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0小說網 > 問道章 > 第二百七十三章 臣服

第二百七十三章 臣服

800小說網 www.dhhmvq.live,最快更新問道章最新章節!

    墨邑。

    王宮。

    甲士森嚴,三步一崗,五步一哨。

    特別是無鳩所在的寢宮,周圍更是守衛森嚴,不僅明面上有精兵重重,暗地里更是不知道潛藏了多少氣息。

    “已經查實,巫牧道前來支援的高手都被劫殺了么,一群廢物!”

    無鳩喝著湯藥,感覺自己都有些生氣不起來了。

    雖然外面甲士千重,但他就是有著一種不安心的感覺。

    放在之前,這樣的王宮,這樣的防護,已經是天下絕巔,縱然天師都難以刺殺。

    畢竟,元神無法硬抗龍氣,特別是此等氣運樞紐與核心。

    而要肉身潛入,降龍伏虎都不夠,起碼要金剛不壞、刀槍不入的兵家傳說!

    傳說不出,王者便是高枕無憂。

    但段玉的出現,卻打破了這一切。

    元神高來高去,能穿墻過壁,不論布置多少甲士與弓弩都是無用。

    一旦元神獲得了不懼龍氣剿滅的能力,立即就是君王大害!

    很不幸的是,除了傳說之外,段玉竟然也做到了這點,甚至此時還只是游神御氣的境界,不是妖孽是什么?

    “王上!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黑勇求見,面色肅穆。

    看到他這樣,無鳩不由心里一沉,問著:“又出了何事?”

    “啟稟王上,巫牧道……被滅了!”黑勇一字一頓地道,心里空落落的。

    巫牧道一向依靠吳越國,在南蠻之地扎根,雖然不歸正統,但源遠流長,縱然中土大亂也很少被牽連。

    想不到如今,居然說滅就滅。

    “兇手呢?”無鳩聲音干澀,仿佛快要渴死一般,頓了頓,又苦笑道:“是了,除了那位荊王之外,又有何人?這是在警告孤王么?”

    他是極有決斷之人,此時無路可選擇的情況下,終于下定決心:“傳命下去,向荊國,獻上降表吧!孤……請去王號,臣服……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眼角就不由一紅。

    雖然只是個簡單的條件,其它一切都不變,但畢竟是臣服于人。

    當然,吳越歷史上也不是沒有跪過。

    中原大國強盛,討伐之時,稱臣納貢,為一藩國并不可恥。

    但如今的荊國,才區區一州兩州的地盤,南方都未曾打下,吳越便臣服,就有些說不過去。

    無鳩知道,自己一定會成為笑料的。

    不過他終究是一個成熟的政治家,知道與臉皮相比,還是里子更加重要。

    若是日后荊王能混元天下,提拔越侯為越王也只是一句話的事。

    但現在,藩國之爵,當然不能超過或者與宗主國平等,否則成什么模樣?

    “是!臣立即去辦!”

    黑勇答應下來。

    雖然不知道無鳩的舉動是好是壞,但他身為王家忠犬,自然只能將王命貫徹到底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你等等……”

    正當他腳步要退出殿堂之時,卻又被無鳩叫了回來。

    無鳩閉著眼睛,嘴角的苦澀越發擴大:“若是之前……這些便夠了,但如今,荊王滅巫牧道,卻是警告……我等必須做出反應,你可暗示荊王,等到順利交接之后,孤便退位,隱居幕后……”

    沒有了巫牧道,光是武道軍方高手,吳越王室在段玉面前連抵抗一下的實力都沒有了。

    這就失去了最后的底牌,必須更加妥協。

    至少,要有這個姿態。

    而先去王號,又有幼主繼位,國內肯定要動蕩一段時間。

    對于段玉來說,這的確是最好的表態與忠心了。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這一句簡直有千金之重,黑勇頓了一頓,才終于回應著。

    “你們都出去!”

    揮手驅散所有內侍,無鳩臉上兩行淚水就流了下來:“列祖列宗在上,無鳩不孝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遂州,天烽城。

    “不降么?”

    秦飛魚率領大軍,望著已過正中的太陽,還有兵甲森嚴的城池,一揮手:“攻!”

    砰砰!

    投石機呼嘯,將幾道亮白色的拋物線投到城墻之上。

    轟隆!

    轟隆!

    劇烈的爆炸立即生成,縱然經過臨時加固的城墻,也是發出不堪重負的悲鳴,炸開大大小小的黑坑,周圍裂痕條條。

    轟隆!

    又是一輪爆炸過后,一段城墻轟然倒塌。

    “沖!”

    與嚇呆了的守軍相比,荊軍卻是似乎已經習慣,從容不迫地沖向缺口,控制城墻,壓制敵人。

    當城門也被攻占之后,源源不斷的大軍開入,沒有半天,城池就平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打下這城之后,遂州的黑水郡就平定了!只是我軍至此,也折損一千七百余……”

    秦飛魚走進烽火遍地的城池,心里默默算計著。

    費衡是將門高手,自從上次在南句吃了一個大虧之后,就變得狡詐了許多。

    從來都不匯聚大軍,給對手一舉殲滅的機會。

    而他手上大軍足有五萬!

