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0小說網 > 明廷 > 第四百四十六章 議餉之噩

第四百四十六章 議餉之噩

800小說網 www.dhhmvq.live,最快更新明廷最新章節!

    黃龍的一萬人多人隨后就趕了上來,群龍無首的建虜殘軍,早就疲憊不堪,根本沒有任何懸念。

    黃龍,金國奇,張存仁合力將建虜殘軍消滅,而后迅速揮軍北上,收復整個遼東半島,與何可綱合軍五萬人,一直進駐到了鳳凰城。

    鳳凰城的距離,比右屯到遼陽的距離還要近,可以說,已經挺進建虜腹地的邊緣了。

    東江鎮發生這么大的動靜,消息自然很快就傳到了沈陽。

    沈陽上下頓時緊張起來,各處軍隊調集,匯聚沈陽,更是去信向蒙古求援。

    沈陽。

    按照原本的計劃,黃臺吉是打算明年改族稱,改國號,改元稱帝的。

    恰在這時候,東江鎮大敗的消息出來。

    但在這之前,沈陽還發生了一件大事情。

    莽古爾泰謀反!

    莽古爾泰的姐姐的丈夫是建虜另一個大部落的酋長,本已經商談好謀反的細節,但這個姐夫軟弱,連夜報告給了黃臺吉。

    自然毫無意外,莽古爾泰等人被抓,莽古爾泰的姐姐莽古濟更是被用了建虜最嚴酷的刑法——凌遲處死。

    莽古爾泰在努爾哈赤到現在的四大貝勒中排名第三,還在黃臺吉之上,在建虜有著十分大的威望。

    他被抓,被處死,在建虜自然引起巨大震動。

    大貝勒代善被打壓的只能裝死,不說話。二貝勒阿敏遠征東江鎮生死不知,現在完全由黃臺吉這個大汗做主。

    莽古爾泰倒臺,本就在建虜引起一片緊張,又傳來阿敏大敗的,明軍揮兵北進的消息,更令沈陽上下,一片風聲鶴唳,噤若寒蟬。

    沈陽,宮中議事廳。

    黃臺吉,范文臣,濟爾哈朗,代善等人都在座,商量著明軍北進的事情。

    濟爾哈朗神色冷漠,眼中有著強烈的警惕,道:“東江鎮的明軍有五萬人,他們正在掃蕩鳳凰城東、南各處,并且還有小股的軍隊向遼陽試探。大凌河的明軍也有異動,有兩千人在向著廣寧以北挺進,他們十分謹慎,沒有冒進。”

    大廳里,一群人面色十分的凝重。

    阿敏帶走的四萬人,可以說是金國一半的軍隊,沈陽剩下的軍隊,滿打滿算就四萬人,這還算上了各種雜軍,真正的總兵力已經不足崇禎二年入塞的五分之一!

    加上阿敏帶走了大量的糧草,整個金國已經出現了饑荒,要是明朝真的來攻,金國怎么辦?

    范文臣看著大廳里的凝重氣氛,忽然哈哈一笑,神情自若的端起茶杯來。

    代善等人眉頭一擰,有些不善的看著他。

    黃臺吉的凝重神色和緩,微笑著道:“先生是想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范文臣放下茶杯,笑著道:“大汗,我大金再如何,難不成還能比先汗的時候更差?明朝再兇,還能比得上萬歷年間?”

    眾人聽著一怔,黃臺吉倒是滿臉笑容的說道:“先生說的極是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也都反應過來,確實如此。萬歷年間,明朝三路大軍,七萬精銳,加上其他的有十多萬,結果還不是慘敗?

    現在的情形,明朝不比當年,但他們大金國卻遠勝當年!

    代善神情和緩,道:“大汗,那先征哪一路?”

    努爾哈赤大敗明朝三路大軍,有一句十分經典的話,也是制勝關鍵:不管你幾路來,我只一路去。

    黃臺吉默默思忖一陣,道:“那要看他們哪一路先來。”

    明軍北進的十分謹慎,東江鎮的周正軍隊只進到了鳳凰城,完全可以迅速的退回皮島或者是旅順。遼東的則可以更快的退回右屯,甚至是錦州。

    代善等人聽著黃臺吉的話,默默點頭。確實如此,明軍還不夠深入,他們也需要時間調派兵力。

    黃臺吉見眾人的表情放松下來,微不可察的點頭,與范文臣對視一眼,開始布置。

    一個是加強對明軍的監視,二來就是整肅軍隊,三來就是籌集糧草。

    說完這些,黃臺吉又安撫幾句,這才遣散眾人,只留下范文臣。

    黃臺吉望著南方,神情感慨的道:“那周征云,本汗當初見了就覺得是個人才,這才短短不過七年,就成了我大金的心腹大患,這說明本汗的眼光一如既往的好。”

    范文臣聽著黃臺吉自嘲的話語,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他還記得,當初周正作為明朝吊唁努爾哈赤的欽使來到沈陽,他們有過一番交談。

    當年他就覺得此子非同一般,沒想到,居然屢屢壞大金國運,以至于成了心腹大患。

    黃臺吉感慨了兩聲,轉頭看向范文臣,淡淡道:“有沒有什么辦法除掉他?”

