親自取你首級!”

    此次他派人去北方,不僅是接應白毫山撤退,更是趁機將大夏的事情暗中宣揚。

    天下真龍,只有一條。

    只要北燕國主腦殼不是被門夾過,必然會對內清查,而即使大夏做得再隱秘,也必然留下一些痕跡。

    到時候就是大清洗的節奏了。

    不論這一輪震蕩最后鹿死誰手,對于他而言都是大善。

    而鐵狂屠此人,不知道跟大夏有無關系,會不會被波及到。

    “鐵狂屠是北燕大將,降龍伏虎,有龍虎之力,此時的我要殺他,也不是很容易!”

    嘆息一聲之后,段玉盤膝而坐,內視自身。

    自從當日滅殺南楚十萬討伐軍之后,整個南方都為之噤聲,南楚焦頭爛額,吳越也管不了他了。

    因此,當真是號令浦上、浦西之地,莫敢不從。

    再加上嚴明分封制,命令各士大夫自治領地,經過一次秋收之后,稻谷歸倉,人心就安定下來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伴隨著時間轉移,南句州其余城池的封君與豪強大戶,見到南楚疲敝之相,終于有人忍不住向段玉投誠,聲稱愿意作為帶路黨。

    段玉信是收了,卻沒有冒然進擊。

    就憑原本那點可憐的兵力,即使能百戰百勝,卻連城池都控制不過來。

    因此一意練兵,到了如今三月,武成軍擴軍至一萬,還有兩千水師,才算真正穩定了根基。

    這從氣運上也看得出來。

    段玉盤膝內視,只見識海之中,黑紅色的光暈已經被壓制至極限。

    而四轉白銀螭虎印上,黑紅色的紋路也只剩下最后一條。

    “自從去年平定浦上開始,氣運就源源不斷地支持而來,沖刷著罪孽,令我恢復修為,到了如今,只剩下最后一點了!”

    轉而望向自身,就見靈龜氣運內藏,外面卻是一條巨蟒之形,張口欲擇人而噬。

    這比之前氣運,強大了何止十倍?

    當下一凝神,巨蟒嘶嘶吼著,將識海之中最后一點罪孽之氣吸取出來。

    段玉渾身骨節爆響,幾欲仰天長嘯:“修為終于盡復舊觀了!”

    雖然之前已經恢復大半,不懼刺殺之類,但不徹底恢復,如何再向上突破?

    “只是……雖然恢復修為,但罪孽還未盡去!”

    段玉抬頭,就見得巨蟒周圍,一層數丈厚的黑紅色云氣,令人一望就心驚膽顫,只是并不落下。

    “匯聚強大氣運,只是沖刷了識海中的罪孽,將其逼出體外,恢復修為罷了,要想真正消弭這些,還是得治大政,惠及萬民,以功德抵償之……好在只要我不兵敗身死,基業被奪,這罪孽就不會再攻擊我了。”

    當下便決定,馬上出兵,席卷南句。

    這是已經熟透的果子,除了自己沒人能摘,也沒誰敢摘。

    到時候,盡占一州之地,有軍民百萬,聲威傳于四方,必可成就蛟龍!

    而十萬楚軍,大多都是東四州之人,這四州空虛,大可趁勢鯨吞。

    雖然還要積蓄消化,但卻有了天下之望!
16步舞曲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