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0小說網 > 問道章 > 第二百九十章 亡國(月票800加)

第二百九十章 亡國(月票800加)

800小說網 www.dhhmvq.live,最快更新問道章最新章節!

    韋州。

    此州一直是南楚十二州之首,物產豐饒,百貨匯聚,良田連畝。

    但自從岳超征戰此州之后,大戰連綿,先是大破白家十萬兵馬,又緊接著圍攻楚王都,無日不戰。

    烽火連天,代價就是韋州徹底殘破,田地拋荒,百姓流離失所,化為流民逃命。

    楚國的元氣,在這種不斷割肉放血的情況下,不可避免地走向了衰落的深淵。

    “百里無人煙,白骨露于野!”

    段玉喃喃著。

    此時,他統帥三萬大軍,正式加入了這個亂局。

    為何是大軍三萬?

    這自然是沿途收服的一些南楚封君之貢獻。

    南楚有封君之患,雖然不及吳越那樣幾乎占據全國一半,但也勢力龐大,楚王改革,就遭到嚴重反彈。

    甚至武寧君之亂,就可以視作其中最大的一股。

    此時段玉承繼天命而起,占領南方大半,聲望大增,自然也有識相之人來投靠‘明主’。

    更不用說,他在封賞之上極是大方,只要是及時投靠的,都得到了本領安堵,也就是保留封地不變的承諾,有功者甚至還可增封。

    這就立即增加了大量封君的積極性,自帶干糧地為他效勞。

    雖然東拼西湊,也只有一萬雜牌軍,但縱然不能上戰場,拿來當后勤輔兵,乃至壯聲勢,都是極好的。

    當然,敢帶著三萬軍,就殺入楚王都這個十萬等級的泥沼,段玉最大的依仗,還是自己的炮兵部隊。

    只要對手不是數萬精兵,乃至黃衣軍那樣的邪物,數輪炮擊下去,肯定能獲得非凡的效果。

    而在抵達韋州之前,大量的情報,已經在段玉手頭匯聚:“此時楚王璋已經焦頭爛額,甚至有著向孤投誠之意了么?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收服楚王,看似十分美妙,實則就是一顆包裹蜜糖的毒藥。

    段玉可沒有忘記,自己荊國的土地,大半取自哪里。

    而誰又是這些南楚封君名義上的主君!

    留著楚國王室,絕對是弊大于利。

    因此考慮一番之后,他故意將自己要來的消息放出,刺激岳超更加拼命地攻擊著楚王都,此時應該已經有了結果。

    “報!”

    果然,一個日游元神飛快趕來,不敢進入軍營,而是在邊緣就停下,傳遞消息的親兵一路疾馳而來:“啟稟王上,經過這幾日猛攻,楚王都三段城墻崩塌,王都陷落了!”

    “終于……陷落了么?”

    楚王都乃是南楚第一雄城,又有一干兵法大家,帶著大軍抵抗。

    要不是岳超拼命,消耗數年,的確很難打下。

    而現在,就是他們雙方同歸于盡,自己輕松摘桃子的時候了。

    “恭喜王上,賀喜王上!”

    旁邊的幾將連忙行禮:“縱然岳超,也想不到王上能如此快平定高玄通,并且趕來參戰,此時前去,正當其時也!”

    王都浩大,城破之后還有巷戰,不是一兩日能解決的事情。

    段玉聽了,眸子中也不知道是何意味,傳令道:“加快速度,爭取兩日內破衛城,趕到此城之下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王都。

    黑煙裊裊,直沖云天。

    經過數年大戰,已經殘破不堪的城墻,終于抵擋不住銀甲神雷的轟炸,數段城墻相繼垮塌。

    早有準備就緒的武寧鎮大軍氣勢洶洶地殺入,要一報上次被驅趕出來的恥辱。

    這一次,他們比上次準備更加充分,而岳超更是紅著眼,下了允許洗城的命令。

    雖然極不人道,但這無疑最能刺激士氣。

    楚王都中蘊藏的大量財富、還有那些世家門閥中的珍貴擺設、金銀珠寶、華服美婢、乃至各種真傳秘笈,都足以令任何下層士卒紅著眼,拼了命地想要分一杯羹。

    以往是階級固化,只有在這種劇烈變革的時期,底層的小民才有一絲向上爬的希望。

    而伴隨著大軍不斷殺入,王都之內,大量楚國官僚,乃至縉紳世家,立即倒了血霉,被不知道多少亂兵圍攻。

    甚至,就連原本的城中之人,也加入了暴亂的狂歡。

    天街踏盡公卿骨,內庫燒為錦繡灰!差不多就是此時最好的寫照。

    “終于……破了這城了!”

    岳超站在傷痕累累的城墻上,心中亦滿是感慨。

    “恭喜主君,破了此城!”旁邊一個青衣文士,望著哀嚎的城池,面露不忍之色,正是元鶴,此時就道:“只是允許洗城,是否太過?”