    雖然以苓州為核心,但在遂、洨兩州也有布置。

    總體而言,就是城城布防,以空間換取時間。

    雖然每一城守軍都不多,但楚人同仇敵愾,每一城都要打的話,的確損傷很大。

    不僅是物資,還有兵力!

    雖然這一千多人,是打下一郡的損傷,有一些并未死亡,傷愈后還可以歸隊,但終究現在還是消耗掉了。

    一郡便是如此,要拿下一州,不付出個五千到一萬的損失,又怎么可能?

    這還是有著銀甲神雷這等攻城利器,又有毒氣彈作為最后大殺器的前提之下。

    否則的話,僅僅是一州,就可以令南句損失慘重,再無進擊之力。

    并且,還極耗費時間。

    “馬上就是云中八年!而按照王上的意思,這一年之中,必須平定南楚四州,擊敗費衡,最好還要打通去南楚腹心的道路,或者是剿殺掉高玄通……”

    秦飛魚想了想,覺得若是對方這么一城城堅守下去,能堪堪拿下兩州之地,就已經十分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當然,拿下之后,還可以慢慢消化征兵。

    只是作為外人,統治起來必然十分艱難,真的按照這個規律去打,平定四州都不知道要多少年。

    至于一統南方,繼而爭霸天下么?沒有數十年只怕休想。

    不過說起來,這個時間跨度,才是真正亂世的跨度,短短數年就一蹴而就的,不是條件特殊,就是開了掛!——這往往又會導致許多遺留問題。

    秦飛魚雖然沒有想到特別遠,但也知道,不能這么繼續下去。

    “反抗……太盛了!”

    一城城打過去,誰也吃不消。

    真正的打天下,或者說攻略,應當是一開始最難,而到了中間某個點之后,形勢頓變,后期大批敵人不戰而降,宛若雪崩。

    當然,南楚地大物博,反過來荊國才是國小民少的那一方,想要做到大軍過處,守軍出降,百姓簞食壺漿,起碼得是武寧君那種名聲,再拿下楚國六州之地的實力才有幾分可能。

    掌握大勢之后,那些守軍自然不會死拼。

    但現在,費衡仍在苓州布局,南楚王都還在,自己這一方反而比較弱勢,所以不必期待這種好事。

    “為了統一大業!”

    秦飛魚咬咬牙,召來幾個副將:“我有一策,屠此城以威嚇楚人,并廣而告之,若日后攻城抵抗激烈,城破必屠之,如何?”

    費衡以楚人守楚城,激發同仇敵愾之心,又有大勢為依憑,空間換時間,并且這幾州也不是南句州,不戰而降的可能很少。

    為了應對這種情況,只能劍走偏鋒!

    比如……宛若之前段玉毒殺十萬楚軍一樣,進行恐嚇!

    只要一開始屠殺幾個城池作為例子,給后面的楚人看。

    若堅決抵抗,令大軍損失過重,必然屠城。

    相反,若投降,或者臨陣倒戈,就給滿城一條生路。

    此種對比之下,縱然還有費衡安插的監軍,或者同仇敵愾之心,卻也比不過活命的渴望!

    “大將軍!不可啊!”

    此策一出,幾個副將都是一個激靈:“屠城的話……我軍名聲?”

    “名聲?嘿嘿……我荊軍一開始的名聲,就是在十萬尸骨上建立起來的!”秦飛魚冷笑道:“我算看明白了,這些楚人畏威而不懷德,若我們不敢放開刀子屠殺,他們反而敢跟我們蹬鼻子上臉!必要狠狠震懾之……你們放手去做,有什么后果,我自承擔著!”

    心中,則是一咬牙:‘為了兄長大業,縱有后患,我也一人承擔了!’

    這種屠殺之事,見效很快,但主持者肯定要擔上惡名。

    在這個超凡世界,更是有損陰德,縱然有國家公器承擔,但縱然只是一成一分留在主持者身上,積累下來,也很不得了了。

    秦飛魚如此做,自然是忠心耿耿,做大事不惜身了。

    “報!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親衛飛快過來稟告:“芝城有信,吳越王去王號,請臣服,王上已經冊封其為越侯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這消息,當真天崩地裂,秦飛魚與眾將不由大吃一驚。

    秦飛魚反應過來后不由苦笑。

    他在此血戰連綿,不過打下一郡,而后方段玉去吳越一趟,竟然讓吳越王以四州之地臣服。

    這中間差距,簡直是天壤之別!

    并且吳越降服,就是一個極好的標桿,荊國聲勢大震,后方安穩,陸渾、肥、鼓等諸侯國也必動搖。

    有著這么多利好消息,不用屠城,遂州甚至苓、洨二州都要人心浮動了。
16步舞曲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