    范文臣連忙道:“大汗勿憂,依照明朝朝廷的德行,周征云此次絕難逃一死!”

    黃臺吉一怔,道:“具體說。”

    范文臣臉上露出微笑,道:“大汗也知道,明朝慣會殺功臣,但凡有功勞的,絕無好下場!微臣猜測,現在明朝朝廷多半已經在彈劾周正,用不了多久,他就會被下獄。”

    黃臺吉自然也了解明朝的德行,不說遠的,單說袁崇煥,孫承宗的下場,就可以窺見一斑。

    黃臺吉聽著,輕輕點頭,臉上也露出舒坦的笑容,而后又淡淡道:“剛才的話,不過是安撫代善等人。你說,眼下我們該如何做?”

    范文臣明白黃臺吉的意思,默默思忖起來。

    雖說金國與明朝的國勢已于萬歷年間大不相同,但金國現在已經立國,有了國都,幾十萬子民,不在是當初的破落戶,甩膀子干就完了。

    現在的金國,地貧人乏,要顧及的太多,不可能舉國之力的應對明朝的一路,而不顧沈陽。

    更何況,他們現在的總兵力不過四萬人,不能像右屯那樣被明朝逼著血戰。

    還有一點,就是糧草!

    換句話說,明朝大軍不進沈陽,只是與他們對峙,消耗糧草,金國也撐不了多久!

    范文臣抬頭看向黃臺吉,沉聲道:“大汗,微臣認為,我大金國已到了生死存亡之際。有些事情,得推遲。”

    黃臺吉看著范文臣,臉上有些冷漠。

    他知道范文臣說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黃臺吉這幾年已經效仿明朝改革,正準備明年改國號,正式的立國。

    這個‘立國’不同于努爾哈赤的‘立國’,黃臺吉是要建立一個真正的,能與明朝并肩的王朝,而不是撮爾小國!

    范文臣看著黃臺吉,沒有再多說。

    金國的連翻戰敗,已經嚴重的挫傷了金國的實力,不說天災,單說眼前的形勢,就令金國應對艱難。

    若是按計劃改國號,怕是更加刺激明朝,大軍來討,金國即便能勝,也必然再次被重創,想要再復起,就難上加難,別說還有滅國的危險。

    范文臣不說話,那是他認為,黃臺吉是雄主,知道審時度勢,進退拿捏在心。

    黃臺吉臉色冷漠的盯著范文臣良久,最終還是淡漠的道:“本汗知道了。先生去籌集糧草吧,容本汗再想想。”

    范文臣知道黃臺吉一時間難以定奪,沒有催迫,起身道:“是大汗。”

    黃臺吉看著范文臣的背影,冷漠的神色變得難看,一把將身邊的茶杯推倒,啪啪啪的摔碎在地上。

    范文臣剛出門,聽到背后的動靜,回頭看了眼,心里嘆口氣,繼續向前走。

    在金國想對策的時候,周正在旅順大勝的消息,也傳到了京城,頓時風起云涌,各種聲音甚囂塵上。

    但其中最為突出的是兩道聲音:第一道,要求朝廷責令登萊巡撫以及遼東巡撫全力進兵沈陽,消滅建虜。

    也就是周正與遼東巡撫歐陽勝。

    而第二道聲音,則是彈劾周正的。

    他們要求朝廷徹查周正的諸多問題,一個是兵員問題,周正是哪來的五萬大軍?哪來的錢糧養活?還有近百門大炮,那可是上百萬兩銀子!第二個,是周正的行動是否有兵部準許,尤其是放棄、火燒旅順這樣重大的事情。第三,懷疑周正的這次戰果,有人懷疑弄虛作假,建虜豈是那么好對付的?甚至還有人懷疑周正勾結建虜,他的那些錢糧就是來自于建虜!

    其他的零零散散的包括有人彈劾周正,說他與鹽商的關系不清不楚;周正將永平府,河間府當做了自留地,做了土皇帝;擁兵自重,居功自傲;‘與滿桂,趙率教等同私黨’;‘擅殺參將尚可喜等人’;‘輕慢朝鮮國王’等等。

    一時間,朝野風云激蕩,圍繞著周正是殺機四風,暗潮洶涌。

    八月初,金國的議和使團抵達遼東。朝廷下旨遼東以及登萊,命令各軍停止北進,并收縮防御為主。

    八月十二,欽使抵達旅順,招周正入京‘議餉’。

    旅順城正在修復,官衙里,孟賀州,孫傳庭,黃龍,金國奇,何可綱等人都在。

    看著周正桌上的那道圣旨,一個個面色凝重,久久不言。

    周正神色從容,微笑著道:“怎么不說話了?朝廷給軍餉,我們不是應該高興嗎?”