    在他謀劃當中,破了楚王都之后,最好只除首惡,甚至留下楚王璋一條性命,從容收降楚軍,攜楚王以令封君。

    別看此時楚國已經幾乎亡國,但十二州之地,多年統治也不是假的,只要楚王振臂一呼,還是有些作用。

    憑著這些,就可以正式成龍,與荊王爭奪南方。

    “先生所言,我如何不知,只是這是士卒之愿!”

    岳超苦笑一聲。

    大戰打了這么多年,武寧鎮死傷慘重,老底子都快拼光了。

    為的是什么?不就是城破之后大發橫財么?

    縱然以他的命令與人格魅力,也無法令手下的將領與士卒放棄。

    特別是那三萬雜兵,雖然來得晚,但死傷一樣不小。

    若不得安撫,恐怕立即就要暴亂。

    ‘更何況!’

    岳超握緊拳頭,望向楚國王宮方向,眼中充滿恨意:‘爭霸天下什么的,我根本不在意……我要的,只是楚國滅亡,掘了歷代楚王陵!’

    “報!”

    這時候,一個傳令兵飛馬而來:“兒郎們已經拿下四門,只是楚王與項白兩家退守王宮,又有老將白仲昭據守白家府邸,一時難以攻下!”

    “吾之親兵營何在?”

    聽到這個,岳超眼睛立即紅了:“與我一起,去一一滅之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王宮。

    望著城內處處燃燒起來的烽煙,楚王璋痛苦地閉上了眼睛,知道一切都完了。

    不僅是自己的性命,還有整個國家,都輸得一敗涂地。

    遙想數年之前,意氣風發地改革,窺視吳越的場面,簡直恍若隔世。

    “大王!”

    旁邊,大司馬項無忌,以及白家一個年青人到來,大禮參拜。

    “白仲昭呢?”

    楚王璋掃了一眼,認出這個年青人是白家嫡孫,不由問著。

    “祖父大人有言,之前大敗于岳超,有負國君,今日國破家亡,必誓死與敵周旋,縱然戰至一兵一卒,也不投降!”

    白家子孫坦然說著:“祖父已經帶著最后的白耳精兵,死守白家老宅!或可為王上爭取半個時辰,若大王欲北狩,還有機會……”

    這個白家人當然不知道,在另外一條時間線上,白家可是招了高潛當女婿,為未來的楚國亡國出了一把力。

    當然,這一切都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伴隨著局勢演化,原本的奸臣,可能變成忠臣,而原本的忠臣,也有可能叛國投敵。

    人世間顛倒迷醉,時勢造英雄,莫過于此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楚王章聽了,只是苦笑:“楚國十二州,一州都不復本王所有,天下之大,又有何處可去?古語有云,君王死社稷,誠哉斯言!”

    卻是已經心生死志。

    過了小半個時辰,白家老宅方向傳來一聲巨響,旋即是大量歡呼。

    白家子孫全身一震,兩行淚就流了下來:“祖父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必是岳超親至,否則沒有人能取走仲昭兄的性命!”

    項無忌望著這一幕,淡淡說了句:“此人就要到來,大王可有準備?”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楚王璋吐出口長氣,扶正自己的冠冕,來到王宮城墻上。

    沒有多久,馬蹄聲頓起,就見到一片黑云似狂風海浪般呼嘯而來,簇擁著一個年青的大帥,不是武寧君岳超又是哪個?

    “璋!!”

    岳超目力極好,一眼就瞥見城墻上的楚王,大聲怒喝。

    楚王璋一時無語,命令著:“宮中防御,就拜托大司馬了!”

    他走下宮墻,來到后宮。

    此時果然也是一片混亂景象,不知道多少宮女仆役,乃至妃嬪都在準備后路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楚王璋自失一笑:“該送出去的,都已經送出去了,何必再留著這些?”

    心中卻是清楚,以自己與岳超的仇恨,王宮內的妃嬪絕對沒有什么好下場:“戚統領,將后宮有封號的妃嬪、侍過寢的美人,盡數賜白綾毒酒……”

    “遵旨!”

    雖然南楚即將亡國,但一些死忠還是有,這戚統領就是其中一個,聞言帶人下去。

    沒有多久,就有哭聲從各個宮殿中傳了出來:“王上……王上饒命啊!”

    慘呼聲漸漸沉寂,留下一片空虛。

    宮門之外,劇烈的喊殺聲傳來,還有可怕的雷火爆炸聲響。

    之前城門都無法阻擋,這宮門被破,只是早晚的事。

    楚王璋來到一處龍椅上坐下,望著旁邊剩下的一個老宦官,苦笑道:“孤年輕之時,立志改革弊端,一統南方乃至天下,卻想不到,楚國王祚竟然滅于孤手……孤死之后,當披發覆面,羞于見列祖列宗!”

    說完,摸出個小瓷瓶,看也不看,往嘴里一倒。

    這是王室秘制的絕毒,發作極快,沒有多久,就身體一挺,氣息全無……
16步舞曲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