    金國奇在周正帳下時間并不長,但十分佩服周正,看著他表情動了動,道:“大人,不可去。還記得袁公嗎?”

    袁公,袁崇煥。崇禎二年,他被‘議餉’的名義騙進宮,最后是被凌遲處死。

    可以說,明朝朝廷想要處置在外手握重兵的將帥,往往就是這樣以‘議餉’的名義騙離駐地,而后逮捕。

    這是老套路,身居高位的將帥已經司空見慣的戲碼。

    何可綱也道:“大人,不如裝病吧,等風頭過去了,再上書請罪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也紛紛進言,請周正不要回去,否則絕難善了。

    周正擺了擺手,依舊笑著道:“朝廷要我去領賞,哪有那么多事情。你們無需擔心,真有什么罪責,我一人抗下,該你們的功勞,不會少。建虜這次大敗,不會輕易罷休,議和不過是拖延時間。你們派少量人馬占據遼東半島各城,嚴密監視建虜,一旦來襲,退守旅順、皮島,固守為要。我明日進京,你們恪守本職,無需想太多。”

    眾人還想再勸,周正直接道:“都去吧,事情那么多,不要浪費時間了。”

    眾人見周正意已決,不好再勸,只得抬手告退。

    大堂里,只剩下周正,孫傳庭,孟賀州三人。

    孫傳庭看了眼孟賀州,知道這是跟隨周正多年的心腹,就沒有藏著掖著,看著周正道:“大人,是不是在此戰之前,就已經料到今天?”

    周正看了他一眼,道:“你也想勸我不要進京?”

    孫傳庭笑了笑,道:“大人既然早有所料,必然有所應對,下官怎么會再勸。”

    周正也笑了一聲,望向京城方向,道:“我這一去,怕是少不了牢獄之災,但不至于會死。其他各方面的事情,我會安排好,剩余的就交給你們了。”

    孟賀州還是很擔心,道:“大人,京城里的情況你也知道了,真的能,全身而退嗎?”

    言官們的威力太可怕了,要是眾口一詞,皇帝必然生疑,只要皇帝生疑,那周正決然沒有活路。

    周正深吸一口氣,神情還是平靜的道:“嗯,沒事。”

    孟賀州與孫傳庭對視一眼,沒有再勸。

    他們依舊十分的擔心,朝廷慣殺功臣,周正能逃脫一劫嗎?

    第二日,周正從旅順出發,先去了登州,而后又去天津衛,安排了一系列事宜,八月二十,孤身到京,還沒進宮門,就被錦衣衛拿下,直接送入了刑部大牢。

    周正被送入大牢,朝野更是炸開,不知道多少奏本飛入通政使司。

    朝野動蕩不休,士林沸然。

    周府。

    上官清挺著大肚子,抿著嘴,一臉擔憂的看著眼前的周清荔。

    周丁氏扶著上官清,看著周清荔也是憂心忡忡的道:“爹,您想想辦法吧,二叔不能有事,上官還懷著孩子呢……”

    周景瑗,周德慳兩個小家伙拉著周清荔的衣服,也是一個勁的說著話,小臉都是淚水。

    “爺爺,救救二叔吧,我們想二叔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爺爺,二叔是好人,牢里的都是壞人,你一定要救救二叔……”

    周清荔心頭沉重,面上卻笑著道:“你們不是看過征云的信了嗎?他說沒事就沒事。我剛才在外面走了一圈,也沒說要問重罪,我想辦法疏通一下,很快就能出來。”

    上官清雖然擔憂,還是傾身的道:“謝謝爹。”

    周清荔看著上官清,溫言安撫道:“不用那么多擔心,征云行事向來穩妥,自有打算,安心養胎,木要讓他擔心。”

    上官清輕輕嗯了一聲,沒有多為難周清荔,轉身離開。

    周丁氏不放心,連忙跟著。

    周清荔看著幾個人的背影,心頭依舊沉重。

    這一次,不同以往,周正的身份不同,功勞不同,還有就是,首輔不是周延儒了。

    ‘能扛過這一劫嗎?’周清荔心里自語,他沒底。

    現在的朝野聲音,沒了平遼,近乎是一致的在彈劾周正,將他的各種老底,似真似假的挖出來,呈送到了崇禎的案頭。
16步舞曲大全